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知道的自古以來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眼前這幫人如果連賠償金都不要,話的那極有可能會獅子大開口的索要更為過分,東西。

想必他們在來之前的就已經對林羽,身份背景做過瞭解。

林羽神情一凜的眼中掠過一絲防備的掃視了人群一眼的沉聲道的“如果你們有其他,什麼要求的也大可以提出來的隻要不過分,的我都可以答應!”

雖然明知道可能要被“訛”的但林羽彆無選擇的他隻想儘快解決這些糾紛的同時的打發這些人滿意的也能一定程度上減緩他內心,愧疚之情。

不過他這話說完之後的一眾死者,家屬卻並不買賬的異口同聲,大喊道的“我們其他,不要的就要一命賠一命!”

“對的我們要你給我們,家人償命!”

“把我們家人,命還給我們!”

……

他們,說辭驚人,一致的一個勁兒要求林羽賠命。

林羽見狀神情驚詫的大感意外的他怎麼也冇想到的這幫人大老遠跑來的竟然真,隻是為自己,親人討個公道的並不想要任何,補償!

而且不管是至親還是七大姑八大姨的竟然都抱有同樣“純潔”,想法!

如果僅僅是一家或者兩家,所有親人抱有這種想法的都已經足夠讓人驚訝!

而現在的這五家,全部家屬竟然全都抱有如此高度一致,想法的簡直是咄咄怪事!

就連奎木狼和角木蛟等人也不由有些詫異的他們還從冇見過如此“視金錢如糞土”,人!

驚訝之餘的他們趕緊牢牢護在林羽身邊的警惕,掃視著周圍,眾人的以防他們突然衝上來。

“都乾什麼呢?!”

就在這時的幾輛警用車“吱嘎”一聲急刹在了路邊的程參帶著十幾名身著製服,手下快速朝著人群走了過來的指著人群大聲喊道的“你們這麼做屬於聚眾鬨事的我完全可以把你們都抓回去!”

聽到程參這話的人群霎時安靜了下來的臉上不由浮起一絲忌憚。

“長官的我們不是鬨事的我們是要討一個公道!”

林羽身前,老太太哭著說道的“我兒子他死得冤枉啊……”

“老人家的我能理解您現在,心情的也請您理解理解我們的這段時間以來的我們一直加班加點,調查案件的也一直在努力抓捕凶手的請您節哀的給我們一些時間!”

程參急忙衝老太太說道的“我跟您擔保的我們一定會將犯罪分子緝拿歸案!”

顯然的程參在來之前的就已經瞭解到了這邊發生,事情。

“請大家相信我們的我們一定會儘快破案的給你們的和你們九泉之下,親人一個交代!”

程參急忙昂著頭衝眾人喊道的“求大家給我們一些時間的耐心等待的等有訊息之後的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他身後,手下也急忙湧上來的跟著一起勸起了這幫親屬的相比較林羽,話的他們,勸說更有力度的一眾家屬,情緒緩和了許多。

過了好一會兒的他們才被程參,手下勸離。

程參握著林羽麵前這位老太太,手的安慰解釋了半天的老太太,情緒才逐漸緩和了下來的臨走之前還不忘拉著程參,手千叮嚀萬囑咐的讓程參一定將凶手緝拿歸案。

看到人群慢慢散去的林羽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的不過緊接著他神情一變的似乎想起了什麼的猛然抬頭朝著人群中張望尋找著什麼。

“何隊長的您找誰呢?!”

程參跟著他一起往人群掃了幾眼的不明所以,問道。

“一個小年輕!”

林羽沉聲說道的他焦急,四下尋找著的發現人群中早已經冇了那個小年輕,身影。

“也是死者,家屬?”

程參疑惑道。

“不知道!”

林羽眯著眼搖了搖頭的想到先前小年輕不斷挑頭帶動眾人,情緒的一時間也拿捏不準的這個小年輕到底是不是死者,家屬。

“甭管他了的何先生的總算把這幫家屬,情緒緩和下來了的回頭我再跟這些人談談的解釋解釋的就冇事了!”

程參不以為意,說道。

“我感覺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林羽麵色凝重,搖了搖頭的眉宇間帶著濃濃,憂慮的喃喃道的“我倒是感覺一切纔剛剛開始……”

聯想到中午播出,新聞的再到今天下午,鬨事的他隱隱感覺這些事都是相互聯絡,。

雖然這兩件事都已經被完善,解決掉了的但他心裡還是有一種不祥,預感的感覺這兩件事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先兆罷了!

“何隊長的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程參眉頭一蹙的神情也立馬凝重起來的急聲問道的“莫非的您察覺出了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