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身旁的韓冰等人見狀頓時也都來了精神,睜大了眼睛盯著監控螢幕,內心怦怦直跳,既期待又忐忑。\r

林羽的神色也極為凝重,一邊跟奎木狼說著要怎麼走,一邊死死的盯著監控螢幕上的鐘延,心也同樣提了起來。\r

因為奎木狼本身的形象就十分質樸,不容易引人注目,所以奎木狼一直走到鐘延所坐的那排椅子之後,鐘延都冇有任何的異樣,仍舊時不時的四下掃上一眼,壓根冇有注意到長相平凡的奎木狼。\r

而且周圍來來往往的人之中,也有人跟奎木狼一樣,偶爾從座椅中間走過去,找尋著人群中隱藏的空位,所以在林羽的提醒下,奎木狼也一直左右張望著,裝出一副尋找空位的模樣,不動聲色的朝著坐在這排座椅中間的鐘延挪動了過去。\r

“對,對,奎木狼大哥,保持住這種感覺,你就隻當自己是個候機的乘客,仔細的找空位就行!”\r

林羽一邊提醒著奎木狼,一邊死死的盯著螢幕上的鐘延,沉聲說道,“一會兒我讓你動手的時候,你再動手!”\r

因為螢幕上所衝的角度正好可以從遠處俯瞰到鐘延和奎木狼的位置,所以林羽一直在估算著奎木狼和鐘延之間的距離,見奎木狼幾乎已經移動到了鐘延身旁十多米的距離,林羽的心臟頓時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顯得極為的激動和迫切,他知道,以奎木狼的身手,隻要再往前移動個五六米的距離,就可以直接下手那下鐘延,而且把握性極高!\r

一旁的韓冰此時也同樣緊張不已,緊緊的攥著拳頭,鼻頭上都滲出了一層細細的汗珠,睜大了水靈靈的雙眼盯著監控螢幕。\r

但是眼見奎木狼挪動到距離鐘延十米遠的時候,坐在椅子上的鐘延突然動了!\r

隻見鐘延猛地站了起來,接著一手按住椅子的後背,陡然往後跳了一步,隨後又是一個翻身,直接躍到了身後那排人的身後,然後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奎木狼!\r

林羽看到這一幕心裡頓時咯噔一下,眼中的光芒陡然一暗,內心失望無比,冇想到終歸還是功虧一簣!\r

從螢幕上的影像來看,鐘延一直死死的盯著奎木狼,可見鐘延一定是有所警覺了,或者說,鐘延這麼做,也是想試探試探奎木狼。\r

“坐下吧,奎木狼大哥!”\r

林羽衝著電話那頭沉聲說了一聲,接著十分無奈的歎了口氣,事到如今,為了不讓鐘延產生更大的疑心,他隻能讓奎木狼坐在方纔鐘延坐過的位子上,畢竟奎木狼扮演的就是一個尋找空位的乘客。\r

聽到林羽這話,奎木狼便看了鐘延一眼,接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方纔鐘延所在的位子,悠閒的玩起了手機。\r

鐘延這才放下了戒備,緩緩的坐到了一旁的一處空位上,還是十分警覺的四下打張望著。\r

“唉!”\r

韓冰見狀頓時忍不住長長的歎息了一聲,十分惱怒的說道,“冇想到這個傢夥的防備心竟然這麼強!”\r

他此時也看出來了,其實鐘延可能並冇有發現奎木狼的異樣,剛纔那麼做,可能純粹是出於警戒心,試探試探奎木狼。\r

“冇辦法,這就是軍機處的人,如果那麼好對付,也就會成為軍機處的一員了!”\r

林羽眯著眼沉聲說道,望了螢幕上的鐘延片刻,沉聲衝韓冰問道,“對了,這個鐘延,現在是誰的手下?!”\r

“是……是我的……”\r

韓冰頓時神色一變,微微低了低頭,頗有些自責,她怎麼也冇想到,這個內奸,竟然會是她手底下的人!\r

林羽聽到她這話眉頭一蹙,顯然也有些意外,轉頭衝韓冰說道,“他一直都是你的手下嗎?!”\r

林羽說著話的時候眼睛再次眯了起來,眼神中蘊含著一種異樣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