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夫人從不過問伊泰爾的事兒,但也知道,伊泰爾這幾天事務繁忙,此時以為嶽風不說話,是被瑣事煩惱。

呃....

聽到這話,嶽風哭笑不得。

自己根本不是伊泰爾,根本就不敢開口。當時就想打算強行推開二夫人,奪門而出,但還是忍住了。

一旦這樣的話,對方就發現自己不是大將軍,到時候呼喊外麵的騎兵,自己的身份就露餡了。

可是留在這也不行啊....

“將軍!”

就在嶽風焦急如何是好的時候,二夫人已經拉著他坐在了床邊,臉頰湊上來,輕輕道:“你一直不說話,是不是很累,前兩天我托人從九州弄來了一副藥,是調節氣氛用的,聽說很有效,等下咱們試試,讓我來伺候你。”

波....

最後一個字落下,二夫人羞澀一笑,在嶽風脖子上輕輕吻了下。

霎時間,感受到脖子上傳來的芳香,嶽風整個人徹底懵了,腦子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調節氣氛用的...

我去,不會是那種藥吧?

很快,嶽風意識到什麼,就想掙脫二夫人的手,然而就在這時,二夫人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包藥粉,放在了嶽風鼻前。

嗡!

嶽風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直竄鼻孔,刺激著大腦神經,短短不到兩個呼吸的瞬間,渾身就像是著了火一樣。

說起來,嶽風是玄聖之體,百毒不侵,但二夫人拿出的藥粉,並非毒藥,在這種情況下,嶽風自然難以抗拒。

臥槽...這什麼藥,奇效這麼快。

這一刻,嶽風心裡暗暗吃驚,同時努力的想要保持冷靜,可身子根本就不聽使喚。

“將軍!”

就在這時,二夫人也聞了藥粉,整個人就像是無骨蛇一樣,輕輕呼喚一聲,緊緊抱住了嶽風。

光線太暗,嶽風看不清她的表情,卻能感受到她撥出的氣,就好似一團火一樣。與此同時,嶽風也覺得體內,像是燒起了一團火...

噗通...

緊接著,嶽風還冇緩過神來,二夫人抱著他,一下子滾在了床上。

嶽風一下急了,想要將她推開,可體內的烈火越燒越烈,隨後腦子一片混亂,徹底失去了理智。

很快,二夫人扯開嶽風的衣服,慢慢坐了下去。

“嗯....”

誘人的低聲,開始在房間裡迴盪起來。

.......

另一邊,伊洛娜氣呼呼的返回自己房間。

哥哥變了。

這一刻,伊洛娜坐在桌邊,想到剛纔的情景,心裡愈發的委屈。

以前哥哥從不大聲和自己講話的,現在為了女王的事情,竟然動手打我...

糟糕...

正委屈呢,伊洛娜忽然想到什麼,趕緊站了起來,精緻的臉上掩飾不住的焦急。

嶽風還在前殿門口呢,剛纔隻顧生氣呢,怎麼把他忘了?要是讓哥哥認出來,那就麻煩了。

心想著,伊洛娜趕緊推開門,準備去前殿。

嘩啦....

然而也就是這個時候,兩個人快速走過來,攔住了伊洛娜。正是伊泰爾的親信。

伊洛娜秀眉緊鎖,冇好氣的說道:“乾什麼?讓開!”聲音清脆,卻不容置疑。

“小姐!”為首的親信,一臉恭敬道:“大將軍有令,不許你離開房間半步。”在外麵,伊洛娜被稱為將軍,到了家,稱呼就換成了小姐。

唰!

聽到這話,伊洛娜又急又氣,當時懶得廢話:“滾開。”說著就要硬闖過去。

然而兩人始終不肯讓開。

這一刻,伊洛娜氣的不行,卻又毫無辦法,眼前兩個人,是哥哥的親信,隻聽哥哥的命令。無奈之下,伊洛娜隻好返回房間。

可想到嶽風還在外麵,哪裡坐得住?

很快伊洛娜有了辦法,快步走到後窗前,猛地打開後窗,隨後一個閃身躲在床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