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林羽另一隻手也已經閃電般抓來,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同時利用寸勁兒用力一掰。

哢嚓!

又是一聲骨頭折斷的聲響,瓦基姆的小臂整個被林羽掰折。同時林羽抓著他的小臂用力往他臉上一送。

噗嗤!

瓦基姆手中的匕首立馬刺穿了自己的右臉臉頰,瞬間紮進嘴中。

”嗚啊……”

瓦基姆含糊的慘叫一聲,口中霎時間鮮血滾湧。

林羽屁股坐在地上身子一側,再次狠狠一腳蹬出,正中瓦基姆的右腿膝,”哢嚓”一聲崔祥。瓦基姆的右腿瞬間以一個可怕的角度彎曲起來,他整個人也一頭撲到了地上。淒慘的叫聲直沖天際!

”這……這……”

希蒙托夫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眼珠子幾乎都要瞪出來,腦袋彷彿被人狠狠掄了一鐵錘,嗡嗡作響。

林羽不是已經被他們下了藥,不能動了嗎?!

這怎麼突然間如此又如此生龍活虎起來?!

而且眨眼間便廢掉了瓦基姆!

一旁的魔鬼的影子雖然有麵具阻隔,看不出臉上的表情。但是明顯他也大為驚詫,一時間僵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另外一名克勒勃成員則直接被嚇呆了,臉色煞白,雙腿不住的打著哆嗦,甚至都忘了自己手中還有一把步槍。

林羽不緊不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打了拍打衣服上的灰塵,這才笑眯眯的衝希蒙托夫笑道,”對不起了,希蒙托夫隊長。讓你失望了,你要把我變成'人棍'的想法落空了!”

”你……你……怎麼可能……”

希蒙托夫臉上的驚駭之情無以複加。伸手指著林羽的手僵在空中。

”看來你那個藥物……不怎麼有效!”

林羽皺著眉頭搖了搖頭,滿是玩味的衝魔鬼的影子調侃道,”不過我擔保,我研製的藥膏絕對管用,一會兒我把你胳膊和腿都卸下來的時候,你可以試一下!效果不好。儘管找我!”

”且慢!”

魔鬼的影子突然伸手朝著林羽做了個停止的動作,沉聲說道。”動手之前,你先告訴我,你是怎麼解掉藥效的?!”

”莫非……你一開始就冇有服下那個藥物?你吃麪包喝水都是障眼法?!”

希蒙托夫指著林羽,驚恐的問道。

”希蒙托夫隊長,不得不說,你偽裝的確實很好!”

林羽眯了眯眼,沉聲說道,”我確實被你騙過了,那個麪包和水我都真的吃了,也確實服下了含在食物中的藥物。在此之前,我做夢也冇有想到。你就是'佐羅'!”

他不得不承認,他一開始也從冇有想過,希蒙托夫會是”佐羅”!

見希蒙托夫他們將麪包和水都進食下去之後,他也同樣冇有任何防備的進食。

”隻不過奎木狼大哥一直提醒我。說你們是狼子野心,勸我提防你們。我雖然表麵冇有表現出來,但實際上。我對你們確實一直處處提防!”

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所以哪怕親眼看到你們先吃下了那些食物。我還是保守的隻吃了三分飽!”

如果不是體力消耗巨大,在這種關鍵時刻。他絕對半口都不會吃!

”正是因為吃的少,所以進入體內的藥物也少!”

林羽看了眼魔鬼的影子。冷聲道,”你們這種藥物確實非常隱蔽,哪怕是我也冇有感覺出來,直到我從攀爬梯上往上衝,藥物發作,我才瞬間明白過來,我是'中毒'了!”

身為一名中醫醫生,他自然知道舊傷複發和藥物作用的區彆!

他第一時間便已經意識到,自己體內一定有其他藥物!

再聯想到先前燕子的身體狀態,他立馬便猜到,極有可能是希蒙托夫等人搗的鬼!

”在發覺不對的第一時間,我就已經開始用銀針幫自己解起了'毒'!”

林羽繼續說道,”你們看我趴在攀爬梯上不動,其實是我故意裝出來的,我就是趁那個機會給自己解的'毒'!”

”隻不過這種藥物的藥效確實厲害,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解掉的,我從攀爬梯上摔下來的時候,其實行動力仍舊十分有限,你們要是殺我的話,我根本無法反抗!”

林羽淡淡的一笑,望著希蒙托夫悠悠道,”隻可惜你並不捨得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