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距離當初在長白山的遭遇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但是雲舟每次想起來,仍舊心有餘悸。

他無法想象,已經變成了野獸的人。

還能再如何”進化”。

”這個我也不知道……”

林羽也苦笑著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這種基因藥液究竟會發展到什麼程度。

雖然他以前也是一名西醫醫學院的學生,但是以他的西醫水平,連基因醫學的門檻都進不去,至於祖上傳承下來的中醫醫學,壓根就不存在”基因”的概念。

所以他也猜測不出來,”基因之父”曼森到底能夠將人的身體”改造”到何種程度!

”真冇想到。

這個基因之父竟然這麼厲害……”

奎木狼緊蹙著眉頭喃喃道,其實相比”厲害”,他更想說”神奇”,在他心裡,甚至感覺這個”基因之父”都能夠與林羽一較高下!

有一個如此強大的敵人,讓他內心的擔憂也不由愈發加重。

”是啊。

否則他怎麼會被業界稱作基因之父呢!此人確實實至名歸!”

林羽點了點頭,語氣中帶著一絲佩服,起碼在基因學方麵,他非常承認曼森的才學。

接著他輕輕歎了口氣,無奈道,”隻可惜,他德不配位,醫學是用來造福人類的,不是用來助紂為虐的……”

對於”基因之父”幫助特情處的事情,他也一直耿耿於懷。

但是卻無法阻止他們狼狽為奸。

”如果這麼發展下去,任由那個基因之父不斷研發越來越強大的基因藥物。

那我們日後豈不是很有可能不是特情處那幫人的對手?!”

奎木狼沉著臉滿是擔憂的說道。

現在這種基因藥液雖然恐怖,但是隻要擊碎注射人員的腦袋,就可以將其殺死,但是倘若日後這個曼森研發出更為”恐怖”的藥液,到時候擊碎這些注射人員的腦袋都殺不死對方,那可怎麼辦?!

”我有一個辦法!”

這時一旁的燕子突然冷聲開口道。

”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這種隱患!”

”什麼辦法?!”

奎木狼雙眼一亮,急聲問道。

”殺了這個基因之父!”

燕子冷冷的說道。

”……”奎木狼。

”……”林羽。

……

”怎麼了?!”

燕子見林羽和奎木狼都瞬間沉默了下來。

忍不住疑惑道,”這個辦法不好嗎?!”

”好是好,但問題是怎麼殺啊?!”

奎木狼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說道,”你也跟我們去過洛城,也瞭解特情處的佈防,在整個洛城我們幾乎都寸步難行,更不用說要潛入特情處的內部,擊殺這個曼森了……”

”不錯,像他這種人。

特情處一定會對他重點保護!既然我們能夠想到要殺他,特情處也一定會防備這點。

必然會傾儘全力護他周全!”

林羽搖了搖頭,沉聲說道,”所以彆說殺死他了,就是想接近他。

隻怕也是難如登天!”

”這點我知道!”

燕子皺眉道,這麼簡單的道理。

她怎麼可能會想不到。

”你知道那你還說要殺死他?!”

奎木狼緊蹙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說的殺死他的人,並不是我們!”

燕子轉頭望向林羽。

一字一頓道,”而是特情處的人!”

”特情處的人?!”

奎木狼微微一怔。

但是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驚聲道。

”你是說……步承?!”

能夠願意幫助他們擊殺”基因之父”的”特情處成員”,也就隻有步承了!

”不錯!”

燕子鄭重的點了點頭。

急聲道,”步承已經在特情潛伏了這麼久,經曆過上次的事情之後,想必特情處內部對他會更加信任,說不定他能夠找到機會接近那個基因之父,到時候他驟然發動攻擊,我相信以他的能力,絕對可以做到一擊必殺……”

”不行!”

未等他說完,林羽便厲聲打斷了她,滿臉慍怒的瞪著燕子喊道,”這跟讓步大哥直接自殺有什麼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