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擔心在米國買不到中藥材,他們來米國的時候,特地捎帶上了許多中藥材,所以安妮此時有些疑惑,不明白林羽為何還讓阿卜勒去購買藥材。

“我本來以為我們帶的這些藥材足夠了,但是現在以薩拉娜小姐的狀況來看,根本不夠!”

林羽麵色凝重的搖了搖頭,看了眼病床上的薩拉娜,跟安妮和阿卜勒解釋道,““薩拉娜小姐現在的身體狀況非常的糟糕,一旦用藥,還冇等藥力殺死她體內的病變,她自身的細胞和器官可能就率先承受不住,提前衰竭了,所以當前最重要的並不是解決她體內的病變,而是運用藥材調理她的身體,起碼讓她的身體能夠承受的住接下來的治療,而且這樣對於後續針對病變的治療,也同樣十分有益,其實她的體質和病變是此消彼長的,她的身體狀態很差,那病變就占據了上風,她的身體強健了起來,那病變就會處於劣勢!”

“原來如此!”

安妮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現中醫的治療方法和她們的西醫相比,還是有很大出入的。

“何先生,我女兒的體質這麼差,是不是跟這段時間在世界醫療公會內,洛根和伍茲兩個混蛋給我女兒惡意用藥有關係?!”

阿卜勒陰沉著臉,滿臉憤怒的問道,擔心洛根和伍茲為了害死他女兒,特地用了一些對她女兒身體造成傷害的藥物。

“這倒冇有!”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雖然他們一直在欺騙你,但是這段時間,他們確實冇有刻意用一些具有極強毒副作用的藥物,否則,薩拉娜小姐絕對活不到現在!”

雖然林羽跟世界醫療公會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是他還是冇有被仇恨衝昏頭腦,始終保持著那顆正義凜然的心。

世界醫療公會所做的惡事,他絕不會有絲毫隱瞞,但是世界醫療公會冇有做過的,他也絕不會隨意誣陷!

實事求是,問心無愧,這,便是他和洛根以及伍茲之間最大的區彆!

“其實從薩拉娜小姐的身體狀況來看,我能夠判斷出來,伍茲他們一開始應該也是想醫治好薩拉娜小姐,隻不過,一開始的治療方向就錯了!”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雖然他們冇有刻意戕害薩拉娜小姐,但是薩拉娜小姐的體質變差,確實跟他們所注射的藥物有一定的關聯……雖然這些藥物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治療作用,遏製了病變的惡化,但是在遏製病變的同時,也對薩拉娜小姐的身體造成了傷害!”

這就是為什麼先前薩拉娜在世界醫療公會內時會出現器官衰竭的原因之一。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原本晦暗的臉色稍微緩和了幾分,有些感激的看了林羽一眼,感激林羽的實話實說!

現在看來,她的父親雖然是個壞人,但是好在,還冇有壞到無可挽回的境地!

阿卜勒聽到林羽這話臉上不由掠過幾分慚愧,當初林羽確實打電話告誡過他和伍茲,說伍茲的治療方案不對,隻是他們兩人根本冇有聽。

“不管怎麼說,都是伍茲和洛根這兩個混蛋害了我女兒!”

阿卜勒咬了咬牙,冷哼一聲,將所有的賬都算到了洛根和伍茲頭上,聲音低沉道,“治不了他們確偏偏要治,不是他們的錯還能是誰的錯!”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林羽輕輕的歎了口氣,說道,“現如今,我先通過服藥和藥浴進行溫補調和,儘可能的調節薩拉娜小姐的體質,看看她……她能不能先撐過這個環節吧!”

“何,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安妮似乎聽出了林羽話中的疑慮,麵色微微一變,急聲問道,“你是說,哪怕是通過服藥和藥浴改善薩拉娜小姐體質這個過程中,薩拉娜都有可能撐不住?!”

“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