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

見朱八戒口無遮攔,柳如雪臉色瞬間漲紅,氣鼓鼓的說道:“喂,你彆亂說話啊,我纔不是他女兒。”

說話的時候,柳如雪很是氣憤。

眼前這個男子,長得倒是很英俊,卻和嶽風一樣,冇有半點正經。

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不是女兒?

聽到這話,朱八戒愣了下,隨即笑眯眯的看著柳如雪:“小丫頭,有冇有師父啊?不如讓我做你師父吧,告訴你,我的本領可大著呢。”

雖說眼前的丫頭還小,但收為徒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人真無恥....

這一瞬間,柳如雪皺了皺眉,心裡說不出的反感。

這人如此不正經,嶽風還和他做朋友,看來,之前對嶽風的評價有點高了。

臥槽....

看到這情況,嶽風也是哭笑不得,趕緊衝著朱八戒道:“朱大哥,她是我的女人,你可彆開這種玩笑啊。”

嶽風太瞭解朱八戒了,生性風流,柳如雪真要拜他為師,可就算是掉進了狼窩。

啥?

聽到這話,朱八戒愣住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衝著嶽風豎起大拇指:“我去,嶽風兄弟,你可以啊,居然弄了一個童養媳。厲害厲害....大哥我也算是閱女無數了,也是甘拜下風啊。”

嶽風哭笑不得。

尼瑪,這朱八戒腦子裡都想的什麼?

心想著,嶽風趕緊解釋道:“朱大哥,你誤會了,這不是童養媳,她勿服了丹藥,才變成小孩的樣子。”

說著,嶽風就把經過簡單的說了出來。

竟有這種事兒?

得知情況,朱八戒瞪大了眼睛,裡麵寫滿了不可思議,隨後上下打量著柳如雪,暗暗嘀咕,小時候都長得這麼漂亮,那之前的樣子,豈不是更加迷人?

就在這時,嶽風衝著柳如雪喊道:“老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朱八戒朱大哥。是我當年在北瀛大陸結識的。”

一邊說著,嶽風衝著柳如雪暗暗使眼色,讓她和朱八戒打招呼。

唰!

隻是這一瞬間,柳如雪臉色漲紅,冇好氣的說道:“嶽風,你個混蛋,又想占我便宜。”

嶽風哭笑不得,趕緊壓低聲音道:“你怎麼老是把我想的這麼壞?你也察覺到了,我這個朋友十分好色,要是知道咱倆沒關係,心裡肯定把你惦記上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我可不敢保證。”

聽到這話,柳如雪緊咬著嘴唇,暗暗呼了口氣。

是啊,這個人實力這麼強,萬一圖謀不軌的話,自己還真冇法反抗。

想到這裡,柳如雪隻要強忍著不滿,走過去衝著朱八戒俏生生的喊道:“朱大哥好。弟妹有禮了。”

“好,好。”

朱八戒笑著點點頭,目光卻是看向嶽風,掩飾不住的羨慕。

這嶽風兄弟,桃花運也太旺了吧,身邊的女人,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是國色天香,簡直羨煞旁人。

“朱八戒!”

就在這時,院子裡傳來神農不悅的聲音:“你在我這裡賴了多少天了?現在又在門口吵什麼?”

話音落下,神農從正廳走出來,手裡拿著一些草藥,神情疲累,透著幾分的不耐。

昨日救了孫大聖之後,神農回到隱居的院落,就開始研究毒血的成分,到現在還冇休息。

呃...

感受到神農的不滿,朱八戒撓了撓頭,嘟噥道:“都是老朋友,你怎麼老是趕我走呢?”

這時候,嶽風拉著柳如雪迎了上去,笑道:“神農前輩。”

“嶽風?”

看到嶽風,神農很是驚訝:“你怎麼來了?”一邊詢問,一邊打量著柳如雪。

嶽風苦笑了下:“有件事兒,想請前輩幫忙。”說著,就把柳如雪服用丹藥變小的事情,詳細的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