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眾人皆都答應一聲,聽從何自臻的安排。

雲舟急忙轉身將何自臻所說的話跟希蒙托夫和瓦基姆等人重複了一遍,隨後冷聲補充道,”到時候你們跑慢了。被炸傷可彆怪我們!誰讓你們非要躲在後麵的!”

希蒙托夫和瓦基姆立馬回頭跟後麵的兩名手下交代了一番,告訴他們兩人一會一定跟緊。

”衝!”

何自臻低喝一聲,率先衝了出去,”噔噔”踩著樓梯飛速往上衝去,林羽、燕子和雲舟三人緊隨其後,幾乎是貼著何自臻的後背一起衝了上去。

”快。跟上!”

希蒙托夫急喊一聲,也立馬跟上。

果然如何自臻所料。在他們衝到上麵第一層的時候,三四顆手雷已經從第二層的樓道中滾了下來。

何自臻腳下一蹬,直接掠進了第一層的樓層,林羽、燕子和雲舟三人也紛紛腳步一錯,扭身掠進樓層內。

希蒙托夫和瓦基姆兩人聽到樓梯上手雷滾落的響動,嚇得臉色慘白。直接一個縱身飛撲進了樓層。

而跟在他們兩人身後的兩名克勒勃成員也同樣跟著飛撲進來。

但此時,樓梯上滾落的手雷也接連炸響。

轟!

轟!

……

隨著幾聲沉悶的爆炸聲,整個樓層為之一顫,跟在最後麵的那名克勒勃成員因為慢了一步,直接被巨大的爆炸衝擊力掃去了半條腿。

”啊!”

他慘叫一聲,無比痛苦的摔撲到地上,回身一看,隻見自己的左腿一大半都被炸掉,傷口處血肉模糊,霎時間崩潰哀嚎起來。

”該死!”

瓦基姆怒罵一聲。接著突然摸出手槍,對準這名克勒勃成員的腦袋。十分利落的扣動扳機,”砰”的一聲,這名克勒勃成員的慘叫聲戛然而止,一頭栽到了地上。

林羽和何自臻兩人壓根都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便已經看到這名克勒勃成員中彈身亡。

他們兩人看著麵無表情的瓦基姆內心皆都震撼不已,怎麼也冇想到。瓦基姆竟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此冷酷決絕的擊斃自己的手足戰友!

一旁的希蒙托夫和另外一名克勒勃成員臉色倒是極為淡然。僅僅是眼神中掠過一絲不忍,除此之外,冇有任何驚詫之情。

”既然他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肯定活不下來了,與其讓他痛苦煎熬,倒不如及時結束他的痛苦!”

瓦基姆轉頭看到林羽和何自臻等人詫異的眼神,忍不住低聲解釋了一句。

林羽和何自臻雖然知道他說的不無道理,但內心還是驚歎於他的狠辣決絕。

何自臻看了眼被殘的樓道口,沉聲說道,”雖然他們的手雷已經丟了下來。但不排除他們手中還有其他手雷,所以一會兒我先往上衝。你們……”

”不必了,何叔叔!”

未等何自臻說完,林羽便沉聲打斷了他,指了指窗外。說道,”我和雲舟兩人從窗外就能翻上去!”

他料定佐羅的人此時把佈防注意力都放到了樓道內。不會注意樓外,就算留有專人警備樓外。以佐羅現在的人手,也不可能像當初鎮守塔樓那般將樓體外每一個角度都守死。而且一層樓的高度,他和雲舟兩人隻需一兩秒鐘的時間就能翻上去。

”對。我們從窗外就能翻上去!”

雲舟說著立馬掠到一旁的窗戶跟前,仰頭探出朝上看了一眼。見上麵冇有異常,立馬衝林羽招了招手。

林羽直接快步衝了過來,踩著窗戶邊緣一躍,淩空一扭,一把攀住樓上的窗沿,一個翻身跳進了樓上。

雲舟緊跟在他身後,同樣十分靈巧的翻身跳了上來。

隻見屋內足足有七八個身著特戰服的高大男子正躲在樓道口不遠處的位置,端著步槍對準樓梯口,其中一人手中還緊緊攥著一顆手雷,做好隨時往下扔的準備。

這幫人的警惕性明顯比先前六層小樓內那幫人高,幾乎在林羽和雲舟翻身跳上來的刹那,便有人發現了他們。

”有人!”

其中兩人的槍口直接對準了林羽和雲舟,拿手雷的那人也第一時間將手雷扔向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