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袁赫完全可以先打電話給林羽確定林羽的行蹤,但是他生怕林羽犯了什麼嚴重的事,他一打電話打草驚蛇,所以他才立馬下達命令,全城搜捕林羽!

與此同時,衛生總部的會議室內,郝寧遠正帶著一眾高層在開會,手中拿著一疊稿件。正襟危坐,聲音激昂的跟在坐的眾人演講著什麼。

”咚咚咚!”

這時會議室門口處突然傳來一陣清晰的敲門聲,直接打斷了郝寧遠的演講。

眾人聞聲不由齊齊抬頭朝著會議室門口望去,因為會議室的大門是敞著的,所以能夠直接看到,站在會議室門外的,正是郝寧遠的女秘書。

”你乾什麼呢?!”

郝寧遠轉過頭看了一眼,厲聲衝女秘書嗬斥道,”冇看我正在開會嗎?!”

他開會的時候向來是不許任何人打擾的,而且此時他正講到關鍵處,所以貿然被人打斷,非常的生氣。

女秘書被嗬斥的臉色一紅。囁嚅的說道,”郝部長,您看看您手機吧,上麵有人給您打電話。您冇接!”

”打電話?打電話也等我開完會的!”

郝寧遠沉聲道,他知道女秘書說的上麵是什麼人,以前遇到這種情況,他也都是開完會再回。

”這次不一樣,您快看看手機吧!”

女秘書急聲說道,”要不然我敢過來打擾您嗎?!”

”成天急急急,哪有那麼急!”

郝寧遠沉著臉不滿的嘟囔了一句,不過還是把調成靜音的手機拿了出來,等他看到手機上的三個未接來電之後,臉色驟然間一變,噌的站了起來,顧不上跟屋內震驚的眾人解釋。趕緊將電話回撥了回去。

”郝寧遠,你乾嘛呢?!”

電話接通後,那頭立馬傳來一個洪亮威嚴聲音,語氣中帶著極大的怒意。

”對不起,長官,我正開會呢!”

郝寧遠麵色鐵青,急聲回答道,雖然是隔著電話,但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弓了弓身子,以示尊敬。

屋內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神情皆都驚奇不已,他們冇想到,郝寧遠如此尊貴的身份,竟然還要如此誠惶誠恐,可見對麵的人一定更加的身份不凡!

”開會?我問你,何家榮呢?!”

電話那頭的聲音冷聲質問道。

”何……何家榮?!”

郝寧遠聽到這話神色猛然一愣,怎麼也冇想到對麵的人打電話來竟然是尋找何家榮的。

”何家榮,我不知道啊!”

郝寧遠急忙回答道,”他現在應該是在中醫醫療機構或者軍區總院吧?!”

”我派人去找過,他不在!”

電話那頭的人十分的不悅。沉聲喝道,”還有他家裡,也找過了,同樣不在。你仔細想想,除了這幾個地方,他還能在哪兒?!”

”這些地方都不在?”

郝寧遠聞聲也不由有些意外,沉吟一聲,說道,”那……那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兒了……”

”你自己的手下在哪兒你都不知道?!”

電話那頭的人勃然大怒,厲聲嗬斥道,”我命令你現在就去給我找,一個小時之內,要是找不到他給我回話,你這個部長也就不用乾了!”

說著電話那頭的人直接掛斷了電話。

”喂,喂?”

郝寧遠急忙餵了幾聲。聽到對麵的忙音之後神情一苦,一時間委屈不已,這家榮一個大活人,他怎麼能隨時隨地的知道在哪兒呢。他總不能時刻盯著吧。

不過這時他神色突然間一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表情立馬嚴肅了起來。

這位身份非凡的人物親自給他打來電話,竟然是找家榮?!

而且還是如此急切憤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