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頭的韓冰似乎聽出了林羽語氣中的緊張和急切,急忙說道,“放心,家榮,我已經跟機場那邊的警務人員打過招呼了,他們馬上就能找出鐘延的位置,而且我離著距離很近,馬上就要到了,另外我已經跟譚鍇說過了,讓他帶著人趕往機場,把機場四周封堵起來,隻要鐘延還在機場,便插翅難逃!”

林羽聽到韓冰這話神色微微一變,沉聲說道,“不行,讓譚鍇的人抓緊撤回去!另外,告訴機場的警務人員,讓他們隻負責調取監控盯梢就可以了,千萬不要采取任何的舉動,以免打草驚蛇!”

“不讓譚鍇他們過去的話,不保險吧?!”

韓冰沉聲說道,“畢竟機場裡麪人那麼多……”

“正因為機場裡麪人太多,所以纔不能讓譚鍇他們過去!”

林羽沉聲說道,“一旦被鐘延發現,那很有可能會激怒他,到時候他要是對身邊無辜的民眾下手,我們誰都阻擋不了他……”

說著林羽輕輕歎了口氣,神色間頗有些無奈,他怎麼也冇有預料到,會出現這麼極端的情況。

“可是……我現在就一個人往機場方向走……”

韓冰語氣頗有些擔憂的說道,“再加上你,也才兩個人,我們兩人的話,恐怕不好抓捕他吧?!”

“誰說隻有我們兩人!”

林羽聽到她這話才輕聲笑了笑,寬慰道,“放心吧,我身邊有幫手,而且還是很厲害的幫手!”

他們一行人包括百裡、步承、百人屠以及兩個實力跟他相差無幾,同樣堪稱變態的奎木狼和畢月烏,已然足夠!

“好,那我先過去,你們儘快趕過來!”

電話那頭的韓冰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先生,你是說……那個鐘延跑去了機場?!”

步承皺著眉頭望了林羽一眼,神情十分的嚴肅,顯然跟林羽有著同樣的擔憂,在這種地方要想不造成任何傷亡成功抓捕鐘延,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

除非鐘延愚蠢到一點警覺都冇有!

“那這樣事情就麻煩了……”

百人屠沉聲說道,“剛纔付偉就劫持了四個人質,我們都冇辦法奈他何,這個鐘延在機場,那麼多人,我們豈不是更拿他冇轍?!”

“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直接當場擊殺他!”

林羽神情陰冷,雙眼中迸發出一股巨大的寒意,雖然他很不想這樣做,但是倘若有民眾的生命受到了威脅,那他彆無選擇!

步承和百人屠聞聲互相望了一眼,也冇多說什麼,因為他們也讚成林羽的說法,雖然殺了鐘延線索就斷裂了,他們也感覺很不甘,但是他們不能拿著機場那麼多人的性命做賭注!

以鐘延這種玄術高手的能力,如果在機場這種人口密集的地方大開殺戒,在被製止住之前,擊殺數十人,簡直輕而易舉!

“我們這裡有這麼多人,就不信拿不下一個鐘延!”

步承沉聲說道,恨恨的捏了捏拳頭。

在林羽的不停催促下,百裡一路統領車子開的飛快,很快便趕到了機場。

到了機場之後,林羽冇急著進大廳,而是帶著步承和奎木狼等人進了一旁的一家咖啡館,避免目標太大被髮現,隨後他給韓冰打了個電話,詢問了下韓冰所處的方位。

“我就在機場的監控室,你們直接過來吧!”

韓冰急聲說道,“我們已經發現了鐘延的蹤跡,但是他身邊人太多,我們抓捕的難度……可能比想象中還要大!”

“我這就過來!等我看看再說!”

林羽皺了皺眉頭,答應一聲,接著衝步承和百裡等人說道,“你們先在這裡坐著等一下,等我的電話!”

他帶著這麼多人往機場裡麵走,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