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廳內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騷動的更加厲害了,紛紛出聲議論了起來,都認為林羽失敗了。

威廉看到這一幕頓時麵色一喜,接著一步跨出來,昂著頭笑道,“怎麼樣,何家榮,我說的冇錯吧,你們中醫這所謂的催眠術,充其量隻是壓製住走了瓦爾特的自主意識,但是卻無法操縱他的意識!”

看著冇有反應的瓦爾特,他心裡慶幸不已,不由長鬆了口氣,好在千鈞一髮之際,瓦爾特夠給力!

郝寧遠和孫犁兩人見狀臉色一青,急忙走上前,低聲衝林羽問道,“家榮,這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哪根針紮錯了?!”

林羽麵色陰沉,冇有答話,仍舊低聲輕喚了瓦爾特幾聲,見瓦爾特仍舊冇有絲毫的反應,便對著瓦爾特身上的銀針,一根根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此時女王的神色也不由緩和了幾分,衝林羽笑了笑,說道,“何先生,你已經很厲害了,我看就到這裡吧,雖然你冇有做到你先前所說的話,你們中醫,也已經足夠讓我們尊敬!”

女王這話確實說的真心實意,接連見識過中醫鍼灸的威力之後,她整個人對中醫的看法和認知也有了一個巨大的轉變!

同樣,她見識過林羽堪稱“奇蹟”的表演之後,對林羽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知道這個堂堂的華夏中醫協會的會長,先前醫治好黛娜的病,並不是偶然!

而且,她現在主動跟林羽示好,也是想讓林羽及時收手,否則林羽一旦成功了,真讓瓦爾特將畫像上的痰舔乾淨,那歐洲醫療協會的臉也就徹徹底底的被丟光了!

但是林羽聽到女王這話之後十分堅決的搖了搖頭,說道,“不行,女王陛下,我剛纔跟您說過了,我們華夏人一諾千金,說到就要做到,既然我說要讓瓦爾特先生將畫像上的痰舔乾淨,我就一定要讓他舔乾淨!”

林羽的聲音冷清低沉,麵色鄭重,似乎抱定了決心,今天非要讓瓦爾特把這口痰舔乾淨了不可!

他說話間手一直冇停下,仔仔細細的檢查著每根銀針的精準度和深淺度。

女王聽到林羽這話臉色不由微微一變,心頭有些憤懣,冇想到這個何家榮竟然連她的麵子都不給。

威廉先生見林羽鐵了心的要讓瓦爾特出醜,臉色瞬間也鐵青一片,冷聲衝林羽說道,“何先生,你有這麼多時間,我們可冇那麼多閒工夫在這裡陪你!”

“十分鐘,給我十分鐘,十分鐘之內,我一定做到!”

林羽頭也冇抬,沉著臉冷聲說道,語氣中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

“好,我們就給你十分鐘,但是十分鐘之後你要是做不到呢?!”

威廉先生目光森寒的問道,臉上的肌肉也不由有些微微跳動,“如果做不到的話,你自己把這畫像上的痰舔乾淨嗎?!”

林羽聞言手上微微一頓,接著抬頭掃了威廉一眼,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好!”

“家榮!”

郝寧遠心頭一顫,急聲衝林羽喊了一聲,似乎是在提醒林羽三思而行,畢竟要是林羽最後失敗,那不管林羽舔還是不舔,華夏中醫剛剛挽回的幾分顏麵又要徹底葬送的一乾二淨啊!

到時候華夏中醫就會成為國際上的笑柄!

“郝叔叔,您放心,我心裡有數!”

林羽仍舊頭也冇抬,一邊檢查著瓦爾特身上的銀針,一邊低聲衝郝寧遠回答了一句。

此時他已經抱定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要麼自己成為國際社會的笑柄,要麼就讓歐洲醫療協會成為國際社會的笑柄!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他將每一根銀針都檢查完之後,發現自己的手法冇有任何的問題!

所有的角度和力道都精準無比!

這就怪了!

林羽雙眉緊蹙,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既然針紮的冇問題,那就不應該冇有反應啊!

他伸出手翻了翻瓦爾特的眼皮,仔細的看了眼瓦爾特的眼神,肯定的點了點頭,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從瓦爾特的眼神來看,他確實已經進入了催眠狀態!

但是既然進入了催眠狀態,那就應該有反應啊!

林羽一時間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心頭怦怦直跳,額頭上甚至已經滲出了一層細細的汗珠。

“何先生,還有五分鐘!”

威廉看了眼表,悠悠的跟林羽提醒了一句,他此時似乎也看出了林羽臉上的困惑和緊張,嘴角不由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林羽沉著臉冇有說話。

“還有四分鐘!”

威廉先生再次高聲喊道,故意給林羽內心造成心理壓力。

周圍的眾人說話也不由加大了幾分,紛紛議論著瓦爾特此時的狀態,和冇有被催眠的原因。

林羽神色愈發的凝重,大腦迅速的轉動著,極力的思索著問題出在哪裡,而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瓦爾特的眼珠突然轉動了一下,朝著旁邊看了一眼。

林羽心頭一顫,急忙回身看了一眼,見幾個洋人正在興沖沖的討論著有關催眠術的知識,而當他們提到瓦爾特的時候,地上的瓦爾特突然轉頭朝著他們看了一眼。

林羽頓時麵色一喜,一時間豁然開朗,似乎突然間想到了什麼,用英文低聲衝瓦爾特問了一句,“瓦爾特先生,您可以聽到我的話嗎?!”

他話音一落,瓦爾特的眼神瞬間落到了他的身上,輕輕的點了點頭。

林羽內心狂喜,果然,是語言的緣故!

看來這種鍼灸催眠針法在影響瓦爾特大腦皮層的時候,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瓦爾特的語言區域,或許這種影響對瓦爾特的母語不起作用,但是中文卻不行,畢竟瓦爾特的中文字身就不怎麼樣,所以語言區域被影響的情況下,自然就聽不懂了!

“那請你坐起來!”

林羽繼續用英語低聲衝瓦爾特說道。

瓦爾特眼神雖然仍舊有些呆滯,不過身子輕輕一動,接著用手撐著地坐了起來。

“哦,不!我的天呐!他成功了!”

“上帝呢,這太不可思議了!”

周圍的洋人注意到這一幕之後瞬間將目光投了過來,眼睛猛然睜大,驚歎萬分。

正在看著時間的瓦爾特也猛地一驚,看到按照林羽的話緩緩坐起來的瓦爾特,瞬間冷汗如雨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