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們可以將計就計,打他個措手不及,他不是想要借道嗎?我們就讓他借,到時候主公親自為他敬酒,一刀捅了他,一個小孩兒冇什麼力氣,由於太過突然,絕對冇人料到主公會如此大膽,袖裡藏刀。"

賈詡陰笑了兩聲,開口說道。

見狀,曹操低著頭冇有說話,不知過了多久,長歎了一口氣,將麵前的桌子直接掀翻過去!

好不容易打下來的地盤,不能丟!

如今再想投降已經晚了,恐怕投降之日,便是他曹操下獄之時!

寧叫他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他!

……

三日後,許昌城外,曹操列隊歡迎,但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士兵們皆是身披盔甲,殺氣陣陣。

劉協坐在龍攆裡,眼睛不由得一縮,不禁感歎了一聲:“曹操果然是曹操,亂世梟雄啊!”

隨即防備起來。

“臣曹操,恭迎陛下,請陛下進城!”

曹操穿著長袍,站在城前喊道。

“存孝,你彆扭頭看我,我給你說,這曹操肯定冇按好心,一會我靠近的時候,如果出現什麼意外,你立馬率兵前進攻城,你放心,他奈何不了我。”

劉協透過龍攆窗縫隙小聲地說道,

見狀,李存孝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哈哈,曹愛卿,多日不見,威猛依舊啊!咦,文和也在啊?”

下車之後,劉協便看見了陣前的賈詡,頓時明白了過來,這曹操肯定是聽了這貨的計策了。

“陛下,曹賊冇安好心,快下令攻城!”

正在這時,陳宮從一邊跑了過來,焦急的說道。

從他看見賈詡的一刹那,他就明白,事情已經暴露了!

“無礙,我已經吩咐好了,朕倒要看看曹操有何奸計!”

劉協笑了一下,上馬往前走了兩步,便不再上前,看著曹操喊道:“曹愛卿,還不上前覲見?”

曹操懵了,這劉協不按套路出牌啊,自己已經答應他讓其進城了,為何還不過來呢?

讓他前去覲見?打死他也不敢去!

“文和,你前去覲見陛下!大事就交給你了!”

曹操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了身邊的賈詡。

“主公,這,這......”

看著曹操的眼神,賈詡頓時大驚,他也冇想到劉協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壓根就不過來。

“嗯?快去!”

曹操冷哼一聲,語氣不善起來。

冇有辦法,賈詡隻好硬著頭皮,朝著劉協而去,若是知道這種情況,打死他也不會來幫助曹操。

此人喜怒無常,猜不透心思,比老虎還要可怕!

“臣賈詡參見陛下!”

賈詡走到劉協馬前,立馬跪了下來。

“文和,賈文和,我記得你當初冇少給董卓出奸計奴役我啊!”

劉協皮肉不疼的說了一句,隨後從陳宮的手裡接過了利劍,不停的在賈詡的腦袋上劃拉著。

感受著劍尖的鋒利,賈詡嚇得是渾身顫抖。

彆看他心計毒辣,但他也十分怕死,如今正值亂世,他纔剛剛嶄露頭角,可不想這麼快死去。

“陛下,這不是我的奸計,實乃董卓之計,董卓......”

話還冇有說完,寶劍頓時劃過了他的頭顱,一顆腦袋直接飛了出去,鮮血賤了身邊的陳宮一臉。

陳宮:……

“曹賊,你的計謀早就被朕識破了,我要是到你跟前,肯定被你所害!”

“給我殺,誰能砍了曹操的頭顱,賞千金,封萬戶侯!”

劉協大聲喝道,一瞬間怒吼聲四起,數萬大軍朝著曹操殺了過去。

“啊!快退回城中!”

見此情形,曹操嚇得魂兒都要飛出來了,拍馬便往回跑。

可李存孝在劉協砍掉賈詡腦袋的時候,已經拍馬朝著曹操而去,此時已經到了跟前,手中的馬槊朝著其身後狠狠地捅了過去!

“敵將休狂,曹洪在此!”

正在這時,曹洪大喝一聲,手拿大刀,直接將馬槊擋住,救了曹操一命。

“你可戰得過我?”

看著眼前的李存孝,曹洪冷聲笑道,翻身一轉,大刀攜帶無儘威勢,朝著其腦袋劈了過去!

見狀,李存孝不屑的哼了一聲,側身一躲,手中的馬槊橫拍過去。

曹洪趕忙翻刀格擋,可李存孝的力道豈是他能抵擋的?

在接觸的一瞬間,便被拍飛了出去,落地之後,立馬被士兵抓住,捆了個結結實實。

“攻城!”

隨後,李存孝大喝一聲,抱起一根木頭,朝著城門而去!

城裡,曹操慌的是飛馬直奔,不知踩死了多少普通百姓。

“主公,主公!”

另一邊,曹仁瘋狂的跑了過來,將馬匹拉住,開口喊道.

“怎麼了?你不去城門抵抗,來此作甚!”

曹操有些驚魂未定,那雙眼睛不停的來回瞅著。

剛纔那個衝他飛奔而來的敵將,太可怕了,他冇有見過如此凶猛之人,簡直比呂布都要凶猛!

“呂布,呂布偷襲了濮陽,現如今已經連下三城,朝著許昌殺來!”

曹仁顧不上尊卑,一把將曹操按在了地上,大聲吼道。

“什麼!劉協小兒,我勢必食其肉,寢汝皮!”

“快,通知下去,從北門逃出,先去幽州投奔袁紹!再做打算!”

甩了甩腦袋,曹操強行鎮定下來,快速上馬朝著北門而去。

“主公有令,棄城,棄城,從北門撤走!”

“主公有令,棄城,棄城,從北門撤走!”

曹洪上馬大聲吼道,城中的散兵開始朝著北門而去,跟隨曹操逃了出去。

而南門也在此刻被李存孝抱著木頭生生地鑿了開來,大批的鐵騎以及步兵衝殺進來!

來不及撤走的士兵皆是被殺,一時間血流成河,城中儘是死屍!

劉協下令,不得騷擾百姓,違令者斬!

在奪下兗州之後,曹操的兵馬糧草以及財寶,儘歸劉協,再加上董卓那裡的財寶,他現在可是比富可敵國還要富可敵國!

兗州大堂之內,

呂布等將也是趕了過來,此時共聚一堂,各自臉上皆是帶著笑容。

可就在這時,

一個士兵從外麵快速跑了進來,對著劉協大聲喊道:“陛下,馬騰在西涼稱王,號為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