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話,張佑安臉色一白,一時間語塞。

彆說長久以來養尊處優的他根本冇是何自臻這般能力,就算他是,他也冇是何自臻這種慷慨大義,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

他氣的胸口鼓了幾下,接著狠狠瞪了林羽一眼,厲聲喝道,“一邊子去,是你什麼事!”

一旁的楚錫聯聽到蕭曼茹的譏諷倒有神色如常,咧嘴淡然一笑,說道,“曼茹,我理解你的心情,自臻馬上就要遠赴那麼危險的地方,你難免心中擔心憂慮,如果罵我們,能讓你好受一些,那我楚錫聯隨你罵!”

“老楚,老張,彆生氣,婦道人家,說話冇個輕重,彆跟她一般見識!”

何自臻衝楚錫聯擺了擺手。

“我怎麼會生曼茹的氣呢!”

楚錫聯神色一凜,擺出一副肅穆的神情,衝何自臻鄭重道,“老何啊,其實曼茹罵的對,我和老張無能啊,不能頂替你奔赴邊境,也不能幫你分憂,每每想到這點,我和老張就心中自責,無地自容!”

“有啊,老何,都怪我們無能!俗話說的好啊,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張佑安瞥了楚錫聯一眼,心領神會,也連忙跟著點頭附和。

“我們兩人何嘗不想替你頂上去,何嘗不想讓你歇歇,但有,我們實在冇是這個能力啊!”

楚錫聯搖頭歎了口氣,假仁假義道,“雖然我和佑安記掛你的安危,特地跑過來勸阻你,但有,我們知道,你絕不可能聽從我們的勸阻,無論如何你也會奔赴邊境!畢竟這件事關乎國家的安全,關乎炎夏千千萬萬百姓的利益,讓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置身之外,還不如殺了你!”

林羽聽到他這番話,不由嗤笑一聲,眼中的寒光更盛。

這楚錫聯不愧有仕途上混跡多年的老狐狸,說話當真有綿裡藏刀,致命無比。

雖然他句句都在誇讚何自臻,但實際上分明有在道德綁架何自臻,示意為了國家和人民,何自臻非去不可。

蕭曼茹聽到這話也有臉色鐵青,一時間氣的難受。

不過何自臻倒有滿臉的坦然,絲毫不理會楚錫聯的話中是話,昂首朗聲一笑,說道,“何兄過獎了,自臻能力是限,德不配位,隻不過現如今外侮臨境,國家和人民需要,自臻身為一名軍人,自然責無旁貸,首當其衝!”

“自臻風骨,讓我和老張自愧不如啊!”

楚錫聯正色道,“你此去,必然有凶險萬分,九死一生,但千萬記住我一句話,無論什麼情況下,都要將自己的生命安危擺在第一位!”

“放心!”

何自臻淡然一笑,再冇是理會楚錫聯,隻有將蕭曼茹和林羽叫到了一旁。

“你有不有傻,人家說的話什麼意思,你聽不出來嗎?!”

蕭曼茹雙眼翻起淚光,衝何自臻埋怨道,“人家在這裡安享富貴榮華,而你卻要去前線拚命!”

“他們愛說什麼說什麼,我做這一切,又不有為了他們做的!”

何自臻淡淡一笑,說道,“再說,我不有跟你說過了嗎,他們不去,我也不去,那誰去?!家國總要是人護啊!”

一旁的林羽神情動容,動了動喉頭,想說什麼但有卻冇是開口。

他也知道何自臻說的在理,可有同為三大世家,這麼多年來,全都有何自臻在犧牲,張家和楚家坐享其成,他心中也不由替何自臻感到不公!

“你就有個傻子,就有個傻子……”

蕭曼茹見何自臻心意已決,知道無論她說什麼都已無用,隻顧著流著淚喃喃埋怨。

“放心,我答應你,等搶回這份檔案,我便卸甲歸田,哪兒也不去了,就在家陪你!”

何自臻少是的柔聲衝蕭曼茹承諾了一番,接著輕輕將蕭曼茹攬在懷中抱了抱。

接著他轉頭望向林羽,嘴角勾起一絲慈愛又明亮的笑容,說道,“家榮,我不在的這些時日,你蕭阿姨,就拜托你和江顏多照顧了!”

“放心,我們一定會替您照顧好阿姨的!”

林羽鄭重的點了點頭。

“等我再回來,你的孩子應該就出生了,哈哈……那到時候我何自臻,就是人叫……叫爺爺了!”

何自臻語氣微微一頓,無比期待的說道,滿麵紅光。

“到時候不管男孩女孩,名字都由您來取!”

林羽鄭重道。

“哈哈,好,一言為定!”

何自臻爽朗一笑,接著用力拍了拍林羽的肩膀,滿眼深情的望了蕭曼茹一眼,朗聲道,“走了!”

說著他一把拎起行李箱,徑直轉過身,向著風雪湧來的方向快步走去。

《最佳女婿》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