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張奕鴻雙眉緊蹙,神情擔憂的往門口方向望了一眼,低聲說道,"有時候,有些事你不能想的太簡單,一定要多加思慮。我們把對方當槍使,說不定對方也在利用我們呢!"

顯然,他十分擔心張奕庭找的這幫人信不信得過,畢竟是謀害女王的大事,一般人根本不會輕易接下來,或者說。壓根就不敢接!

這幫人竟然敢接下來,一定是有什麼圖謀,說不定也是在利用他們!

"大哥。你放心,你二弟也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了,心裡有數兒!"

張奕庭衝張奕鴻擺了擺手,昂著頭,顯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你現在信不過他們也正常,但是等你見到他們,你肯定就能相信他們了,因為他們跟我們一樣,也同樣想將何家榮置於萬劫不複之地!"

這年頭最靠譜的合作關係就是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敵人!

張奕鴻聞聲神色不由再次一變,更加的好奇自己二弟找的這幫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他可知道,能與何家榮為敵的,都不是善類!

就在這時,彆墅的後院頓時傳來了一陣騷動聲。接著風雨中幾個黑影迅速的朝著客廳南側的玻璃拉門衝了過來。

客廳內幾個身著黑色西服的保鏢頓時神色一變,迅速的掏出了槍,對準了外麵衝過來的那幾個黑影,準備隨時開槍。

"無妨,是自己人!"

張奕庭連忙衝自己的手下襬了擺手,示意他們不必緊張。

他說話的空中,幾個黑影已經到了眼前,刷拉一聲拉開玻璃門,徑直快步走了進來。

隻見這幾人一身的黑色緊身衣,小腿上還有綁腿,麵容皆都十分的瘦削,宛如刀刻斧鑿,個個麵容冷峻,渾身透著一股乾練鋒利的氣息。

領頭的一個男子看起來歲數較大,皮膚黑亮。眼角帶著幾絲皺紋,不過兩隻眼睛卻非常的有神,淩厲的掃了屋內的幾人一眼,見冇有異狀,神色這才緩和了幾分。

"瀨戶組長?!"

張奕庭看到領頭的男子之後,立馬熱情的迎了上來,連忙自我介紹道,"我是張奕庭!"

"張先生?!"

被稱作瀨戶的男子聞聲神色立馬緩和了許多,急忙伸出手跟張奕庭握了握,一點頭,語氣感激的說道,"多謝張先生用商社幫我們作掩護。我們才得以順利的進入京城!"

他的中文說的還不錯,口音不算重,可見他特地學過中文。

"瀨戶組長客氣了。應該的!"

張奕庭急忙邀請著瀨戶等人入坐,絲毫不嫌棄這幫人身上的雨水弄臟他那名貴的沙發。

張奕鴻和張奕堂看到這幫人之後都不由一愣,顯然都不認識這幫人,不過還是順從的給這些人讓了讓位置。

其實從剛纔張奕庭跟瀨戶之間的對話可以聽出,張奕庭似乎也是第一次跟這個瀨戶見麵。

"張先生,這兩位是?!"

瀨戶望了張奕鴻和張奕堂一眼。有些警惕的問道。

"奧,這位是我的大哥,這位是我的小弟,都是我大伯家的孩子!"

張奕庭急忙介紹道,示意瀨戶不用擔心。

瀨戶這才衝張奕鴻和張奕堂點了點頭。

"二弟,這是……"

張奕鴻眉頭緊蹙。沉聲衝張奕庭問道。

"大哥,奕堂,我給你們介紹一些,這位是東瀛神木組織的三組組長,瀨戶彌代!"

張奕庭興沖沖的跟自己的大哥介紹道。

瀨戶彌代再次衝張奕鴻點了點頭。

"神木組織?!"

張奕鴻聞聲麵色陡然大變,對於東瀛的這個神木組織,他同樣也不陌生,知道這個組織是東瀛的一個民間組織,但實際上卻是劍道宗師盟的爪牙,專門替劍道宗師門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而且他也知道,當年戰神向南天受傷隕落的事情也跟這個神木組織有關!

不過因為這幫人行事向來小心,所以就連軍機處也冇有找到劍道宗師盟和神木組織之間有聯絡的實證。也就無法跟劍道宗師盟試壓。

於是軍機處隻能選擇在全國範圍內嚴打神木組織的人,對疑似神木組織的成員審查的格外嚴格,更不用說這邊近乎變態的審查力度了!

所以他內心疑惑不已。不知道瀨戶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二哥,現在我們這裡審查的這麼嚴,他們怎麼進來的?!"

張奕堂十分不解的衝張奕庭問道。

張奕庭展顏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神色,說道,"你們還記得嗎。我以前辦過一個東瀛商社,主營一些東瀛產品的進出口銷售,其實我當時就已經在為今天這種情況做準備了,他們這次,就是以商社東瀛那邊供應商和經銷商的身份過來的。"

張奕鴻聞言神色陡然一變,急忙說道,"你的意思是,你讓他們偽造了身份?!而你找我爸幫你辦理的那個特彆通行證,也是為了方便他們進來?!"

此時張奕鴻才反應過來,張奕堂讓這幫神木組織的人偽裝成了長期與商社進行商業往來的東瀛商人。

以神木組織在東瀛的能量,更改身份,不過是件輕而易舉的小事!

而華夏這邊則有張奕庭長期與這幾位商人來往的記錄,所以瀨戶這些人扮成這幾位商人便可掩人耳目,很輕易的就進來了。

更何況張奕庭讓自己的伯父張佑安幫忙辦理了特彆通行證,可以省去大部分的檢查。

"不錯!"

張奕庭笑著說道,"這樣一來,所有人都以為他們隻是商人!"

"原來你當初設置這個東瀛商社,就是為了幫這些人順利進入京城?!"

張奕鴻頗有些震驚的說道,"那也就是說,你早就跟神木組織有了聯絡和來往?!"

此時他十分的驚詫,顯然並不知道自己的弟弟與神木組織來往的事情。

"不錯!"

張奕庭眯眼笑著點了點頭。

"通過這件事,我們足可以看出張先生的眼光是多麼的長遠,多麼的有謀略!"

瀨戶彌代咧嘴一笑,一點頭,恭維的說道,"能夠與張先生合作,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有了神木組織這種強大的組織做盟友,理論上張奕鴻應該開心纔是,但是張奕鴻此時卻一臉的陰沉,略一遲疑,才衝張奕庭沉聲說道,"奕庭,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