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何自臻這話,林羽的瞳孔驟然放大,滿臉震驚的望向希蒙托夫,張了張嘴。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該說什麼。

”怎麼,很意外嗎,何隊長?!”

希蒙托夫自上而下睥睨著林羽,淡淡的笑道,”彆人都說你幾乎從不會中圈套,但冇想到我三兩句話。就騙過了你!”

”家榮相信的不是你!而是你們北俄克勒勃!”

何自臻滿腔憤怒的說道,”我們之所以如此輕易的相信你。是因為我們一直當你們克勒勃是朋友……”

”住嘴!”

希蒙托夫厲聲打斷了何自臻,滿臉憤怒道,”我不管什麼朋友不朋友,我隻知道對於克勒勃而言,什麼最有利!”

”你可有想過後果?!”

何自臻厲聲問道,”你們克勒勃今日做出這種行徑。日後怎麼跟我們炎夏交代?!”

”實話告訴你,我所做的這一切,克勒勃並不知情!”

希蒙托夫語氣一緩,淡淡的說道,”其實我們這次來東南亞,是為了抓捕我們國內潛逃過來的一個金融大亨,隻不過在我掌握有關於這座小城的情況後,臨時改變行動計劃,帶人趕了過來!”

”什麼?克勒勃並不知情?!”

何自臻臉色陡然一變,更加激動。厲聲喝問道,”那你這就是擅自行動!你可知道如果被克勒勃知道了。你要承擔何種後果?!”

”隊長,我……我們來這邊執行任務,不……不是上頭的命令?!”

這時拿槍的那名克勒勃成員聞言身子一顫,臉色慘白,滿臉驚恐的望著希蒙托夫。

顯然,他也是到此刻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希蒙托夫擅自下的命令!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瓦基姆冷冷的掃了這名手下一眼。

可見。他早就知曉這一切,而且他也是整支克勒勃特彆行動小隊,除希蒙托夫外唯一知道這件事的人。

聽到他這話,這名克勒勃成員臉色變換幾番,一咬牙,高喊一聲”是”,接著臉色一沉,裝作什麼都發生,繼續拿槍對準何自臻。

”你們的膽子真是不小……”

林羽搖搖頭,有些被氣笑了。語氣虛弱道,”據我所知。北俄克勒勃的'軍法'是全球所有特殊機構中最嚴厲的……如果被你們的上級知道你們這麼胡作非為,扒皮抽筋隻怕都是輕的……”

他也萬萬冇想到瓦基姆和希蒙托夫兩人竟敢做出這等目無軍紀,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果被北俄克勒勃知道了。那他們就是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就是抱有這種認知,所以林羽纔會被希蒙托夫等人給騙過!

不過希蒙托夫冇有絲毫的懼意。反倒神色一凜,朗聲道。”隻要我們克勒勃能成為世界頂級特殊機構,隻要我們北俄能重現曾經的榮光!就算將我碎屍萬段又如何?!”

說著他神情一寒。眼中閃過一絲陰鷙,瞥了林羽和何自臻一眼。悠悠道,”話說回來。如果你們都死了,那還有誰去告發我們呢?!”

何自臻心頭一淒,看來今日他和林羽要葬身於此了!

他死並不可惜,但林羽一死,炎夏就相當於斷了一節脊梁!

所以他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起來,無論如何也要保全林羽!

”那你帶著人來這裡,是為了什麼……是想……得到什麼?!”

林羽眼神銳利的盯著希蒙托夫,聲音虛弱的問道,”是為了要我的命……還是為了那份檔案?!”

這座小城中最吸引人的兩樣東西,無非就是那份檔案,以及他的命!

所以希蒙托夫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這兩樣東西!

”還是說,你們兩個人……一人要一樣?!”

說著林羽側頭望了眼已經站到希蒙托夫身邊的”魔鬼的影子”。

”何先生,你誤會了!”

”魔鬼的影子”語氣平淡的說道,”我是個殺手,向來收錢辦事!我是'佐羅'先生雇來,幫他解決麻煩的!”

”你不是'佐羅'?!”

何自臻臉色一變,接著猛地轉頭望向希蒙托夫,恍然大悟道,”你……你纔是'佐羅'?!”

”不錯!”

希蒙托夫點了點頭,雙眼宛如深不見底的滄海,嘴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自得道,”其實'佐羅',一直在你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