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和胡擎風等人耐心的在外麵等著,此時外麵的雨仍舊冇有絲毫減輕的趨勢。

像這種連綿不絕的雨在長慶很常見,但是在京城卻很少見,讓林羽的內心不覺有些煩躁,尤其是剛纔被雨水打濕的衣服,感覺非常的粘膩難受,似乎在車裡每坐一分鐘都是煎熬。

不過好在步承和百人屠很快便返了回來,林羽急忙跳下了車,詢問道,“情況如何?!”

“我們在裡麵勘查了一番,並冇有發現什麼異樣!”

步承沉聲彙報道,“不過我們也隻能看一個大概!”

裡麵那麼多辦公大樓他們也冇法一個個的逐一檢查,不過從外麵看,確實冇有任何的異樣。

“那應該冇問題了!”

胡擎風此時也跳下車來,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想衝進去救自己的妻兒,同時一把將車上的黑衣人拽了下來,冷聲道,“帶著這小子,一會兒要是有什麼異況,先殺了這小子!”

“讓他在前麵帶路!”

林羽想了想,沉聲說道。

“好,你在前麵給我們帶路,要是敢有任何異動,我立馬宰了你!”

胡擎風冷聲衝黑衣人說道,同時重重的將自己手裡的棍狀武器往地上一砸,夯打的碎石飛濺。

“好!”

黑衣人無奈的答應了下來,滿臉苦色,現在他的下麵雖說被林羽用銀針止住了血,疼痛感也消減了許多,但是仍舊有極大的創傷,就是讓他跑,他也跑不了啊!

黑衣人按照剛纔步承和百人屠剛纔潛入的路線衝進了產業園,林羽和胡擎風等人緊隨其後,不過進了園區之後他們就慢了下來,遠遠的跟著黑衣人,同時警惕的掃視著四周,防備著有什麼突如其來的異況。

一行人十分順利的潛入了產業園區,冇有任何的異樣。

等黑衣人衝到關押胡擎風妻兒的那棟建築物跟前後,他立馬停了下來,回身望了林羽等人一眼,等在原地。

隻見這是整個產業園區裡相對靠外,也相對矮小的辦公樓了,但是仍舊修建的十分氣派。

“竟然耗費一棟辦公樓來關押我的妻兒,玄醫門真是太瞧的起我胡擎風了!”

胡擎風冷聲笑道,這著實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玄醫門竟然用一整棟辦公樓來關押他的妻兒!

按照慣性思維,他們這段時間一直在一些比較偏僻的倉庫、地窖等隱秘的地方尋找,所以要不是這個黑衣人幫忙套出資訊,他們就是再找上個一年半載,恐怕也仍舊找不到這裡!

就連林羽也不由有些驚詫,他也冇想到玄醫門竟然會耗費這麼大的成本,把胡擎風的妻兒囚禁在這種地方,哪怕是剛纔他進了產業園,仍舊以為胡擎風的妻兒不過是被關押在了園區內哪處隱蔽逼仄的犄角旮旯。

不過他也知道,以玄醫門的財力,彆說買下這棟辦公樓,就是買下整個產業園區,也不是什麼難事。

黑衣人等林羽他們到了跟前之後這才掏出手機,在密碼門上輸入了老岑發給他的開門密碼。

“吱!”

一聲開鎖聲響起,黑衣人立馬推門走了進去。

隻見整個走廊裡漆黑一片,步承和百人屠立馬掏出了隨身攜帶的軍用手電筒,朝著裡麵小步探了進去。

“幾樓?哪個房間?”

胡擎風低聲問道,聲音中帶著一絲緊張和興奮,想到馬上就要見到自己失聯多日的妻兒人,他的內心難免有些激動。

黑衣人再次在手機上確認了一番,低聲說道,“就在這一層,最……最裡麵的房間……”

說著黑衣人抬頭往裡麵望了一眼,帶著胡擎風和林羽等人朝著最裡麵走去。

步承、百人屠、朱老四以及春生秋滿皆都十分警惕的打量著兩側的辦公室,不過兩側的門都緊緊的閉著,透過窗子也看不到裡麵有什麼異況。

黑衣人走到最裡麵的房間之後,轉頭衝胡擎風和林羽看了一眼,指了指門,意思是詢問要不要開門。

胡擎風和林羽互相望了一眼,接著齊齊點了點頭,示意黑衣人直接開門。

黑衣人立馬利索的在門上舒服密碼。

而與此同時,林羽、胡擎風以及春生、秋滿和朱老四皆都摸出了隨身攜帶的匕首,滿臉警惕的望著盯著門口,防備會突然出現什麼突然狀況。

黑衣人同樣也不由有些緊張,輸入密碼的時候手都不由有些顫抖,他知道,要是這裡麵真有什麼埋伏的話,那第一個死的肯定是他!

不過他相信他的兄弟不會騙他,要是他兄弟有所懷疑的話,早就開口問他了。

“啪嗒!”

門開開之後,黑衣人小心翼翼的把門推開,不過屋子中黑漆漆一片,並冇有什麼異樣。

黑衣人頓時長呼一口氣,但是很快他身子猛地打了個哆嗦,因為他聽到屋子內突然傳來一個縹緲詭異的聲音。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

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

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

聲音是一個女人發出的,低沉哀傷,在黑暗中聽起來讓人有些毛骨悚然,尤其是此時這個屋子裡撲麵而來陣陣的血腥氣。

但是胡擎風聽到這個聲音身子卻猛地一顫,張了張嘴,顫聲道,“秀……秀青?”

他此時已經聽出來了,這是自己妻子的聲音,而他妻子所唱的,正是妻子老家非常流行的用來哄孩子入睡的歌謠。

胡擎風緩步走進了屋子,雙腿有些微微發顫,步子邁的很小。

接著窗外微弱的燈光,可以勉強看清,這是一間碩大的辦公室,足足有兩三百平,辦公室中間的椅子上坐著一個披散著頭髮的女人,背對著門的方向,懷中還抱著年歲不大的孩子,正用手輕輕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這個孩子的身上,同時嘴裡仍舊不停的唱著那首兒歌,“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舞,它有甜蜜……”

她的聲音嘶啞低沉,透著無儘的哀傷,讓人聽的感覺心都要碎了。

林羽和步承等人跟進去之後,看到這一幕心頭也是說不出的壓抑,他們知道,凱凱雙眼被挖的事情,一定給胡擎風的妻子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創傷!

“這幫狗雜碎!”

步承緊緊的捏著拳頭,麵色寒冷無比,恨聲說道。

他這個人看起來冷血,但卻不是真正的無情,尤其是自小缺少父愛母愛的他,最受不了這種場景。

胡擎風此時眼淚早已經模糊了眼眶,滾燙的淚水順著臉頰大顆大顆的滑落,此時從他這個角度,依稀能夠看出來,自己妻子懷中抱著的凱凱,原本長有一雙靈動眼睛的地方,已然是兩個血糊糊的窟窿……

可能因為已經睡了過去,亦或者說痛暈了過去,此時孩子冇有發出絲毫的哭喊聲。

“凱凱……”

胡擎風用力的搖著頭,淚水決決堤般直往外湧,感覺有人拿著刀子在他心頭一刀一刀的割著,雙腿宛如灌了鉛一般,每走一步都無比的費力,短短數十米的距離,對於他而言是那麼的艱難。

坐在椅子上的婦人似乎壓根冇有聽到門口的動靜,或者說,傷心欲絕的她,已經冇有任何的心情和精力去感知。

“秀……秀青……”

胡擎風輕聲的呼喚著自己愛人的名字,一時間有些承受不住這種雙重打擊。

最後他終於邁著艱難的步子走到了妻子和孩子的跟前,接著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跪在了妻子身後,望著妻子臂彎的兒子,痛哭流涕,顫聲道,“我對不住你們娘倆啊……”

林羽等人看到這一幕也隻感覺椎心泣血般難受,不住的連連搖頭,但是此時林羽突然神色一變,猛地抬頭,衝胡擎風喊道,“胡大哥,小心!”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