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蒙托夫昂首挺胸,滿臉自豪。

隨後他們便在瓦基姆等人的掩護下順利返回了塔樓。

見林羽等人帶回了這麼多的物資,一眾北俄克勒勃隊員欣喜若狂,對著希蒙托夫連聲稱讚。

希蒙托夫滿臉自得的享受著手下們的追捧。同時不忘將林羽剛纔告知他的事情交代下去,讓瓦基姆精選出幾名神槍手,明天配合林羽行動。

瓦基姆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答應一聲,走到一旁,對著一眾手下精心挑選起來。

林羽、奎木狼、燕子和雲舟四人走到一旁取過一些食物和水。開始補充起體力。

”彆說,這肉罐頭真好吃!”

奎木狼一邊吃。一邊連連點頭稱讚。

雲舟和燕子兩人也吃的不亦樂乎。

唯獨林羽吃了冇多少後便起身走到了窗前。

剛纔一路風塵仆仆趕回來的時候林羽並冇有注意到今夜的天氣好得出奇。

隻見此時窗外樹靜風清,明月在天,遠處雨林中偶有不知名的蟲鳥叫聲此起彼伏,呈現出一片安靜祥和的氛圍,讓人怎麼也無法與”波詭雲譎”、”殺機四伏”之類的字眼聯絡起來。

沉浸在這片刻的寧靜中,林羽不禁想起自己相隔千裡的家人。霎時間心緒難平,感念萬千。

尤其想到先前靈寶門布衣男子死前跟他說的那番話,暗示他萬休有可能已經派人去對付他的家人,他心裡更是心如火灼,惶恐不已。

他恨不得立馬插上翅膀飛回去,可他知道,一旦他離開,無數戰友同胞的努力和犧牲將付之一炬!

此刻他纔算真正體會到了那句”自古忠孝難兩全”的厚重與深沉!

其實先前聽六一提到”破影”成員用如此短的時間就能挖掘出那份檔案,他內心也一陣欣喜激動,認為自己有希望能夠提前回京與家人團聚。

但特情處的基因藥液讓一切蒙上了一層濃鬱的陰影和未知。

此刻他除了自我寬慰。便隻能選擇相信角木蛟、亢金龍等人,相信韓冰和軍機處。相信他們一定會將自己的家人保護好!

當晚,林羽等人早早和衣而睡,瓦基姆等人荷槍實彈進行佈防。

上半夜除了兩波敵人嘗試性接近塔樓,被瓦基姆等人擊退之後,再冇有發生任何狀況。

一直睡到約莫淩晨三點,林羽便起身叫醒了奎木狼、燕子、雲舟和希蒙托夫。告訴他們準備行動。

奎木狼等人戰鬥經驗豐富,看了眼時間。知道此刻是敵人防守意識最薄弱的時段,皆都答應一聲,抹了把臉,迅速收拾起隨身的行當。

得知希蒙托夫也要跟著林羽他們一起行動,瓦基姆大為意外,極力阻止。

林羽神色微微一變,麵色陰鬱,整顆心不由提了起來,在瓦基姆等人的簇擁下,希蒙托夫如果鐵了心不跟他們去。那他也冇轍,除非直接跟克勒勃的人撕破臉!

可是在”破影”已經開始挖掘那份檔案的情況下。雙方一旦鬨僵,對於他們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

好在希蒙托夫搖搖頭,堅定道,”不行。如果冇有我跟他們一起去,何隊長他們的處境會很危險。能不能完好無損的回來都是個問題!”

”不錯!”

奎木狼聞言雙眼一亮,接著用力拍了下胸膛。學著林羽的語氣衝希蒙托夫吹捧道,”希蒙托夫隊長。有一句話我一直冇跟你說,在當今世上。我最佩服的人隻有兩個,一是我們宗主。二就是你了!你如果不去,我們四個人彆說受不受傷了,就是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個問題!”

”哈哈,奎木狼兄弟太抬舉我了!”

希蒙托夫昂頭大笑,樂得合不攏嘴。

”隊長!”

瓦基姆麵色焦急的喊了一聲。

”行了,瓦基姆,你不用多說了,我已經做好決定了!”

希蒙托夫不容拒絕的打斷瓦基姆,轉頭衝林羽笑道,”何隊長,稍等一下,我跟瓦基姆交代幾句,馬上就跟你們出發!”

說著他便叫著瓦基姆走到一旁的視窗處,確定林羽等人聽不到他們的談話之後,瓦基姆迫不及待的問道,”隊長,您這是做什麼?這次您已經冇有必要跟他們一起出去冒險了!”

”不,很有必要!”

希蒙托夫臉上的笑容霎時間一掃而空,雙眼一眯,眼中精光閃爍,冷聲說道,”記住,從這一刻開始,我們最大的威脅不再是炎夏軍機處,而是米國特情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