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的安妮眼中也早已噙滿了淚水,雙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心潮澎湃,胸中彷彿氤氳有千言萬語,但是卻不知從何說起!

她盼望這一天同樣也是盼望了許久許久,她本以為如果真有這個時刻,那自己一定會興奮的大喊大叫,瘋狂歡呼!

但是這些時日,經曆過背叛、失望以及觀念顛覆的她,此時的內心卻是五味雜陳!

她為林羽的堅持和成功感到高興和激動,但是同樣也為自己的父親和世界醫療公會感到深深的可悲和痛心!

她知道,這次就算林羽幫中醫在國際上重新站穩腳跟,也不至於動搖世界醫療公會這棵醫療界參天大樹的根基。

但是,下一次呢?

下下一次呢?!

這棵大樹再強壯,也敵不過中醫這股摧枯拉朽的狂風暴雨!

所以,現在在她眼前的這一切,已經是一個轉折點,一個世界醫療公會勢必要被世界中醫協會取代國際醫療界霸主地位的轉折點!

奎木狼神情也是振奮不已,激動的手舞足蹈,滿臉都寫著“宗主牛逼”幾個字,有此等宗主,他們星鬥宗何愁不興!

就連一向喜怒不驚的百人屠臉上也寫滿了動容,眼中甚至閃爍著淚光,望著林羽的身影又是興奮又是敬重!

他不隻看到了眼前這驚世駭俗的偉大成就,同樣也看到了,這番成就背後的心酸和艱苦!

如今眼前的成功得來的實在太不容易了,那是林羽耗乾了神髓,熬儘了心血換來的!

“安妮會長,同樣謝謝您,萬分感謝您啊!”

阿卜勒情緒穩定下來,衝安妮同樣連聲感謝了一番,激動的望向林羽擔保道,“何先生,你放心,我承諾您的油田和一應報酬,絕對會儘數履行!”

“阿卜勒先生,您客氣了,我都忘記您對我應允了什麼,我也不在乎您對我應允了什麼!”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是一名醫生,職責就是治病救人,醫治薩拉娜小姐,不求所報!”

“我知道,我知道!”

阿卜勒急忙點頭,說道,“您不求回報,這是您的心意,但是我同樣也想為您和中醫儘一些自己的心意,希望您給我這個麵子,一定要接受!”

“其實現在談感謝還太早!”

林羽笑著搖頭道,“我們先儘心儘力醫治好薩拉娜再說,雖然現在藥物已經起效了,但是誰也不敢保證在剩下的治療過程中就一定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好!好!”

阿卜勒連連點頭,搓著手興奮萬分,心想還能有什麼意外啊,連一向沉穩保守的何先生都將話說的如此篤定,保證在一週之內醫治好他女兒,那他已冇有任何擔心!

接下來的幾天,安妮一直按著林羽的方子替薩拉娜煎藥、喂藥。

薩拉娜的情況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轉好。

她喉嚨處的創口已經癒合,吞嚥藥物和流食的時候,臉上已經冇有了前幾天那種痛苦的神情,乾癟的臉頰也變得飽滿了起來。

而她的精神狀態同樣也有了極大的改善,臉上時常會浮起笑容,雙眼中也愈發的明亮,懷揣著對未來的憧憬!

她自己的身體她自己感受最清楚,很明顯,正在逐漸的變好!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拜林羽所賜,所以對林羽懷揣著滿滿的感激之情,望向林羽的眼中也閃爍著星星般的光芒。

“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

這天晚上給薩拉娜喂完藥之後,安妮興沖沖的說道,“明天、後天,再有兩天薩拉娜就能夠徹底康複了!”

“哎呀,這多虧何先生和中醫妙手回春、懸壺濟世啊!”

阿卜勒也急忙點頭說道,所用的正是為了討好林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