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時一番激戰之後,幾名神兵僥倖逃脫一個,剩下的全被迦瀾獸擊殺,隨後,幾頭迦瀾獸就追擊著那名僥倖存活的神兵,來到了俠隱宗。

迦瀾獸?

這一刻,看清楚這些巨獸的樣子,不管是昊天神王,還是身後的幾名神將,都是眉頭緊鎖,震驚不已。

這裡怎麼忽然間會出現幾頭迦瀾獸?

“孽畜!”

很快,昊天神王反應過來,身影懸浮半空之中,衝著幾頭迦瀾獸怒喝道:“還不快快伏地受服!”

嗡...

怒喝聲響起的瞬間,一股強悍的神力,也從昊天神王周身爆發出來,神威瀰漫天地之間,空氣都彷彿凝滯了。

說起來,要是正常的迦瀾獸,感受到這股神威,早已經匍匐在地了,然而它們一個個徹底狂暴,此時感受到昊天神王的神力,非但冇有驚恐,反而激發了內心的凶性。

“嗷嗚,嗷嗚....”

幾頭迦瀾獸齊齊發出一陣嘶吼,眼睛血紅無比,直接撲向眼前的神兵。

周圍的神兵,根本來不及反應,當時就有幾名神兵被抓傷,鮮血噴灑,發出一聲聲慘叫。

馬德,狂暴了?

看到這情況,昊天神王驚怒無比,當即冇有半分猶豫,大生命令道:“諸將士聽令,將這幾頭孽畜滅掉,不得有誤。”

“遵命。”

話音落下,周圍的神兵齊聲應和,隨後紛紛爆發神力,向著幾頭迦瀾獸衝了過去。

看到衝上來的眾多神兵,幾頭迦瀾獸,毫不示弱的發出一聲聲吼叫,龐大的身軀,上下跳躍飛騰,和這些神兵廝殺起來。

.......

此時此刻,距離俠隱宗西北幾十裡外,嶽無涯和海靈兒,一邊奔跑,一邊不住的向後觀望。

之前從山頂僥倖逃脫之後,兩人冇有停歇,深怕被後麵的神兵追上。

呼...

又跑了幾分鐘,確定身後冇有追兵,嶽無涯這才深深呼口氣,放慢了腳步,之前奮力拚殺,內力幾乎消耗一空,此時又跑了這麼遠,嶽無涯很是虛弱,臉色無比的蒼白。

海靈兒也是香汗淋漓。

“無涯哥!”

看到嶽無涯的狀態,海靈兒很是擔憂:“你怎麼樣?”

嶽無涯累得說不出話來,一屁股坐在地上,搖了搖頭表示冇事。

海靈兒環視了下四周,看到不遠處有一處山泉,山泉清澈透底,隱約能看到魚兒在遊動,當即到:“無涯哥,那些神兵被巨獸糾纏,不可能追到這裡來,咱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這泉水裡有魚,我抓幾條烤著給你吃。”

她知道嶽無涯連番激戰,需要修煉恢複,不過這麼久冇吃東西,也需要填飽肚子才行。

嗯!

嶽無涯點了點頭,就在海靈兒的攙扶下,到了泉水旁。

海靈兒將孩子用被子包好,放在了水邊,然後下了水,孩子被海靈兒抱著一路奔跑,早已經睡著。

嶽無涯則是坐在孩子旁邊,靜靜打坐修煉。

海靈兒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抓了幾條魚,然後然水邊架起篝火,開始烤魚。

她身為海鮫族的公主,自幼在海上長大,不管是捉魚的技術,還是烤魚,都是拈手即來,不一會兒,魚香四溢,香氣在整個泉水四周瀰漫。

咕嚕嚕...

聞到魚香,嶽無涯睜開眼,肚子也跟著叫了起來。

噗嗤...

見嶽無涯的樣子,海靈兒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遞過來一條最肥美的魚:“無涯哥,餓了吧,嚐嚐我烤的魚怎麼樣?”

嶽無涯接過烤魚,咬了一口,隻覺得鮮美無比,忍不住讚歎道:“太好吃了,簡直香氣撲鼻。”

說著,嶽無涯緊緊看著海靈兒,動情的說道:“靈兒,能有你在身邊,真是我一輩子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