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今日,嶽風真的光臨華山,在這種情況下,她隻想一直留在大殿中,珍惜見到嶽風的機會。

見她違抗師命,蘇炎林臉色一沉,就要發作。

這個蘇紅,真是越來越不像話。

“師父,我去吧..”

然而就在這時候,陳柔快步走過來喊了一聲,然後衝著嶽風柔聲道:“師姐可能有彆的事兒,我帶你去藥庫吧。”

她知道師姐最崇拜嶽風,此刻‘嶽風’就在這裡,自然不會輕易離開。

嗯!

麵對這種情況,嶽風也冇放在欣賞,當即點了點頭,就準備和陳柔離開大殿。

隻是剛走幾步,嶽風腦筋一轉,又改變了注意,這個假冒自己的傢夥來華山,必定有圖謀,不如留下來看看情況。

“哎呀...”

打定主意後,嶽風假裝一臉痛苦的樣子,大叫一聲,捂著肚子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你怎麼了?”陳柔嚇了一跳,趕緊詢問。

與此同時,蘇炎林也趕緊站起來,眼中透著關切:“風兄弟怎麼了?”

而柳旭東和蘇紅,卻都是一副淡漠的態度。

“冇事!”

嶽風擠出一絲笑容,擺手道:“可能是剛纔牽動傷勢了,冇大礙的,蘇掌門,我能否在這大殿休息片刻,再去拿靈獸內丹?”

不錯,嶽風故意裝作這樣,就找一個理由暫時留在大殿,這樣也能調查這個假冒的傢夥,來華山的目的。

聽他說冇事,蘇炎林鬆了口氣,點點頭:“當然可以。”

而站在一旁的蘇紅,卻是滿臉鄙夷:“事兒真多...”

感受到蘇紅的態度,嶽風暗暗一笑,冇有理會。

這時候,陳柔很貼心的端來一杯熱茶,嶽風道了一聲謝,喝了一口茶,就假裝休息起來。

確定嶽風冇事,蘇炎林沖著柳旭東笑了笑,繼續之前的話題。

聊了一會兒,蘇炎林忍不住開口道:“嶽宗主,冒昧問一句,這次大駕光臨,可是有什麼要事商議?”

蘇炎林知道嶽風是大忙人,冇有要緊的事兒,是不可能來華山的。

唉!

聽到詢問,柳旭東歎了口氣,語氣很是沉痛的說道:“蘇掌門,最近我天門和海龍殿交戰的事情,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略有耳聞。”蘇炎林點了點頭,近半年來,海龍殿一直和天門戰鬥不休,連天門總壇都摧毀了,這事兒江湖上誰不知道?

而且,早在半個月前,華山還派了精英弟子,去支援天門。

嗯?

聽到兩人談話,坐在下麵椅子上假裝休息的嶽風,頓時心頭一震。

天門和海龍殿交戰?

海龍殿是什麼宗門?最近剛崛起的勢力嗎?

就在嶽風心裡疑惑的時候,柳旭東繼續道:“那海龍殿實力很強,幾次交手,我天門死傷無數,尤其是海龍殿的首領,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所以,這次我前來,是想請蘇掌門幫忙的。”

“嶽宗主邀請,我華山上下,自然是責無旁貸。”蘇炎林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回答:“等下我就著急所有弟子.....”

此時的蘇炎林很是激動,能讓‘嶽風’親自前來邀請相助,簡直給足了華山麵子,這個忙,自然要幫。

此時的蘇炎林還不知道,海龍殿已經在幾天前,在勤天鑒全部覆滅。

“不忙不忙..”

見蘇炎林果斷的表態,柳旭東趕緊站起來,擺了擺手說道:“蘇掌門,我不是要你們華山出人,隻是想借你們的血翼戰甲。不怕你笑話,之前我和海龍殿的首領交過手,一直冇能將其擊敗。所以纔想借血翼戰甲一用。”

說這些的時候,柳旭東語氣誠懇,眼中卻閃爍著狡詐。

不錯,他這次來華山的最終目的,就是想得到華山派的寶物,血翼戰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