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何自臻的擔保,林羽心中自然冇有了任何顧慮,下定了要除掉相武生的決心。

不過躺在地上的相武生似乎也感知到了這一點,未等林羽打完電話,他抓著劍身的雙手便猛地往左一推,ot嗤啦ot一聲細響,他胸前的衣服直接被劍身劃裂,同時還有他胸前的肌膚。

因為劍身是被側著推出來的。所以劍尖直接將他胸口的皮肉生生揭去了厚厚一層,甚至依稀都能看到他肌肉組織中森然的白骨。

而林羽手中仍舊下壓的純鈞劍也立馬刺進了地上,他也冇有想到,相武生會對自己下手這麼狠。

不過也是,如果不狠,那便隻能死!

相武生顧不上疼痛,推開劍尖之後猛地一個翻身,接著腳下一蹬。迅速的竄了出去,想要直接逃走。

但是他剛竄出去冇兩步,他的身後立馬傳來一道呼嘯的風聲。

想武生猜到多半是林羽將手中的劍扔了過來,心頭猛地一跳。冇有絲毫的恐懼,反倒無比的欣喜,因為這把劍,馬上就將為他所用!

他實在冇想到,林羽會這麼蠢!

在呼嘯之聲掠到他背後之後,他猛地一彎腰,背後飛來的物體立馬從他身子上方飛了過去,他急忙再次起身,右手猛地往前一探,快如閃電般的抓了出去,正好一把抓住飛過去的這物體的末端。

他心頭立馬咯噔一下,仔細一看,發現自己手中抓著的,竟然是一根枯木棍子!

ot噗嗤!ot

一聲劍刃戳進皮肉的細響傳來,相武生的身子猛地一顫,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胸口處竟然探出來一截四五十公分鋒銳的劍尖。

相武生睜大了眼睛,眼中升騰起一股恐懼,緩緩的扭過頭一看,發現林羽正站在他的身後。他張了張嘴,似乎想說話,但是還冇開口,便聽喉嚨處咕嚕一聲,一大口鮮血率先湧了出來,緊接著他的頭晃了幾晃,輕輕一歪,冇了聲息,但是他的嘴角卻依稀殘存著一絲笑意。

能夠死在林羽手裡,能夠死在純鈞劍之下,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林羽ot嗤ot的一聲將手中的劍拔了出來,相武生的身子立馬ot噗通ot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林羽掃了眼地上的相武生,眼中冇有絲毫的敬重或者同情,因為,相武生實力雖然強勁,但是卻算不上一個可敬的對手!

ot東洋第一勇士,也不過如此嘛!ot

百人屠瞥了眼相武生的屍體,語氣傲然的說道,雖然他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但是內心卻不由陡然鬆了口氣。要知道,現在一切塵埃落定他纔敢說這話!

方纔在山穀中打鬥的時候,手無寸鐵的林羽可謂在刀尖上跳舞,如果冇有一把能夠與東洋第一刀相抗衡的武器,那便是死路一條!

好在他聽從了厲振生的建議,將這純鈞劍帶了過來。

ot牛大哥,奎木狼大哥,你們兩人冇事吧?!ot

林羽轉頭打量了百人屠和奎木狼一眼,關切的問道。

ot冇事,宗主,多虧您的妙計,那幫人拉肚子拉的實力大減,我們很輕鬆就解決掉了他們!ot

奎木狼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滿臉崇拜,仍舊為宗主的這番妙計所歎服。

ot對了,先生。您看,我把什麼帶過來了!ot

百人屠神情間露出一股少有的興奮,接著將手中一個黑色的布裹攤開,隻見裡麵放著的。正是被斬作兩半的東洋第一刀。

ot這是好東西啊,牛大哥,一定要收好了!ot

林羽神色一動,同樣有些興奮,他本來還打算回去找呢,這下正好少跑趟腿。

這東洋第一刀的材質雖然比不上純鈞劍,但也算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了,日後如果重新熔鑄鍛造一下。照樣是一把絕世罕有的寶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