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何家榮,是叫何家榮,冇錯!”

阿卜勒聽到那邊的疑問,再次重複了一遍,皺著眉頭沉聲說道,”你要是不會寫他的名字,可以去調查他的資料啊。我不是說了嘛,他是華夏中醫協會……”

”對不起阿卜勒先生,我突然想起來了,我們最近組織內部出了一點問題,上頭跟我們特地吩咐過,暫停對外服務,您這個任務,我們接不了,給您造成的不便,我們表示萬分抱歉!”

電話那頭的人未等阿卜勒說完,便直接迅速的打斷了阿卜勒,滿是歉意的說道。

”暫停服務?”

阿卜勒微微一愣。接著淡然一笑,說道,”行了,彆來這一套了。你們是嫌價錢低了是吧,沒關係,你們想要多少,我都……”

他話說到這裡猛地一頓,臉色突然一變,因為他發現,電話那頭竟然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對麵竟然掛了?!

他正在給對方一個賺取五千萬美元的機會,對方竟然掛了?!

阿卜勒一時間簡直不敢置信,低下頭看了眼螢幕,發現電話確實已經掛斷!

這……這是怎麼回事?!

阿卜勒一時間滿臉懵逼,不知所措,忍不住抬頭望了伍茲一眼。伍茲也同樣滿臉疑惑的望著他。

”可……可能是我的臉剛纔不小心碰到螢幕了吧!”

阿卜勒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一邊重新將電話打了過去。

但是他的電話打通之後剛響了一下,便直接被對方掛斷了,他不由更加的懵逼,以為對方誤觸了,還是再次撥了出去,但是這次電話那頭竟然傳來了電話已經無法接通的忙音!對方已經無法打通!

這……這怎麼可能呢?!

阿卜勒驚愕萬分,直接石化般的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他不知道這個黑十字突然間發什麼瘋,竟然將數千萬甚至可達上億美金的任務拒之門外!

而且還他媽的還是以這麼一種極其惡劣的態度!

這不是明擺著要失去他這個大客戶嘛!

伍茲看到這一幕,也不由有些意外,眉頭緊鎖,略一思索,接著心頭咯噔一下,立馬便意識到,黑十字之所以表現出這種態度,多半是黑十字早就已經知曉了何家榮的全部身份!

想到這裡,他麵色陡然一變,心裡說不出的震驚。他早就料到,如果黑十字知曉了何家榮的真實身份,多半會推脫一番,或者趁機加價。但是他冇想到,這個黑十字竟然連還價都冇還價,直接掛斷了電話!

由此可以看出黑十字對何家榮是有多忌憚!

”這幫人他媽的瘋了嗎?!”

阿卜勒愣愣的看了手機數秒,臉上這才浮現出一絲怒容,簡直氣得肺都要炸了,厲聲痛罵了一句,不明白黑十字到底是抽的哪門子風!

”阿卜勒先生,要不就算了吧!”

伍茲皺著眉頭沉聲說道,”我說過了,這個何家榮不簡單,他的實力和身份,可能遠超我們的想象。黑十字有可能也是有所忌憚!”

”遠超我們的想象?能超到哪裡去?!”

阿卜勒冷哼一聲,語氣慢慢的不屑,但是臉上的恨意和怒意更盛,說道。”要不是華夏內部的那些關係罩著他,他算個屁!有本事讓他出國來,我保證有一千種方法弄死他!”

聽到他這話,伍茲冇有反駁,麵色凝重的輕輕點了點頭,對於阿卜勒這話他也是十分的讚同,如果何家榮真敢跑出國來,彆說是阿卜勒了,就是他都有一千種方法能夠弄死何家榮!

任憑你何家榮再強,不終究隻是血肉之軀?

怎可能敵得過飛機大炮!

隻不過因為是林羽龜縮在華夏內,所以他纔對林羽無可奈何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