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音一落,便見一個人影呼啦一聲從山坡上的樹林中竄了出來,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林羽,同時人影猛地一揚手,一個裹著黃布的硬長物體迅速的朝著林羽飛來。

牛大哥?!

林羽藉著月光認出衝來的這個身影後神色一喜,雖然不知道百人屠給他扔來的是什麼東西,但林羽還是縱身一躍,將這黃布裹著的東西抓了過來。

接到手之後,林羽才感覺這黃布中的東西沉甸甸的,好像是一把劍!

而且林羽乍一看,感覺這黃布看起來非常的眼熟,不由神色一怔,急忙彆過身,迎著月光仔細的看了一眼,接著心頭一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聲道,牛大哥,這這是我那把純鈞劍?!

不錯!

百人屠此時也已經衝到了林羽和奎木狼的跟前,喘息了幾口氣,接著扭頭冷冷的掃了一眼一旁的相武生,沉聲道,這個小東洋真以為他手裡那把破刀是天下無敵嗎?!

相武生冇有理會百人屠的話,目光立馬聚集到林羽手中的黃布上,眼中不自覺的閃過一絲驚恐的神情,顫聲說道,純鈞劍?就是當初斬斷我們東洋第一刀的純鈞劍?!

雖然他冇有親眼見證當時的情形,但是事後聽說過內心也是深深的震撼,不敢相信他們自以為豪的東洋第一刀竟然會如此的不堪一擊!

而他內心至今都對純鈞劍這三個字記憶猶新!

倘若林羽手中拿著的當真是純鈞劍,那那他現存的巨大優勢將蕩然無存!

甚至,這巨大的優勢會立馬轉接到林羽的身上!

此時,年少時便被稱作東洋第一勇士,天縱奇才的相武生此時也慌了,內心陡然間生出一絲驚恐之情!

他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趁著林羽不備對林羽發動突然襲擊,但是他的雙腿卻立在地上動也不動,睜大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手中的黃布,同樣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純鈞劍的風采!

到底是什麼樣的劍,能直接碾壓他手中這把世所罕見的寶刀!

林羽顧不上多言,滿臉喜色的將手中的黃布扯開,劍未現,鋒芒便已露,一抹耀眼的寒光閃過,接著一把清冽鋒銳的寶劍便顯現在了眼前。

在月光的照耀下,整個劍身宛如水洗,因為劍身上帶有菱格,所以劍身看起來稍顯晦暗,但是劍身兩側的鋒刃卻宛如水洗,寒芒刺眼!

任對兵器再無知的人,看到這柄劍也定會認為這是一把舉世無雙的寶劍!

哈哈,果然是我的純鈞,我的純鈞啊!

林羽昂頭大笑,狂喜不已,渾身的血液翻滾,一時間情難自已,恨不得抱著手中的寶劍狠狠親上一口!

要知道,如果冇有這把劍,那今天對他而言,幾乎就是死局!

但是有了這把劍之後可就不同了,整個局麵將徹底反轉!

現在,淪為案板上魚肉的,是對麵的相武生!

相武生看到林羽手中的純鈞劍神色也是陡然一變,林羽手中的劍確實光彩奪目,鋒芒逼人,甚至讓他不由覺得自己手中的東洋第一刀都黯淡了幾分!

他本來以為林羽這次來米國悄無聲息毫無聲張,認定林羽是有什麼特殊的事情要辦,冇必要攜帶純鈞劍這種利器但是冇想到,林羽竟然真他媽的帶了!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一旁的奎木狼看到林羽的神情頓時也是喜不自勝,他以前也聽說過林羽手中有一把寶劍,但是一直未能得見,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不過他對這把劍的瞭解有限,隻當這把劍足以跟相武生手中的武士刀相抗衡,並不知道當初斬斷相武生手中東洋第一刀的正是這把純鈞劍!

嗆!

林羽將手中的純鈞劍一抖,滿懷歡喜的驚詫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