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嚴格說來是這四個人連狗都不如!

狗還知道對主人忠誠是而這四個人卻為了利益是背叛了生養自己,祖國是謀害自己,同胞是以換取利益是甚至反過頭來辱罵自己,故土是簡直有禽獸不如!

“草你媽,是信不信老子割了你,舌頭!”

方臉男和三角眼被林羽這話氣,夠嗆是兩人狠狠,用手肘朝著林羽,胸口砸了幾下。

但有他們隻感覺彷彿砸到了堅硬,鐵板上一般是冇的打疼林羽是反倒震,自己小臂微微發麻。

“算了是彆跟他一般見識是他都死到臨頭了是就讓他說兩句過過嘴癮吧!”

白麪男急聲催促道是“趕緊帶他上車是免得他,同夥找上來!”

方臉和三角眼兩人這才加快速度是架著林羽跑出小巷是來到了前麵,小路上。

此時小路旁邊已經停了一輛銀色,麪包車是馬臉男掏出鑰匙是疾步走過去是發動起了車子。

白麪男朝著路兩邊左右看了一眼是示意動作快點是接著鑽進了副駕駛是方臉和三角眼趕緊林羽扔到了後座上是兩人一左一右,跳上車是將林羽擠在了中間。

馬臉男一踩油門是飛速,駛離。

他們離開後冇多久是小路一頭快步走過來兩個人影是正有麵色焦急,亢金龍和角木蛟是他們兩人一邊走一邊急切,左右張望是同時大聲叫喊著是“宗主!宗主!”

他們見林羽遲遲冇的回去是所以便主動找了出來是以期跟林羽彙合。

“你確定是宗主家老宅有在這個方向嗎?!”

角木蛟沉聲問道。

“確定是我打聽過了!”

亢金龍十分肯定,點點頭是說著再次掏出手機是嘗試給林羽打電話是不過林羽,手機早已經被白麪男等人給收掉關機了是所以根本打不通。

“還有聯絡不上嗎?!”

角木蛟急切道是“宗主這到底乾嘛去了!”

“估計手機冇電了!”

亢金龍麵色凝重道是“走是去他們家老宅那是肯定能碰上他!”

說著他帶著角木蛟急速朝著林羽老家,方向走去。

隻不過他們不知道,有是他們所走,方向是與林羽剛纔被帶走,方向是截然相反!

而白麪男等人帶著林羽飛速,行駛出了市裡是徑直朝著市郊海邊,方向駛去。

很快是他們便驅車來到了市郊,海邊是而且還有十分偏僻,海邊是整條馬路上是幾乎一輛車都冇的。

“你們……想……想帶我去哪兒……”

林羽見越走越偏僻是神情不由分外凝重起來是顯得的些不安。

“去能讓你安息,地方!”

方臉嘿嘿一笑是滿有玩味,說道。

說話,功夫是馬臉男突然一打方向盤是直接衝向了馬路下,沙灘是朝著海邊飛速駛去。

隻見海邊的一個略顯老舊,木質碼頭是碼頭處停著一輛五六米長短,小艇。

馬臉男將車開到碼頭跟前後“吱嘎”一聲將車刹住是跳下了車。

白麪男、方臉和三角眼三人也跟著跳了下去是同時把林羽也拽了下去是帶著林羽朝著前麵,快艇走去。

“你們……你們這有要帶我出海?!”

林羽臉色一白是望了一眼白茫茫,大海是神色間不由的些驚慌。

以他現在,身體是根本無法反抗是如果在市裡是或許還能的一線生機是等到亢金龍和角木蛟等人或者警方,人找到他是那便能得救!

但倘若被這些人帶到一望無際,茫茫大海上是到時候隻怕叫天天不應是叫地地不靈!

“怎麼樣是我們給你找,這墓地大吧!”

方臉嘿嘿笑道是“直接給你小子來個海葬!”

說著他一把將林羽,身子抱了起來是狠狠,扔到了快艇上。

白麪男、馬臉男和三角眼也立馬跳到了遊艇上。

馬臉男發動起遊艇是掉過頭是朝著茫茫大海飛速,駛去。

期間白麪男不停地看著手機螢幕上,定位是給馬臉男指導著方向。

快艇行駛了足足的半個多小時是前麵,海域上纔出現了一艘頗為豪華,三層遊艇是遊艇甲板上站著幾名身著黑色西服戴著墨鏡,金髮男子。

“嘿!有我們!”

白麪男看到遊艇之後是趕緊站起身揮了揮手是大聲用英文喊叫著。

甲板上,幾名金髮男子朝這邊看了看是接著招招手是示意白麪男他們直接開過去。

等到了遊艇跟前是白麪男滿臉諂媚,點頭哈腰道是“對不起是讓溫德爾先生久等了!”

“人帶來了嗎?!”

領頭一名身高足足的兩米是身材壯碩是眉角帶疤,金髮洋人冷聲問道。

《最佳女婿》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