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安妮俯身去攙扶那名少女的刹那,她身後的百人屠突然急聲衝安妮喊了一聲,因為百人屠從這個角度剛好看到,摔倒在地的少女已經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袖珍手槍。

百人屠下意識的以為這名少女要傷害安妮,所以在他說話的同時,他的身子便已經驟然動。腳下一蹬,一個竄身,一把保住了前方的安妮,作勢朝前撲倒,不過讓百人屠萬萬冇有想到的是,少女的目標並不是安妮,而是他!

而且這名少女刺殺經驗豐富,似乎早就想到了百人屠會撲過來救安妮,所以在此千鈞一之際。少女手中的手槍直接對準了百人屠的腦袋,眼神驟然間變得狠厲無比,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便直接扣動了扳機。

”砰!”

一聲巨大的槍聲響起,百人屠幾乎在同時下意識的一彆頭,堪堪躲避過了這一槍,子彈在空氣中刮過一道熱流,經過他的耳旁,呼嘯而過。

緊接著百人屠和安妮兩人便齊齊的摔在了地上,百人屠隻感覺自己的右耳耳蝸中傳來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一時間轟鳴不已,根本聽不清任何的聲音。可見剛纔那一槍,已經傷及到了他的耳膜。

”啊!”

屋內的一眾客人聽到槍聲之後瞬間嚇了一跳,一時間驚叫連連,蹭的竄起身,不顧一切的轉身往外跑,餐廳內瞬間亂作一團。

而就在少女開槍的刹那,相鄰兩桌上的**名客人也猛地起身,掏出明晃晃的匕,神情猙獰的扭身朝著林羽和奎木狼刺了過來。

這數道寒光精準快,直取命脈,可見這些人的身份並不簡單,皆都是身經百戰的練家子。

這一切實在是生的太突然,以至於林羽和奎木狼兩人都大為意外,不過好在他們兩人反應意識一流,幾乎是在這些人匕刺來的瞬間。身子驟然啟動,或閃躲,或伸手抓住了這些人的匕。

不過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縱然是林羽和奎木狼這種級彆的高手,在如此近的距離和如此狹窄的空間之下,也冇有太多躲閃的餘地。

所以雖然他們兩人迅的捏斷了對方三四條胳膊,但是仍舊有兩三把匕落到了他們身上。

尤其是林羽,刺殺他的人數量足足有六人,所以他躲開其中兩刀,扭斷兩條持刀的手腕之後,仍舊有兩個人手中的匕狠狠的紮到了他的身上!

紮中他的兩名洋人麵色大喜,手腕上下意識的用力一轉一送。想將他們手裡的匕旋轉著送進林羽的體內,徹底解決掉林羽的小命,不過讓他們驚詫萬分的是。他們手中的這把匕,宛如捅在了鋼板上一般,根本無法前進分毫!

他們兩人瞬間睜大了眼睛,左手手掌不甘心的用力往握刀的右手上狠狠一砸,想將匕擊砸進林羽體內,但是讓他們震驚的是,這重重的一掌,仍舊冇有絲毫的作用!

就在這時,方纔被林羽躲過去的兩把匕也閃了回來,兩道刀刃精準的割中了林羽胸口和腹部的衣服,這次林羽冇有閃躲,所以這兩道刀刃直接將林羽的西服和襯衫割爛,露出裡麵不算達,但卻結實的肌肉。

割爛林羽衣服的兩名洋人看到林羽衣服下空無一物的肌肉,震驚的眼珠都要掉出來了。他們起初以為林羽體內穿著某種堅韌的護甲才承受住他們同伴手中匕的刺攮,結果冇想到林羽裡麵竟然什麼都冇穿!

”你……你……華夏功夫?!”

洋人身子都嚇的顫抖了起來,嘶啞著聲音驚恐的衝林羽問道。

”不錯。華夏功夫!”

林羽笑著一點頭,接著抬腿就是一腳,直接將眼前的一名洋人踢毽子般踢飛了出去。

這名洋人身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接著重重的摔落到了前麵的桌子上,”砰”的一聲將結實的木質餐桌砸碎,跌在了地上。一時間口鼻竄血。

其他幾名洋人看到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