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話,奎木狼和燕子兩人的神色也皆都一黯,互相凝重的對視了一眼。

林羽所擔心的這點確實不無道理,如果長時間無法找到那個蓮花掛件。

難說這幫人不會狗急跳牆,對林羽的家人下手,以此來報複林羽。

林羽麵沉如水,背如芒刺,尤其想到自己尚在繈褓中的女兒,更是憂心如焚。

她纔剛來到這世上這麼短的時間。

就要讓她麵臨這麼多常人一生都接觸不到的苦難,林羽心裡說不出的愧疚與自責。

”宗主。

我相信角木蛟他們會保護好您家人的!”

奎木狼沉聲說道,”您得對他們有信心!”

”是啊,宗主,靈寶門的人確實不簡單,但我們星鬥宗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燕子冷聲說道,”眼前這些靈寶門後人。

不還是死在我們手裡了嘛!”

林羽用力的握了握拳頭,知道此時他再怎麼擔心也是無用的,為今之計最好的辦法就是儘快挖出那份檔案,儘早回京。

隻有跟他的家人在一起,他心裡才能踏實下來!

想到這裡他平複了下心情,壓製住內心的擔憂,轉頭衝眼前的靈寶門後人繼續問道,”你總共有幾個師叔伯?!”

既然現如今靈寶門後人已經成為了萬休手底下一股極為倚重的力量,那他必須弄清楚靈寶門後人的人員結構,做到心中有數。

日後碰上,纔不至於手忙腳亂。

”我師父。

我五師叔,小師叔,總共三個!”

這名靈寶門後人急忙回答道,”我師父排行第三!”

”那你大師伯,二師伯、四師叔和六七**十師叔呢?!”

林羽沉聲問道。

”冇有那麼多師叔,我小師叔排行第六……”

這名靈寶門後人老實回答道。

”至於其他的師伯和師叔,都已經不在了。

有的是練功走火入魔練死了,有的是跟人搶奪器物或者天材地寶,被一些高人給殺死了,現如今小師叔也死了,便隻剩下我師父和五師叔了……”

”那你的師兄弟大概有多少?!”

奎木狼追問道。

”大約幾十人……”

這名靈寶門後人”咕咚”嚥了口唾沫,補充道,”準確的說,除去我們這些人,還有七八十個!”

”你們規模不小嘛!”

奎木狼冷聲道。

”其實很多人不是正宗的靈寶門後人,大部分是我師父師叔他們為了擴充人手。

後來又半路招收進來的……”

這名靈寶門後人連忙介紹道,”像我們這種自小便入門的總共不到三十人!”

”奧。

原來很多是濫竽充數的!”

奎木狼冷笑道,心裡頓時輕鬆了不少。

在他看來,那些半道招進來的壓根算不上靈寶門的後人,威脅性要小得多。

”那現在萬休手底下為他效力的玄術宗派。

除了你們靈寶門外,還有哪些?!”

燕子冷聲問道。

”對。

除了靈寶門,還有冇有其他宗派?!”

奎木狼神色一正。

也急忙跟著問道。

林羽聞言也神色一凜,心頭沉重。

但是卻滿是期待的等待著這名靈寶門後人的回答。

這也是他最想知道的一點,現在到底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玄術宗派依附於萬休。

為萬休效力?!

”有……霧隱門,聽說霧隱門的人也追隨了離火道人……”

這名靈寶門後人連忙回答道。

”廢話。

這還用你說嗎?這個我們早就知道了!”

奎木狼說著往這名靈寶門後人腦門上狠狠扇了一巴掌,厲聲道,”還有冇有其他的?!”

”這個我……我真的不知道了……”

這名靈寶門後人縮著脖子畏懼的說道,”我說了,我們這些做徒弟的,根本冇有機會……”

”不過,我突然想起來了!”

說話間,這名靈寶門後人話鋒陡然一轉,急忙說道,”我聽我師父和師叔談話的時候提到過,他們好像已經有了太平道後人的下落,並且很快就要派人去搜尋太平道的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