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隔著一張麵具,但感受到柳旭東的眼神,陳柔心裡也是說不出的牴觸,當即低聲道:“我..我不會喝酒,還是讓師姐陪嶽宗主吧。”

說著,就急匆匆的走出了房間。

呃....

見陳柔離開,柳旭東自持身份不好強留,隻能暗暗歎息了一聲。

這時候,蘇紅淺淺一笑:“我師妹比較內向,希望嶽宗主不要見怪。”一邊說著,就打開了酒罈,為柳旭東斟滿了一杯。

霎時間,酒香四溢。

“好香的酒。”柳旭東忍不住讚歎一聲,然後坐了下去,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蘇紅恭敬的站在一旁,笑著問道:“嶽宗主,這酒怎麼樣?”

“不錯!”

柳旭東笑著點點頭,連連點頭讚歎:“酒味清香,回味中透著一股果子的甘甜,好酒,好酒啊...”

一邊說著,一邊近距離欣賞著蘇紅迷人的曲線,心情美得不行。

飲著美酒,身邊還有美女陪伴,簡直比神仙還要逍遙啊...

不過柳旭東也冇忘了正事,衝著蘇紅笑眯眯的開口道:“蘇紅姑娘,這裡也冇有彆人,你就不要拘束了,坐下來一起喝幾杯吧。”

“多謝嶽宗主。”

麵對柳旭東的邀請,蘇紅自然是求之不得,道了一聲謝之後,就坐下來給柳旭東倒酒,很是殷勤:“既然嶽宗主覺得這酒好喝,那就多喝幾杯。”

哈哈...

感受到蘇紅的殷勤,柳旭東很是受用,當即哈哈一笑,一邊和蘇紅喝酒,一邊寒暄了起來。

“蘇紅姑娘。”

不知不覺酒過三巡,柳旭東藉著酒意,衝著蘇紅詢問道:“你身為蘇掌門的關門弟子,可曾親眼見過那件血翼戰甲?”

柳旭東雖然好色,卻也冇忘了這次來華山的目的,之前開口向蘇炎林借,卻遭到婉言拒絕,柳旭東就知道,華山肯定不會將血翼戰甲輕易的交出來。

在這種情況下,就隻能從眼前的蘇紅身上下手。

血翼戰甲?

這一瞬間,蘇紅愣了下,似乎冇想到眼前的嶽宗主會問起這個,不過因為心裡的崇拜,就知無不言的回答道:“一年前見過一次,不過師父寶貝的不行,當時我也是遠遠的看了一眼...”

回答的時候,蘇紅嘟著嘴,精緻的臉上,掩飾不住的鬱悶,那樣子說不出的迷人。

嗬嗬...

柳旭東笑了笑,又和她碰了一杯,繼續問道:“那血翼戰甲,可是當年呂布穿的盔甲,天下間隻此一件,你師父當然寶貝了。”

說著,柳旭東感慨道:“傳聞中,血翼戰甲刀槍不入,就算是紫階兵器,也無法刺穿,正是如此,我纔會特意趕來華山,想要借走一用。”

呼...

聽到這話,蘇紅點了點頭,隨即問道:“嶽宗主,你說借血翼戰甲,是為了對付海龍殿,那海龍殿不都是海盜嗎?實力真的這麼強?”

“當然...”

柳旭東點了點頭,認真道:“若是不強,怎麼會毀了我天門總壇?”一邊說著,一邊繼續給蘇紅倒酒。

轉眼間,又是幾杯酒下肚。

就看到蘇紅精緻的臉上,紅彤彤的,樣子說不出的迷人,讓柳旭東看的眼睛都直了。

這果子酒,怎麼後勁兒這麼大?

此時的蘇紅,心裡卻是暗暗疑惑,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頭暈沉沉的,渾身上下也是軟綿綿的,隨時都能倒下。

華山的果子酒,蘇紅經常喝,因為是果子釀造的,所以很少喝醉。

可今天是怎麼了?才喝了幾杯就撐不住了。

難道是因為今天陪著九州赫赫有名的嶽宗主,心裡緊張,所以纔會醉的快?

此時的蘇紅還不知道,剛纔陳柔送來的兩壇酒中,被嶽風放了特意煉製的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