-

所以林羽眼前這名”魔鬼的影子”本以為自己這一套偷襲連招可以直接將林羽射死,哪怕殺不了林羽,也完全可以將林羽打成重傷!

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這些寒芒打在林羽身上竟然毫髮無損!

就在他愣神的刹那。林羽已經”噌”的躍身而起,同時一個側踢狠狠踢向他的麵門。

雖然林羽這一腳所能使出的力道有限,但是仍足以一腳將”魔鬼的影子”踢個半死!

不過”魔鬼的影子”此時也猛然回過神來,迅速往後一躺。

林羽這一腳直接從他身子上方掠過。

林羽神色一變,將腿上的力道一收,變踢為踩。狠狠一腳朝著”魔鬼的影子”臉上跺去。

”魔鬼的影子”早有準備,身子迅速往左側一滾。再次躲過林羽這一腳。

林羽見狀神色一寒,再次抬腳迅速朝著”魔鬼的影子”身上跺去,”魔鬼的影子”直接一連幾個翻滾,迅速滾出數米遠。

緊接著他身子一頓,反方向一回,同時雙手用力一按地。右腿用力往地上一蹬,淩空竄起,飛撲向林羽,自上而下,一連數掌拍出。

林羽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爆發力驚得猛然一怔,怎麼也冇想到被他廢掉一隻腳的”魔鬼的影子”竟然還能騰空而起。

而且”魔鬼的影子”每一掌拍出,都夾帶著飛出一片手套上的金屬鱗片,利劍一般射向林羽。

林羽倉促間出掌格擋,不小心被射來的兩片鱗片割傷手背,他見射來的鱗片如此之多。索性猛然往後一仰,直接倒向地麵。讓鱗片貼著自己的臉頰飛過。

在後背重重落到地麵上的刹那,他狠狠一腳往上踹去,正中空中下落的”魔鬼的影子”,直接將其踢飛出去。

不過他這一腳的殺傷力有限,”魔鬼的影子”倒飛到林羽的身後之後,身子淩空一扭。便直接趴落到了地上,安然無恙。

他雙腿跪地。雙手撐地,雙眼冷冷的盯著林羽。

雖然他一隻腳已經被廢,但是他也能看出來,林羽此時也已是強弩之末,仍想憑藉著自己這一身裝備,跟林羽殊死一搏!

此時林羽已經翻身而起,麵帶挑釁的衝他招了招手。

”魔鬼的影子”一咬牙,雙腿用力一按,右腳一蹬地,身子再次淩空竄起。朝著林羽撲去。

林羽嘴角勾起一絲微笑,手中拽著一截斷掉的金屬絲線猛然一拽!

”魔鬼的影子”知道這條金屬絲線早已被自己截斷。所以絲毫不以為意,徑直撲向林羽。

不過他突聽身後穿來一聲犀利的破空之音,幾乎在一瞬間便飛到了腦後。

他心頭驀地一沉,脊背發涼。猛然回頭看去。

但他回過頭的刹那,一把尾端拴著金屬絲線的鋒利匕首恰好飛到了他的麵前。”哢嚓”一聲直接將他的麵具紮碎,隨後”噗嗤”一聲紮進他的麵門。

他未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身子便淩空一頓,一頭摔到了地上。冇了聲息。

原來剛纔林羽倒地時抓起的是另一截拴著匕首的金屬絲線!

林羽用力往外一拽,紮在牆壁上的匕首便飛速回彈。閃電般直接射穿了”魔鬼的影子”的麵門!

此時,三名”魔鬼的影子”已經被林羽儘數全殲!

”呼……”

林羽長舒一口氣。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渾身上下早已經被冷汗濕透。

此時的他已經是筋疲力竭,如果眼前這名”魔鬼的影子”再堅持上片刻,再打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暗器,那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不能撐得住!

他喘息幾口之後,立馬抬頭左右掃視一眼,尋找希蒙托夫,這纔想起來剛纔希蒙托夫似乎已經趁他跟”魔鬼的影子”激戰時趁亂而逃了!

”該死!”

他踉蹌著站起身,暗罵了一聲,冇想到最後還是功虧一簣,被這個殘害他手足同胞的混蛋逃走了!

”哈哈,何家榮,你還活著嗎?!”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希蒙托夫大笑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