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明顯,希蒙托夫此時認為他們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主動權,所以想要通過喊話,讓佐羅等人自己下來投降。

不過林羽和何自臻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間卻有些質疑。

”希蒙托夫隊長,隻怕這個辦法不會奏效吧!”

何自臻緊蹙著眉頭說道,”以我們跟佐羅交手的經驗來判斷,佐羅這個人心思陰沉狠辣,狡猾卑鄙,性格極端。絕不是那麼輕易就會選擇投降的人!”

”不錯,我也認為佐羅絕對不會選擇投降!”

林羽同樣點點頭。斬釘截鐵的附和道,”甚至還有可能會跟我們拚個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

希蒙托夫冷笑一聲,滿臉得意的說道,”那他們也得有這個機會!”

說著希蒙托夫再次往自己口袋中一掏,摸出兩顆手雷,遞給瓦基姆。同時衝瓦基姆和另外一個手下說道,”你們身上還剩多少手雷,全部拿出來吧!”

”我這還有兩顆!”

”我這也有兩顆!”

瓦基姆和另外一名克勒勃成員將身上的手雷全部都摸了出來,加上希蒙托夫剛纔拿出的兩顆手雷,總共是六顆手雷。

燕子見狀立馬臉色大變,厲聲質問道,”你們竟然私藏了這麼多手雷?!”

如果算上剛纔被希蒙托夫用掉的那四顆,希蒙托夫和瓦基姆他們一共私藏了足足十顆手雷!

林羽見狀也不由眉頭緊蹙,麵色冷峻,如果希蒙托夫他們將這十顆手雷全部交給他和奎木狼。那情形絕對不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甚至,六一等人可能都不會死!

何自臻同樣也有些怒火中燒。用力我了握拳頭,可是卻又無可奈何。

畢竟他們跟希蒙托夫隻算是利益綁定的盟友關係,他們就是在生氣,也最多隻能質問希蒙托夫一番而已,無法對其進行切實有效的問責懲罰!

麵對燕子的質問,希蒙托夫嘿嘿一笑。說道,”燕子姑娘。我剛纔說過了,這不叫私藏,用你們炎夏人的話來講,這叫'留一手'!再說,我們現在不把留下的手雷全都拿出來了,對付這個佐羅嘛!”

”就是,我們大老遠帶來的手雷,就不能留下幾顆以防萬一嗎?!”

瓦基姆也跟著冷聲說道,”就非得全交出來給你們嗎?!要是一開始手雷都用完了,我們怎麼可能這麼順利的從樓下攻上來!”

”誰知道你們到底留下了多少顆?!”

燕子眯了眯眼。冷聲說道,”說是已經全拿出來了。但可能還藏著四五顆,留著最後對付我們!”

她一直就對希蒙托夫等人懷有防備之心,見希蒙托夫等人暗藏了這麼多手雷,她的警惕性又不由增加幾分。

”燕子姑娘。你這是哪裡話!”

希蒙托夫臉色猛然一變,立馬轉頭望向林羽和何自臻。急聲說道,”何隊長。何大隊長,我知道我私藏手雷的事情你們肯定不高興。但我真的是為了留著對付佐羅,以防萬一的!現在既然我們已經將佐羅堵在了樓上。我自然就把所有的手雷都拿了出來!”

說著他胸膛一挺,將自己身上的裝備卸下。把特戰服外套解開,信誓旦旦道,”何隊長,何大隊長,我保證這是我們身上全部的手雷了,絕對冇有任何私藏!不信你們可以搜!”

同時他招招手,示意瓦基姆和另外一名手下也跟著他照做。

瓦基姆和另一名克勒勃成員有些不情願的將揹包和裝備等重新卸下,也解開了外套。

林羽和何自臻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麵色沉重。

其實希蒙托夫接二連三的從身上掏出手雷,確實讓他們心裡也有所忌憚。

擔心希蒙托夫和瓦基姆等人身上藏有其他留著對付他們的彈藥物品。

”好,我來搜!”

未等林羽說話,燕子便直接上前,對著希蒙托夫、瓦基姆和另外一名克勒勃成員自上而下,仔仔細細的搜查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