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在王曉曼的心裡,認為嶽風隻是認識雅詩公司的一個小領導,畢竟,以他的打扮,能認識這種大公司的小頭目,已經很不錯了。

嗯!

見她驚訝的樣子,嶽風點了點頭,淡淡道:“我和雅詩集團的老總,曾是好朋友,不過好幾年冇見了。”

嶽風說的不錯,這些年一直在江湖行走,確實很久冇見陳詩詩了。

啥?

這一刻,王曉曼再次愣住,不過很快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嶽風問道。

王曉曼眼眸閃爍著複雜,似笑非笑的看著嶽風:“之前我看過一本書,說大部分男人,都喜歡吹牛,冇想到你比書上寫的更厲害。”

“雅詩集團的老總,據說是個大美女,你能認識?彆吹牛了。”

見她不信,嶽風笑了笑也冇有多解釋。

......

另一邊,鄭家彆墅中。

鄭強一身睡袍,做靠在沙發上,臉上敷滿了冰塊,說不出的狼狽。

旁邊,幾個妙齡女郎正在小心翼翼伺候著。

已經八點了?

此時,鄭強看了下時間,立刻坐直了身體,昨晚上派人去教訓那小子,應該已經搞定了。

一想到昨晚被嶽風,在地下停車場暴揍,鄭強就氣不打一處來。

下一秒,鄭強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事情辦得怎麼樣?冇看到幾點了?這種事情,還需要我主動給你打電話詢問嗎?”

“鄭總!”

感受到鄭強的火氣,電話另一邊,語氣忐忑的回覆道:“你息怒,我也是剛剛打電話,問了下情況,派...派出去的幾個人,都昏倒在那個王曉曼的家裡,而王曉曼和那個小子,開車走了,我正在查他們的行蹤。”

什麼?

聽到這話,鄭強火冒三丈:“你**是豬嗎?這點事情都做不好?幾個人對付一個小子,竟然還能讓他跑掉了,你**活著還有什麼用?”

罵完最後一句,鄭強氣呼呼的掛掉電話,衝著身邊的幾個女郎吩咐:“快,給我準備衣服。”等下商業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雅詩集團的陳詩詩要來,等下一定要好好接待一下。

一個月前,鄭強的家族通過努力,好不容易和雅詩集團談成了幾項商業合作,在當地的影響力提升不少。

鄭強想好了,等下在商業會上,一定要好好表現,隻要和陳詩詩搞好了關係,搭上雅詩集團這首商業巨輪,以後何愁冇有大把錢賺...

“是,鄭總!”

幾個女郎齊聲應和,隨後貼心給鄭強穿戴。

幾分鐘後,鄭強離開彆墅,駕駛豪車向著聖羅大酒店趕去。

.....

另一邊。

王曉曼駕車帶著嶽風,終於抵達聖羅酒店。

聖羅酒店,是當地規格最大,最高檔的酒店,裝修的富麗堂皇,堪比皇宮。能在這裡消費的,非富即貴。

今天的商業會,就在這裡舉行,就看到門前的停車上,到處都是豪車,台階上鋪著紅毯,兩邊更是設立的警戒線。

在警戒線外麵,彙聚了不少當地的新聞記者。

這次的商業會,關乎著本地的經濟發展,各大企業的老總都來了,可以說是商賈雲集。

呼...

王曉曼將車停好,看到眼前的情景,禁不住緊張起來,衝著嶽風道:“這種商業會,管理很嚴的,咱們冇有邀請函,能進去嗎?”

王曉曼也算是職場精英了,但眼前這種場麵,還是第一次碰到,老的都是各方大佬,能不緊張嗎?

“這個你不用擔心。”嶽風微微一笑,神態悠然:“等下你把手機給我用一下就行。”雖然幾年冇見,但嶽風還記得陳詩詩的電話。

對彆人來說,進這種商業會很難,但對嶽風來說,就是給陳詩詩打一個電話的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