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無雙精緻的臉,也是瞬間漲紅起來,說不出的羞澀,趕緊離開鐵博文的懷抱。

下一秒,納蘭無雙平複了下心情,衝著鐵博文道:“博文哥,這次你一定要感謝神農前彆,要不是你,咱們可真的要陰陽兩隔啦。”

說著,納蘭無雙就把情況說了出來。

噗通!

得知情況,鐵博文一臉感激,直接衝著神農跪了下去:“前輩救命之恩,鐵博文莫不敢忘,以後前輩有任何差遣,鐵博文絕不皺一下眉頭。”

“嗬嗬,不用這麼客氣。”

神農微微一笑,抬手一拂,鐵博文隻覺得一股大力傳來,不自覺的站了起來。

隨即,神農看了看納蘭無雙:“你真要感謝,就要好好謝謝無雙丫頭,這半個月,要不是她跋山涉水,苦苦尋找九轉還魂草,恐怕你早就冇命了。”

呼!

聽到這話,鐵博文心裡說不出的感動,緊緊拉著納蘭無雙的手:“前輩放心,這輩子我會用自己的命守護她。”

被鐵博文拉著手,納蘭無雙很不好意思,聽到他的話,心裡更是歡喜的不行。

唉...

下一秒,納蘭無雙想到什麼,忍不住輕歎一聲,看著鐵博文認真道:“博文哥,你甦醒過來,我真的很開心,我本該好好陪你的,但接下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鐵博文愣了下:“什麼事情這麼重要?”

與此同時,神農也好奇的看著納蘭無雙。

呼..

納蘭無雙深吸口氣,眼眸閃爍著幾分的憤怒,緩緩道:“我們納蘭家族出了奸細,而且,這個奸細還妄想娶我的姑姑。”

“而我,也是因為他才失憶,最後流落到羅刹族...”

接下來的幾分鐘,納蘭無雙把情況詳細的說了出來。

什麼?

這一刻,鐵博文臉色一變,氣呼呼的說道:“怎麼會有如此卑鄙無恥的人?被你們納蘭家族收留,非但不感激,還要暗算你..實在是可惡。”

兩人經過了生死離彆,在鐵博文心裡,納蘭無雙就是一切,得知她的遭遇,那裡忍得住?

這時,納蘭無雙平複了下心情,繼續道:“剛纔我去找姑姑,把事情說了,可是姑姑怎麼都不肯相信,還說我汙衊那個聶展。”

說著,納蘭無雙偏頭思索了下,繼續道:“我感覺,姑姑也變了,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就好像陌生人一樣。”

“無雙不怕!”鐵博文緊緊拉著她的手,一字一句道:“不管你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支援你。”

嗯!

納蘭無雙點點頭:“我準備等下把情況告訴爺爺.....”

話音剛落,旁邊的神農一臉凝重:“不可。”

說話的時候,神農眼中閃爍著複雜,按照納蘭無雙敘述的情況,暗中控製納蘭宏正的人,應該就是這個聶展了。

在這種情況下,無雙丫頭去找納蘭宏正,非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打草驚蛇。

“為什麼?”忽然被神農打斷,納蘭無雙愣了下。

鐵博文也是滿臉的疑惑,看著神農道:“前輩,有什麼不妥嗎?”

“當然不妥!”

神農搖了搖頭,一臉凝重的看著納蘭無雙:“丫頭,你爺爺已經被這個聶展控製,你找他說明問題,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把自己置於險境。”

啥?

聽到這話,納蘭無雙嬌軀一顫,隻覺得腦子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爺爺被聶展控製了?

此時,神農也冇有隱瞞,將之前發現的情況,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講到最後,神農歎息道:“老夫本想著,你姑姑拿了我研製的丹藥,能讓你爺爺恢複正常,現在看來,事情弄巧成拙,你姑姑應該也被控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