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這一巴掌快如閃電,嚴虎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聽一聲清脆,嚴虎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噗!”倒地的瞬間,嚴虎一口鮮血噴出,門牙都被打掉了一顆,腦子更是嗡嗡作響,分不出東西南北,樣子無比的狼狽。

嘶....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同伴都是吃了一驚,看著柳如雪的目光,也變得複雜了起來。

“這女人下手夠狠的...”

“看不出來,還有些實力。”

“敢打我們虎哥,找死。”

驚怒之下,幾個同伴快速圍上來,打算將柳如雪製服,在他們眼裡,柳如雪看似不弱,但精神有問題,應該不難對付。

然而他們錯了。

“一幫宵小之徒,滾開。”

看著幾人圍上來,柳如雪絕美的臉上,流露出深深的厭惡出來,當時嬌喝一聲,身影翩然而起,迎擊而上。

砰砰砰...

幾個呼吸之間,幾個人全被柳如雪擊倒,一個個躺在地上昏死過去。說起來,柳如雪受到神力反傷,到現在還冇恢複,但對付嚴虎這幫人,還是綽綽有餘。

這.....

這時候,嚴虎捂著臉站起來,正準備出手,可看到眼前的一幕,整個人都愣住了,看著柳如雪的目光,也是滿是駭然。

這女人看似柔弱,實力竟然這麼強悍?

就在嚴虎震撼不已的時候,柳如雪撿起他同伴掉落的一把長劍,慢慢走過來。

鏘!

下一秒,柳如雪拔出長劍,劍尖抵在嚴虎的脖子上,紅唇輕啟,冷冷吐出幾個字:“現在我問一句,你回答一句,乾耍花樣,就立刻刺穿你的喉嚨。”

語氣冷如寒霜,透著令人窒息的冰冷。

“是是....”嚴虎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連聲答應,額頭佈滿了冷汗。他看得出來,柳如雪不是在開玩笑,真的會這麼做。

柳如雪懶得廢話,直截了當的問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清....清水鎮啊....”嚴虎嚥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迴應道。

“廢話。”

話音剛落,柳如雪就嬌斥一聲,冷冷道:“我知道這裡是清水鎮,我是問你,清水鎮又屬於什麼地方?”

咕咚!

感受到她身上的殺意,嚴虎暗暗嚥了口唾沫,趕緊道:“屬於青州。”此時的嚴虎,哪敢耍什麼心眼,問什麼就回答什麼。

青州?

聽到這回答,柳如雪心頭一震,隱約間也猜到了什麼。

在紫薇大陸上,根本冇有青州這個地方。

看來...自己猜測的不錯,自己已經不在紫薇大陸了,而是被傳送到了其他的世界。

意識到這些,柳如雪絕美的臉變得淩厲起來,冷冷看著嚴虎:“你知道純陽宮嗎?”

呃....

感受到柳如雪的眼神變化,嚴虎心裡一個哆嗦,磕磕巴巴道:“我..我不知道。”說著,就低下頭,不敢和柳如雪對視。

柳如雪冷哼一聲,一字一句道:“不知道你卻要騙我。想你這種江湖敗類,死一萬次都不足惜。”

話音落下,手中長劍快速向前刺出,準備當場殺了嚴虎。

然而嚴虎早有準備,當時向後一閃,同時從身上拿出一包粉末,向著柳如雪劈頭蓋臉的撒了過來。

嚴虎行走江湖多年,也是個老油子了,他知道柳如雪不會輕易饒了自己,就索性拚一把,這包粉末有致幻的效果,戴在身上就是為了對付突髮狀況。此時生死關頭,就毫不猶豫的用了。

呼呼....

白色粉末灑在空中,瞬間形成一片白霧,直接將柳如雪籠罩。

霎時間,柳如雪不小心吸入了一些,頓時覺得頭重腳輕,當即屏住呼吸。隻是等她衝出白霧的範圍,就看到嚴虎的身影,已經到了百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