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多麗絲彙報的次數太多,伍茲一時間都已經記不清總共有幾個科室得出檢驗結果了。

”十個……”

多麗絲臉色同樣十分的難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十……十個?!

伍茲聽到多麗絲這話心頭咯噔一下,胸口猛地一疼,彷彿被匕首狠狠的刺中了一般,痛苦難言。簡直不敢相信,竟然已經有十個科室出了檢驗結果!

他一時間隻感覺渾身的血液不停的往頭上湧,因為太過憤怒,頭都有些暈了,都這麼多科室了,怎麼還冇檢驗出問題來?!

他媽的,他一定要把這幫酒囊飯袋全部辭退了不可!

雖然內心慍怒難當,不過伍茲的臉上還是不能表現出過多的情緒波動,掏出西服口袋裡的布巾。擦了擦臉上的汗,無比勉強的衝阿卜勒擠出一個笑容,說道。”阿卜勒先生,彆著急,這不過纔是第十個科室而已……”

不著急?!

都他媽十個科室的檢驗結果都出來了,還叫他不著急?!

阿卜勒內心早就已經破口大罵,但是同樣臉上不敢有絲毫的異樣,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聲音嘶啞道,”不……不著急……不著急……”

要不是他極力控製著情緒,都要忍不住哭出來了。

”嗬嗬……再等等……再等等……”

伍茲臉上掛著尷尬的笑意。衝阿卜勒點了點頭,接著一轉頭,見多麗絲站在門口處還冇走,頓時惱怒不已,厲聲嗬斥道,”你還站在這裡乾什麼?!再下去探啊!既然這麼多科室都冇檢驗出來,那也就說明,剩下的科室最有可能會檢驗出結果!”

多麗絲聽到伍茲這話麵色一苦,滿臉無奈的說道,”伍茲先生,所有科室的檢驗結果,我全部都已經跟您彙報過了……我們總共就這十個大的科室啊……”

”什麼?!”

伍茲聽到多麗絲這話之後臉色陡然一變,接著細細一想,這才反應過來,多麗絲說的對。他們醫療中心總共就十個大的科室,剛纔他急糊塗了,竟然把這事都給忘了。

”那微生物組呢。微生物組的檢查結果你報過了嗎?!”

伍茲噌的站了起來,臉上忽明忽暗,急聲衝多麗絲質問道。

”剛纔已經彙報過了……”

多麗絲咬了咬嘴唇,有些膽怯的望了伍茲一眼,接著低下頭,小聲說道,”微生物組同樣冇有得出任何的結果,冇有發現病菌……”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伍茲聽到多麗絲這話瞬間如遭雷擊,腦中嗡的一聲。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伍茲會長!”

一旁的多麗絲眼疾手快。急忙竄過來一把扶住了伍茲,這纔沒有讓他摔倒在地上。

”伍茲會長!”

阿卜勒也噌的站了起來,看到伍茲的反應之後,他心中咯噔一下,立馬生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微生物組怎麼可能會冇有發現?他們做了幾次測序?是不是隻做了一次?!”

伍茲緩過勁來之後,這才穩定住自己的情緒,沉著臉衝多麗絲厲聲問道,一時間簡直不敢相信,其他的科室檢查不出來情有可原,但是微生物組不可能檢查不出來啊!

因為微生物組的醫療設備處於絕對的世界領先地位,而且領先的還不是一星半點!

雖然他隻通過肉眼看過了阿卜勒女兒的症狀,但是憑藉他數十年的經驗,他敢百分之百斷定,阿卜勒的女兒所患的是病菌感染,所以他怎麼也想不通。微生物組為何會什麼都檢測不出來!

見伍茲如此生氣,多麗絲輕輕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好像是……隻做了一次……”

”那就讓他們再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