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和百人屠互相納悶的看了一眼,再冇多問,接著邁步朝著機場外麵快步走了出去。

走到出口之後,林羽和百人屠兩人臉色都不由再次微微一變。

隻見大門口前麵鋪著一條長長的紅毯,而紅毯的兩側,此時竟然站了兩排頭戴軍綠色大蓋帽,手戴白手套,身板挺拔,英姿颯爽的禮儀兵。

“敬禮!”

在大門打開的那一刻,兩排的禮儀兵立馬挺直身子,整齊劃一的“啪”的打了個敬禮。

林羽和百人屠見到這幅場麵不由有些驚訝,怎麼也冇想到迎接他們的,竟然會是這種排場。

不過驚訝歸驚訝,林羽和百人屠兩人還是邁步往外走去,隻見在紅毯的儘頭處,黑壓壓的足足簇擁了有成千上百人!

林羽定睛一看,發現站在人群最前頭的,正是郝寧遠和竇仲庸兩人,至於他們身後所站著的,則是一眾中醫從業者,裡麵有很多眼熟的麵孔,都是當初林羽身赴米國時過來相送的!

不過跟先前相送林羽時的沉悶淒涼不同的是,此時這些人的臉上寫滿了振奮,很多人都手舉橫幅和錦旗,尤其是在看到林羽從出口走出來的那一刻,他們一個個都激動不已,大聲的衝林羽叫喊揮手,神情間說不出的高興喜悅!

現在距伍茲和洛根召開釋出會,已經過去了十幾個小時,釋出會上薩拉娜“死而複生”的事實早已在國際上掀起軒然大波!

所以他們自然也已經得知,林羽在這場冇有硝煙的戰役中,大獲全勝!

而這也讓他們中醫在國際上的名聲徹底翻了身!

甚至在這十幾個小時之內,很多人都接到了國外一些其他醫療機構的電話,皆都是洽談合作的事宜。

林羽看著這一幕神情也是動容不已,當初走的時候悲涼決絕,現如今,歸來的意氣風發!終於不負期望,榮歸故土!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如今,樓蘭已破,人終歸!

“奏樂!”

一旁的禮樂兵高呼一聲,接著小號、大號、軍鼓齊響,奏起了豪邁的凱旋之曲。

這是經曆過戰爭洗禮的英雄凱旋纔有的接待禮儀,但是,林羽受的起!

紅毯對麵的郝寧遠挺直了腰板,昂首挺胸的望著林羽,滿臉的得意與自豪,為了林羽,也為了中醫!

不過,他的眼中卻隱隱泛起了一層淚花。

雖然他從未跟林羽交流過,但是他知道,林羽在異國他鄉的這段時日,必然吃了不少苦頭!

林羽的神色也頓時一凜,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邁步走過紅毯,走到了郝寧遠跟前。

“嘩!”

人群頓時響起了一陣激烈的鼓掌聲和歡呼聲,恭賀他們的英雄安然無恙歸來!

“都有!”

這時竇仲庸突然高喊了一聲,整個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竇仲庸繼續高聲喊道,“行禮!”

話音一落,在場的近千人神色一正,齊齊彎腰衝林羽鞠了一躬。

其中自然也包括郝寧遠和竇仲庸。

“哎呀,郝部長,竇老,你們這是做什麼,使不得啊!”

林羽見狀麵色大變,急忙衝上來扶郝寧遠和竇仲庸。

“家榮啊,這是應該的,你受的起我們千百次鞠躬!”

竇仲庸滿臉動容的感歎道,“你這一次,扛住了中醫這杆差點倒下的大旗,拯救我中醫於危難之際,實乃我中醫之幸,祖上之幸啊!”

“家榮,我們盼了這麼久……終於把你盼回來了!”

郝寧遠也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神情動容不已,眼中的淚水更盛,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關切道,“這一趟,你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