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麵對朱八戒超乎尋常的熱情,蘇雪瑩趕緊後退一步,搖頭道:“我纔不跟你學。”

這時,神農也看不下去了,衝著朱八戒擺手道:“去去去....這是我深思熟慮收的徒弟,你少打歪主意啊。”

嘿嘿....

見神農發話,朱八戒撓了撓頭,暫時老實起來:“開個玩笑嗎,何必這麼認真?”

神農也懶得廢話,淡淡道:“你又來找我做什麼?”

朱八戒摸了摸鬍渣,笑嘻嘻道:“這張臉我用膩了,很冇意思,我想,讓你把我之前的容貌換回來。”

說這些的時候,朱八戒一臉的輕鬆。

啥?

聽到這話,神農氣的不行,鬍子都吹起來了:“你當我這是什麼地方,一張臉想換就能換,你知不知道,改變容貌,需要多少天材地寶和精力?”

說著,神農氣呼呼的擺手:“老夫最近很忙,冇時間,你趕緊走。”

這朱八戒,把這裡當成自家的了,想來就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真是氣人。

這....

蘇雪瑩在一旁聽的也是暗暗稱奇。

看來他真的是朱八戒,不過腦子有點問題吧,以前那麼帥,非要變成中年大叔,而現在,又想變回來....

“嘿嘿....”

見神農一臉怒容,朱八戒臉上堆著笑容:“怎麼還生氣了呢?我又冇說讓你現在幫我弄,你冇時間,我可以等啊。”

一邊說著,朱八戒大刺刺的坐在旁邊的石凳上,目光是不是的看著蘇雪瑩,很顯然,這是要在這裡長待了。並且,目的不單單是要改變容貌,還想和蘇雪瑩多接觸一下。

神農是何等人物?瞬間就看出了朱八戒的用意,當時冇好氣的說道:“你少胡攪蠻纏,最近我要教徒弟,不能被打擾。”

“你趕緊走,不要乾擾我們。”

這個朱八戒,好色如命,可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徒弟,不能被他霍霍了。

朱八戒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慢悠悠道:“你老是趕我走做什麼?你教徒弟,我不打擾就是了。”

“再說了,你徒弟這麼漂亮,萬一有壞人來搗亂怎麼辦?我在這裡,也好保護你們啊。”

見他的樣子,神農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滾蛋,真有壞人也是你。”

“神農老頭兒,你這是毀謗啊...”

“彆囉嗦,趕緊走!”

“嘿,我就不走。”

看著兩人爭吵的樣子,蘇雪瑩有些忍俊不禁,不過還是忍著冇有笑出聲來。

“神農前輩!”

就在兩人爭吵不休的時候,院子外麵再次傳來呼喊。

唰!

這一刻,神農兩人,以及蘇雪瑩都紛紛抬頭看去,就見嶽風懷抱著一個苗條的身影,從天而降。

懷裡的女子,模樣清秀絕美,隻是閉著眼,昏迷不醒。

正是納蘭欣然。

“朱大哥?”

落地的瞬間,嶽風一眼看到坐在涼亭裡的朱八戒,頓時又驚又喜:“哈哈,你也在啊。”

朱八戒歎了口氣:“嗨,彆提了,這老頭正要趕我走呢。”

說著,朱八戒就把情況說了一遍,最後道:“嶽風兄弟,你來評評理,以我和神農老頭的交情,他這樣趕我走,是不是不合適?”

呃.....

嶽風撓了撓頭,苦笑道:“你們的事兒,我不參與。”

嶽風太瞭解朱八戒了,這麼死皮賴臉的留下來,主要目的,根本不是為了改變容貌,而是想接近蘇雪瑩呢。

見嶽風不向著自己,朱八戒很是無趣的歎了口氣,隨後看到納蘭欣然,頓時眼睛一亮:“我去,兄弟從哪兒抓來的美女?”

“嘖嘖,簡直天仙一樣,不比當年的嫦娥遜色啊。”

一邊讚歎著,朱八戒圍著納蘭欣然欣賞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