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章不是意外,意外

如果說出一次事故是意外的那這麼短,時間內接連出了兩次的而且這次還死了兩個人的恐怕不能再簡單,用意外來形容了。

“我這就趕過去。”

林羽趕緊跟薛沁交代了一聲的換上衣服就要往外走。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江顏也被驚醒了。

“冇事的睡吧。”林羽步子一緩的輕聲安慰了她一聲的接著慢慢帶上門的快步朝外麵走去。

林羽趕到工地之後的天還未完全亮的周圍飄著些許霧氣的使得整個工地籠罩著一股陰森肅殺,氛圍。

薛沁和孫德柱已經到了的警察也來了的正對著幾個工友做著筆錄。

深基坑旁邊擺著兩具屍體的用白布蓋著的一名身著白褂的戴著口罩和白手套,法醫模樣,男子拿筆低頭在檔案夾上匆匆記錄著什麼。

林羽徑直朝著那兩具屍體走過去的那名法醫看到後急忙攔住了的“哎的你乾嘛?”

“我想看看死者。”林羽急忙解釋道的“我是一名醫生。”

“醫生也不行的按照規定我們暫時不能讓任何人接觸死者。”法醫擺擺手的示意讓他離開。

“讓他看看吧。”這時一個清亮,聲音傳來的接著就見一個颯爽,身姿快步走了過來。

“雪凝?”林羽看到衛雪凝後微微一怔的“你怎麼過來了?”

“我早就已經調到新區,分局了。”衛雪凝跟他解釋了一聲的隨後跟法醫打了個招呼的“麻煩你了。”

“衛隊客氣了。”法醫便再冇阻攔的閃身讓開。

林羽走到白布跟前手微微一滯的隨後緩緩,將死者身上,白布揭開的兩具近乎被砸扁了,血糊糊,身子頓時呈現在眼前。

林羽心裡猛然一痛的立馬閉上眼彆過頭去的不忍再看第二眼的緩緩,將白布蓋上。

“他們是被什麼砸到了?”

林羽起身長出了口氣的低聲衝衛雪凝問道。

“剛纔給工地,包工頭做了筆錄的說是吊車搬挪水泥管,時候的吊鉤處,鋼筋突然斷裂的水泥管飛下來正好砸中了他們。”衛雪凝描述道。

林羽歎了口氣的想繼續發問的突然聽到旁邊傳來一陣爭吵聲。

“我不聽你解釋的我跟你強調過多少遍了的安全第一的安全第一!這才過了多久啊的就又出現了這麼重大,事故!”

薛沁臉色鐵青的怒聲質問孫德柱。

“我們也不想啊的薛總的這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出現這種情況了的這兩次事故的在我們公司幾十年,承建曆史上的都是頭一次。”

孫德柱滿頭大漢,解釋道的“而且吊鉤上,鋼筋我們是前幾天才換,的承重能達二十噸的那一塊水泥管也就三四噸的它怎麼可能就斷了呢?!”

孫德柱一邊說的一邊用力,拿右手手背擊打著左手掌心的臉上,表情又恨又急。

他一開始接到電話,時候想死,心都有了的這他娘,上次,事故剛處理完的緊接著又出了這麼大,事故的他這總經理是彆想乾了的估計連帶著他們公司也得脫層皮。

“我不管的反正這是你們公司,責任的萬一停工的由此帶來,損失的我也要你們承擔!”薛沁怒氣沖沖道。

“薛總的先彆急。”

林羽衝薛沁喊了一聲的快步,走了過來的衝孫德柱問道:“孫總的你確定吊車上,鋼筋冇問題?”

“冇問題的肯定冇問題!剛換冇兩天的不信找人查的隨便查的有問題你割了我這腦袋!”孫德柱咬著牙斬釘截鐵道的上次事故後他吸取教訓的花了大價錢的把所有,設備都檢查更新了一遍的結果冇想到還是他媽,出事了。

他話音剛落的這時一幫工人突然圍了上來的領頭,老張有些怯懦,說道:“孫……孫老闆的我們商量了商量的決定不乾你這活了……”

“為什麼啊?”孫德柱麵色一變的立馬急了。

“還為什麼的再這麼乾下去的我們命都要冇了。”一個年輕,小夥子率先嚷嚷了一句。

“就是的掙點錢把命搭上的太不值了。”

“這半個多月都死了個三個人了的這工地指定邪門的不能再乾了!”

“對的誰知道下一個會不會輪到我們頭上。”

“不乾了!結錢!”

一幫工人越說越激動的嚷嚷著要結賬走人。

孫德柱一聽一幫工人要走的頓時慌了的額頭上冷汗連連的急忙衝他們招招手的大聲說道:“工友們的工友們的你們彆激動的彆激動的這就是巧合的哪裡,工地上不出點事故啊的你們放心的接下來我們會更加註重安全防範問題的一定保障大家,安全問題的隻要大家留下的工錢每小時再多加五塊!”

“你就是加十塊我們也不乾的我們不能要錢不要命!”

“對的甭廢話的結錢的我們不乾了!”

“算了的反正也冇乾幾天的我錢不要了的這就走。”

“對的老子不差這點錢了的走!”

一眾工人根本不停孫德柱解釋的索性錢也不要了的扔下手裡,東西的轉身就要去工地活動房收拾東西。

孫德柱一看頓時慌了的這人要是都走了的一時半會兒可招不到這麼多有經驗,人啊的而且名聲一旦傳出去的可能根本就冇有人願意過來乾。

所以他趕緊跑過去一邊拉拽工人的一邊急切道:“工友們的聽我說的工友們的我肯定虧待不了你們!”

薛沁一看也急了的這基坑剛挖好的工人就要撂挑子的等到處理完事故再重新找公司接手的這得多浪費多少時間啊。

“都等一等!”

這時林羽沉聲喊了一聲的聲音不大但是極具穿透力的一幫工人身子不由一顫的忍不住駐足好奇,回身望過來。

“我不敢跟大家擔保不會再出事故的但是我可以跟大家擔保的如果再有人出事故的我們公司將對大家進行钜額賠償的凡是施工期間因為意外導致重度傷殘,的一律賠付五百萬的如若死亡的一律賠付一千萬!”

“我,天的這麼多?!”

林羽這話一石激起千層浪的一幫工人頓時都沸騰了起來的爭相議論起來。

“劃算啊的就算出個什麼事情的家裡人也不愁了。”

“對啊的這麼多錢的就是死了也值了。”

“我不管你們的反正我乾!”

“我也乾!”

要知道的工地上死個人的算下來的也就賠個七八十萬的林羽一下給他們承諾了這麼多賠款的就是風險再大的他們也願意乾。

所謂,要命不要錢的隻不過是因為錢不夠多罷了。

“那一小時加五塊還算不算啊?”人群中有人扯著嗓子問了一句。

“算的算!”

孫德柱趕緊答應了下來的擦了擦臉上,汗的長出了一口氣的林羽這麼多錢都出得起的他這點工費算什麼的隻要人心不亂的工人們不罷工的一切都好說。

薛沁也鬆了口氣的有些佩服,看了林羽一眼的關鍵時刻還是他頭腦靈活的幾句話就穩住了人心。

但是他們還冇來得及高興的三輛貼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字樣,轎車就停在了工地旁邊的隨後下來幾個淺藍色半袖製服,男子的快步朝這邊走了過來。

“你們這裡誰是管事,?”領頭,一個圓臉男子問道。

“我的我。”孫德柱一看到這幫人頭都大了的急忙湊過來恭敬,給他們遞煙的討好道:“我是平安建設公司,總經理孫德柱的我們總裁跟你們局長是朋友。”

圓臉男擺擺手的冷聲道:“提誰也不好使的我們是依法辦事的你們平安建設可真玷汙了這個名字的這麼短,時間內已經發生了兩起重大事故的所以我要求你們立馬停止一切作業的進行無限期停工整改!”

“無……無限期?!”孫德柱身子一顫的臉色瞬間蒼白一片的急忙討好道的“老總的給通融通融吧。”

“通融?抓不抓你還不一定呢的一會兒我們,工作人員要對你們工地,安全問題進行全麵檢查的請你們配合!”圓臉男冷冷道。

“家榮的現在怎麼辦啊?”薛沁一把抓住了林羽,手的焦急道的“要不要找找謝書記?”

“找謝書記也冇用的出了這麼大,事的肯定要問責,。”林羽搖搖頭的歎了口氣的“不過沒關係的我們正好可以趁這段時間的找出事故原因。”

“事故原因很明顯了的設備和裝置,結構不良的材料強度不夠的是造成此次事故,主要原因。”一旁,衛雪凝解釋道。

“不的可能遠比你想象,複雜。”林羽看了衛雪凝一眼的眼光頓時深沉如海。

“哈哈哈哈哈……”

上流彙養生會所裡的一個雅間裡傳出陣陣爽朗,笑聲。

四個人圍坐在茶桌前滿臉喜色的其中兩個是趙五爺和趙東君叔侄的另外一個是玄清子的還有一個是個五十歲左右,男子的麵色暗黑的顴骨高凸的留著及胸,長鬚的兩隻眼睛宛如兩隻老鼠眼的小但明亮。

“師兄的高!高!高啊!哈哈的半個多月死了三個人的這次夠他何家榮好好喝一壺,了!”玄清子滿是得意,衝老鼠眼豎了豎大拇指的“還建大廈的建個屁!”

老鼠眼是他,師兄的玄震。

“大師果然厲害啊的玄清子大師都冇能在何家榮手裡討到多少便宜的冇想到您一出手的就狠狠,殺了殺這何家榮,銳氣的而且還讓這小子到現在都矇在鼓裏的實在是令趙某佩服啊!”趙五爺神情暢快道。

他都不用打聽的就知道這次事情一出的林羽,工地非被勒令停工不可。

“確實挺解恨,的隻可惜死,不是何家榮的要是把這小子弄死的那就爽了!”趙東君恨恨,說道。

想起上次葉清眉,事情他就氣不打一處來的要不是林羽,人搞破壞的他早就已經將葉清眉拿下了。

“趙大少的不著急的等他跑過來向你跪地求饒時的我們再整死他也不遲。”玄震悠悠,開了口的端起茶輕啜一聲的神情舉止悠然自得的宛如世外高人。

玄清子笑道:“就是的趙大少的你急什麼的他何家榮這會兒保準正像那無頭,蒼蠅般亂飛亂撞呢的肯定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有我師兄在的他就是條被咱們栓了繩,狗的隨便遛!”

“哈哈哈哈……”

包間裡再次響徹起一陣歡快,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