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王殿下!”

那神將站在那裡,小心翼翼的彙報道:“剛纔逃走的是文醜醜,長生殿的殿主,此人在九州之中很有名聲。”

“不過殿下不用擔心,已經有一百多名將士追擊了,相信很快就將將他抓獲。”

說這些的時候,那神將戰戰兢兢,今晚是他負責看守巡邏,逃走了一個人,罪責難逃。

而且,文醜醜逃走的訊息,也是下麵的神兵彙報上來的。

此時這名神將還不知道,文醜醜確實逃走了,而跟著一起逃走的還有孫大聖等人。

唔.....

聽到這些彙報,昊天神王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逃走一個文醜醜,根本改變不了什麼。隻要俠隱宗的部眾還在,這次清剿軒轅黃帝餘孽的功勞,就跑不了。

“神王殿下!”

就在這時,一名神兵慌慌張張跑進來,大叫道:“不好啦,不好啦。”

衝進來的瞬間,這名神兵就跪在地上,低著頭很是緊張的樣子。

正是嶽風。

唰!

看到他慌張的樣子,不管是昊天神王,還是站在旁邊的神將,都是皺了皺眉,很是不悅。

下一秒,那神將忍不住怒斥道:“什麼事情大呼小叫的?成什麼體統?”

昊天神王也是滿臉不悅,不過冇有發作,而是皺眉道:“什麼事兒這麼緊張?”因為此時的嶽風,穿著盔甲帶著頭盔,根本看不出麵貌,更重要的嶽風還施展了口技改變了聲音,所以昊天神王根本冇有察覺。

“殿下!”

嶽風伏在地上,做出一副很驚慌的樣子:“剛纔我們追擊文醜醜,到了一處河邊,原本已經將文醜醜圍住了,哪知道魔族至尊忽然出現,殺了不統領士,小的看到事情不妙,就趕緊回來稟告情況。”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低著頭,眼睛盯著地麵,不和昊天神王對視。

他清楚,昊天神王心思縝密,還是小心點好。

什麼?

聽到這情況,不管是昊天神王,還是站在旁邊的那名神將,都是臉色一變。

戈涅出現了?

尤其是昊天神王,臉色陰冷至極,說不出的惱火。

馬德,這戈涅還真有膽識啊,整個魔族就剩他一個了,還敢如此張揚,處處和神域作對。

尤其想到之前被戈涅利用陣法重創,昊天神王心裡的怒火更是蹭蹭往上漲。

哈哈,成功了。

儘管冇有和昊天神王對視,但嶽風也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怒火,頓時心裡說不出的興奮。

果然一提到戈涅,這昊天神王就坐不住了。

“在什麼地方?”

就在嶽風暗暗振奮的時候,昊天神王噌的一下站起來,冷冷開口詢問道。

嶽風趕緊迴應道:“就在西北五十裡外的一處河邊,小的逃回來的時候,已經有幾十名將士被擊殺,剩下的還在奮力和戈涅激戰,還請殿下儘快做出決斷。”

為了將昊天神王引出俠隱宗,嶽風故意把情況說的十分危機。

呼..

果然聽到這話,昊天神王深吸口氣,當時不及多想,立刻召集其他神將,吩咐道:“傳我命令,立刻調集將士,隨我捉拿戈涅。”

隨後,昊天神王衝著一名神將道:“沈宇,你留在這裡,繼續搜查,記住,不能放掉任何一個俠隱宗的人。”

沈宇就是剛纔向昊天神王彙報的神將。

聽到命令,沈宇趕緊點頭:“遵命,屬下一定不負殿下所望。”

昊天神王不再廢話,帶著其他神將,以及兩千多名神兵,浩浩蕩蕩向著嶽風說的河邊趕去。

嶽風則是裝作很虛弱的樣子,一直到昊天神王離開大殿,還伏在那裡。

“喂。”

就在這時,沈宇皺眉看了一眼嶽風:“你還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出去巡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