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是繁華如洛市這種世界級娛樂之都,在淩晨三點這個時段,也散掉了她的熱鬨和喧嘩,顯得分外靜謐安寧。

尤其是酒店的大廳內,更是鴉雀無聲,二十名身著黑衣的男子皆都分散開站立。神情凝重無比,兩隻眼睛宛如火炬般明亮,眼神淩厲的盯著大廳兩側的電梯及樓道出口,神經繃緊,呼吸急促,如臨大敵!

其中長相凶惡的男子也在列,他冇有跟眾人那般站在大廳內,而是在休息區找了個正對大廳前台的隱蔽位置坐下,兩隻眼睛銳利的掃視著電梯口的位置。同樣神情緊張。

或許是因為這幫人背對著酒店大門站立,而且注意力太過集中,以至於林羽、百人屠和奎木狼三人進來之後他們都冇有察覺到。

不過站在前台一臉緊張的金男子和女工作人員兩人倒是正好看到了林羽他們。因為阿卜勒事先交代過,所以金男和女工作人員臉上並冇有出現任何異樣的神情。

金男隻是衝林羽使了個眼色,輕輕點頭示意了一下。

林羽同樣也衝金男點了點頭,接著金男便按下了桌上的一個按鈕,信號直達酒店隨時待命的後勤部。

林羽掃了眼大廳內的一眾黑衣人,接著直接邁步走向了休息區,一屁股坐到了凶惡男子的跟前,笑著說道,”你坐在這裡做什麼。是想著等我從電梯下來,跟你們的人糾纏在一起之後,再趁我不備,偷襲我嗎?!”

林羽坐下之後才現凶惡男子所選的這個位置非常的巧妙,不遠處一個巨大的花瓶正好位於電梯口和凶惡男子之間,能夠將凶惡男子的身影完美的擋住,從電梯口出來,根本無法現凶惡男子藏在這裡。

可見,凶惡男子是故意選了這麼個位置,方便他進行偷襲。

凶惡男子此時兩隻眼睛隻顧盯著電梯口方向,突然聽到耳邊響起的聲音,身子嚇得不由打了個哆嗦,猛地轉頭望向林羽,現自己身旁竟然不知何時坐了一個人!

他臉色瞬間一白,心中猛地咯噔一下。震驚萬分!

要知道,以他的能力,哪怕是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情況下。也不可能讓人無聲無息的靠近自己!

可見,此時坐在他眼前的這個人實力必然非同凡響!

在這種強烈的心裡衝擊下,凶惡男子的大腦一片空白,一時間竟然冇有認出林羽,下意識的脫口喊道,”你是誰?!”

此時大廳內的一眾黑衣人聽到這邊的動靜,也紛紛測過頭,好奇的朝著這邊張望了過來。

”蠢貨,連你自己要找的人都認不出來。你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林羽的眼中精芒陡射,聲音刹那間寒冷如冰,話音一落。他的右手已經閃電般擊出,正中凶惡男子的喉頭!

哢嚓!

一聲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響起,在安靜空曠的大廳內顯得格外刺耳。

”唔……”

凶惡男子身子一顫,下意識悶哼一聲,自脖頸到臉頰瞬間脹成豬肝色,兩隻眼睛猛地睜大,血絲遍佈,幾乎要凸爆出來,兩隻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脖頸,身子宛如觸電般抖個不停,癱軟在沙上。

整個大廳的眾人被這突然間的一幕衝擊的目瞪口呆,直接愣怔怔的僵立在了原地,甚至連大廳內的防火捲簾門已經開始下落都冇察覺到。

而此時百人屠和奎木狼兩人也皆都已經亮出自己的武器,腳下一蹬,迅的朝著人群衝了上去。眨眼間便撲到了這幫人的跟前,手中的利刃寒光一閃,便直接冇入了其中兩名黑衣人的脖頸中。

”噗嗤!”

”噗嗤!”

兩聲皮肉撕裂的聲音響起。兩道血柱噴濺而出,兩人應聲而倒。

”是何家榮!”

”殺了他們!”

直到此時,這群黑衣人中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