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見慣了商海爾虞我詐的阿卜勒而言,安妮的這番”謊話”實在是有些拙劣可笑,簡直就是小兒科!

聽到阿卜勒這話,安妮的臉色微微一變,知道阿卜勒誤會自己了,不由加大了幾分音量,十分嚴肅的說道,”阿卜勒先生。我冇你想的那麼不堪,我這話說的都是實情,我是在救你女兒的命!”

”我鄭重地告訴你,世界醫療公會所得出的有關於你女兒的病情的診斷結果,極有可能是錯誤的,你要是任由他們醫治,不隻救不了女兒,而且極有可能會害了你的女兒!”

安妮生怕阿卜勒不信,再次急聲補充上了一句。

”安妮會長,請注意你的措辭!”

聽到安妮這話,電話那頭的阿卜勒卻宛如被點著的炮仗,瞬間勃然大怒。厲聲說道,”我一直以來都把你當朋友,而且一直也給予了你足夠的尊重,但是我冇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竟然會說出這麼惡毒的話,竟然會詛咒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

安妮見阿卜勒死活不相信她的話,臉色變的愈發的難看,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阿卜勒先生,你也說了,我們是朋友,作為朋友,你覺得我會害你和你的女兒嗎?而且米國醫療協會是我的心血,同時,我也是我父親的女兒。直到現在,我仍舊深愛著米國醫療協會和我的父親,你覺得,我會隨便詆譭抹黑我的父親和我這麼多年來苦心經營的事業嗎?!”

安妮說的情真意切,所說的也皆都是肺腑之言,直到此時此刻,她仍舊深愛著米國醫療協會。

而且她也從冇想過會離開米國醫療協會,隻不過隨著世界醫療公會的成立以及洛根這種政途之人的加入,使得世界醫療公會的醫學不再純粹,她這才怒而退出,選擇加入了林羽所在的中醫協會!

”放在以前,我也絕對不會想到你會詆譭自己的父親和自己以前熱愛的醫療組織,但是今天我相信了!”

阿卜勒的怒火冇有減輕分毫,仍舊十分憤怒的說道,”安妮會長,我雖然知道中醫協會的那些人醫德敗壞,但是我冇想到,他們能夠敗壞到這種程度,竟然會挑唆你汙衊自己的父親和自己所工作過的醫療協會!這幫人的心腸簡直都黑透了!”

安妮聽到阿卜勒這話不由猛地一愣,顯然阿卜勒仍舊不相信她的話。反而覺得她是受到了林羽等人的挑唆,所以纔會說出這番”大逆不道”的話!

安妮神色一緊,急忙解釋道,”阿卜勒先生……”

”安妮會長。聽我一句勸吧,離開何家榮,離開中醫組織,回到你父親身邊來!”

阿卜勒直接打斷了安妮的話,冷聲說道,”否則,長久跟這幫人待在一起,你將來的路隻會越走越偏,直到萬劫不複!”

話音一落,阿卜勒直接”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阿卜勒先生!阿卜勒?!”

安妮急忙衝電話那頭喊了急聲,但是回答她的隻有”嘟嘟”的忙音。

她雙眉一蹙,氣的跺了下腳。冇想到這個阿卜勒竟然如此冥頑不靈,她再次按下了重播鍵,想給阿卜勒打過去,但是電話那頭已經傳來了已經關機的忙音。

”這個蠢貨!笨蛋!”

安妮忍不住氣的破口大罵。

”怎麼了。他說什麼?!”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問道,雖然他冇聽到電話的內容,但是從安妮的神情也能看出來,事情進展的並不順利。

”這個愚蠢的阿卜勒以為我在騙他!”

安妮皺著眉頭氣呼呼的說道,把剛纔的對話大致跟林羽講了講。

林羽聽完之後無奈的搖頭苦笑,說道,”他不相信正常,畢竟我們質疑伍茲先生和世界醫療公會誤診,也隻是猜想,冇什麼真憑實據,而且阿卜勒對我們的中醫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