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林羽、奎木狼和雲舟三人皆都沉默了下來。

燕子這話無異於一盆冷水,將他們內心剛剛浮起的一絲喜悅徹底澆滅。

一想到十幾個小時之後又要經曆這種無休止的艱苦爭鬥,他們幾人隻感覺胸口彷彿壓了一塊巨石。

連呼吸都有些吃力。

林羽麵色分外凝重,心中憂慮重重,已經開始擔心起等天黑下來之後他們該怎麼辦。

要知道,十幾個小時的時間,對於他們幾人身上傷勢的恢複意義並不大,所以等到了今天晚上之後。

他和燕子、雲舟三人的狀態肯定要比昨天晚上還要差!

換而言之,等天黑之後。

他們幾人對敵,將會更加的吃力,戰鬥也會更加的艱苦!

要是碰上幾個實力平庸的組織或勢力也就罷了,一旦碰上布衣男子之流的高手,隻怕他們能不能取勝都是個問題!

這兩天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林羽來之前所未能想到的,但就算他能夠預料到來之後所發生的一切。

他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做出同樣的選擇!

因為他們已經彆無選擇,隻有儘可能吸引周圍的勢力和組織圍攻他們,何自臻等人纔有希望將那份檔案挖掘出來!

雖然昨晚的戰鬥很辛苦,但卻不得不承認,效果是顯著的,昨天一天的時間,他們就清除掉了五六波敵對勢力和組織!

隻要再這麼堅持數天,想必這座小城的勢力和組織便被他們剿滅的差不多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的身體狀態可能無法允許他們支撐太久!

”實在不行咱們撤吧!”

奎木狼轉頭衝林羽說道,”咱們跟他們打遊擊戰。

彆老讓他們攻擊我們了,我們也主動去攻擊攻擊他們!”

林羽冇有說話。

奎木狼的這個提議他也想過,以後也可能用到,但卻不是現在用。

因為這種遊擊戰的風險也並不小,他們四處轉移,暴露的風險係數就會直線上升,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暗處敵人的冷槍擊中。

而且這種方法效率太低。

一天消滅不了兩三個勢力和組織,一旦像他們昨天那樣被堵在某處建築物裡。

進出不得,隻怕會活活餓死在裡麵!

所以這種策略隻適合他們消滅了一定數量的勢力和組織,繳獲了一定的資源後,才能用。

”撤又能撤哪兒去?”

燕子冷聲道,”除非撤出這座小城,否則哪裡都一樣危險!”

在這座塔樓上,起碼敵對勢力是一個個的攻上來,不至於蜂擁而上。

而且他們所占的地理位置極好,觀察四周非常方便,白天壓根不用擔心會遭到攻擊。

如果撤到其他矮小的建築物中,這種優勢便蕩然無存。

日夜都不得安寧!

”那怎麼辦?就這麼一直硬撐下去嗎?!”

奎木狼忍不住歎了口氣,說道,”我們三個的命丟了就丟了,可是宗主他……”

”宗主。

要不你撤吧!我們仨守在這裡!”

燕子沉聲道,雖然她明知道林羽不可能答應。

但還是出聲勸阻。

林羽仍舊冇有說話,閉著眼睛靠在水泥柱上閉目眼神。

腦海中不停思索著對策。

但可惜的是,他一時也想不出什麼有效的方案。

”先吃飯。

補覺!”

既然想不通,林羽索性也懶得去想。

與其這麼耗費精力,倒不如補充體力來的實際。

說著他率先起身。

朝著樓上走去,奎木狼、燕子和雲舟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起身拍拍土跟了上去。

他們吃飽喝足之後,天已經大亮,小城中再次響起此起彼伏的槍聲,但是相比昨天明顯稀疏了許多。

”宗主,您先休息吧!”

奎木狼說道,”我跟雲舟放哨!”

”不用,你們先睡吧!”

林羽笑了笑,說道,”我坐著就能閉目養……”

話未說完,他突然一頓,急忙示意眾人安靜。

鐺!

鐺!

……

他們四人臉色霎時間大變,隻聽樓道內傳來一個極為明顯的響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