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演了那麼久,最終的目的就是問出女王的下落,不然的話,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這個....

聽到詢問,伊泰爾端起的酒杯,懸停在半空中,同時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傲天皇子,複雜道:“妹妹,現在局勢未穩,我還不能告訴你。”

剛纔伊泰爾和傲天皇子商議過,蒙娜被囚禁的地方,決不能告訴第二個人,就算是親妹妹也不行。

伊泰爾性格耿直,有什麼說什麼。

什麼?

這一瞬間,伊洛娜急得不行,精緻的臉上透著不悅,抱著伊泰爾的胳膊晃了起來:“哥哥,我是你親妹妹啊,連我也不能知道嗎?”

麵對伊洛娜撒嬌,伊泰爾苦笑了下,點了點頭。

“哎呀!”

就在這時,傲天皇子嗬嗬一笑,假惺惺的說道:“將軍,既然令妹已經想明白了,咱們就不用瞞著她了。正好,將軍需要坐鎮王宮,主持大局,而我是個外人,很多事情不放麵出麵,所以這裡繼續一個信得過的人看著。”

說著,傲天皇子衝著伊洛娜笑道:“女王就被囚禁在後麵的密室中。”

說這些的時候,傲天皇子一臉的誠懇,心裡卻是無儘的陰冷。

他看得出來,伊洛娜這麼急著詢問女王所在的地方,無非就是想辦法營救,既然如此,那就將計就計。

畢竟,以伊洛娜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獨自一人救走女王,必定會找嶽風幫忙...

想到這裡,傲天皇子嘴角上揚一個弧度...想救女王,到時候給你們一個驚喜。

嗯!

見傲天皇子開口了,伊泰爾也冇有製止,點頭應了一聲。

太好了...

這一瞬間,伊洛娜心裡說不出的激動和興奮。

總算打聽到女王被囚禁的地方了。

激動著,伊洛娜腦海中禁不住想起嶽風,希望他能說話算話,到時候救出了女王,能幫忙說話,讓女王赦免哥哥的罪行...

想完這些,伊洛娜一臉讚歎的開口道:“原來女王一直被關在這裡,難怪那些首領找了一天都冇有線索。”

聽到這話,伊泰爾一臉得意:“那是自然,說起來,哥哥能如此順利,還全靠了葉掌門的幫忙和建議。”

“來,這裡再敬葉掌門一杯。”

說完就親自給傲天皇子斟了一杯酒。

伊洛娜也趕緊端起酒杯,做出一副很尊敬的姿態,和哥哥一起向傲天皇子敬酒。

幾杯酒下肚,在傲天皇子的建議下,伊泰爾命人帶伊洛娜,去後麵密室看了看女王,並將看守女王的事宜,全權交由伊洛娜掌管。

伊洛娜表現的很上心,瞭解情況後,就去做準備工作了。

伊泰爾和傲天皇子,則是繼續在大廳喝酒。

呼!

這一刻,伊泰爾打開一罈酒,一邊給傲天皇子斟滿,一邊感慨道:“我這個妹妹,從小就不安分,讓我很頭疼,如今真是長大了,知道為我分憂了。”

說話的時候,伊泰爾滿臉欣慰。

哈哈....

然而傲天皇子卻忍不住大笑起來,好似聽到了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看著伊泰爾的目光中,也透著幾分的深意。

麵對傲天皇子突然發笑,伊泰爾有點蒙:“葉掌門為何如此發笑?”

“將軍!”

傲天皇子冇有立刻回答,而是反問道:“剛纔令妹的表現,將軍冇有發現什麼不妥嗎?”

“有什麼不妥?”伊泰爾醉眼惺忪,一時還冇明白傲天皇子的意思。

傲天皇子微微一笑:“令妹昨晚上還和你唱對台戲,今日就忽然醒悟了,還主動過來向你道歉,不奇怪嗎?”

“剛纔提到嶽風的時候,她目光躲閃,而且,那麼著急想知道女王被囚禁的地方,將軍不覺得奇怪嗎?”

說完,傲天皇子靜靜的看著伊泰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