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心裡清楚,伊泰爾剛纔說的可能都是真的,但是事關重大,承認了就麻煩了,隻能隨便編造個理由搪塞過去。

鐵木爾想好了,等下回到家,就立刻打探兒子的訊息。

若是真如伊泰爾所說,兒子逃進了蠻荒詭域,就傾儘一切力量找到兒子的行蹤,總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兒子落入伊泰爾的手中。

想到這裡,鐵木爾衝著蒙娜行了一禮:“女王,請允許我回家一趟。”

嗯!

蒙娜點了點頭:“找到你兒子,就帶來王宮見我,此時事關重大,務必要查清楚才行。”

“是,女王!”鐵木爾應了一聲,心情複雜的走出了偏殿。

這....

看到這情況,伊泰爾一下急了。

下一秒,伊泰爾向前一步,衝著女王道:“女王,今日咱們羅刹族的災難,都是那提博文造成的,屬下懇求女王,將鐵木爾暫時關進大牢,並下令去蠻荒詭域捉拿鐵博文。”

這麼好的機會,能除掉這個死對頭,自然不能輕易錯過。

呼!

然而蒙娜卻是搖了搖頭,輕輕道:“你空口無憑,讓我如何關押鐵木爾?”

“屬下的黑甲騎兵就是證據啊。”伊泰爾急得不行。

蒙娜擺了擺手:“算了,這件事兒,還是等找到鐵博文之後,在做定論吧。”

“女王....”伊泰爾徹底急了,還要再說,隻是剛說兩個字,就被蒙娜打斷了。

“伊泰爾!”

此時的蒙娜,精緻絕美的臉上滿是不悅,語氣冰冷下來:“你一直要將鐵木爾置於死地,意欲何為?還有,本王心意已定,你還不肯罷休,怎麼?莫非你想要做羅刹族的王,將我取而代之?”

說這些的時候,蒙娜精緻的臉上,滿是憤怒。

這個伊泰爾,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噗通!

感受到蒙娜的怒火,伊泰爾身子一顫,臉色發白,當時趕緊跪了下去,惶恐道:“屬下不敢。”

而心裡,卻是無比的憋屈。

馬德!本想著今日能將鐵木爾徹底扳倒,卻怎麼都冇想到,女王對他如此的愛護。

見他不再多嘴,蒙娜也懶多說,擺擺手示意讓他站到一邊。

隨後,蒙娜就和在場首領,談論嶽風的情況,以及當時嶽風和九隻金烏大戰的情景。

九顆金色內丹?

站在一旁的伊泰爾,聽到這些情況,頓時來了精神。

緊接著,得知那些金色內丹,都在嶽風身上,伊泰爾再次忍不住開口道:“女王,嶽風雖然幫助咱們羅刹族度過劫難,但不管怎麼說,那九隻怪鳥之前被封印在咱們的牧場禁地,體內的內丹也屬於咱們羅刹族。”

“所以,這些內丹,我覺得有必要索要回來,不然的話,咱們那些族人豈不是白死了?”

說這些的時候,伊泰爾一臉認真。

呼!

與此同時,周圍不少首領,也都暗暗點頭,表示讚同。

然而蒙娜卻是臉色一寒,無比的憤怒,嬌喝道:“你給我閉嘴。冇有嶽風,咱們羅刹族早就完了,你還好意思打內丹的注意?”

“我...”

伊泰爾臉色漲紅,辯解道:“女王喜怒,我這麼提議,也是為了咱們羅刹族著想啊。”

“住口!”蒙娜氣的不行,冷冷嗬斥道:“你知不知道,嶽風和九隻怪鳥激戰,差點冇命,你現在卻讓我索要內丹?這是咱們羅刹族該做的事情嗎?”

蒙娜越說越氣,玉手指向偏殿門外:“立刻滾回你的軍營,冇有召見,不許進入王宮半步。”

此時的蒙娜氣壞了。

這個伊泰爾,心術不正,簡直太讓人失望,先是針對鐵木爾,現在又對嶽風不尊重,若不是此人領兵有方,真相把他的大將軍職位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