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既絕了功名利祿之念,便想好了謀生的打算:他想開一個私塾,收些小學童,得些束脩,再加上家中本有幾畝薄田的入息,也儘可奉養老孃;打定了主意,便想向相熟的同窗好友借幾吊錢先用著,以後私塾開張,有了束脩再還不遲。

陳金寶信步向鎮東頭的一位相熟的同窗家走去。

來到鎮東時,發現李員外家門前圍著不少人,看著影壁上貼著的一張榜文告示,眾人正圍著它議論紛紛,一人道:“……一千兩銀子,嗬!這賞格不少啊!”另一人道:“是不少,可誰又有本事能得了去呢?!”

第三人道:“是啊,前前後後來了十幾撥法師,哪一個不是被打得頭破血流逃走了,這妖狐越來越猖狂,真是可惡極了!”先一人道:“輕聲點!小心它聽見了上你家去找你婆娘哦!”另一人怒道:“它下一個就找你婆娘!”

陳金寶本不在意,但一聽到“妖狐”兩字,不由觸動心事,當即上前擠到人叢中觀看那貼著的榜文。

隻見榜文寫著:“家門不幸,禍患狐崇,若有本領高強之法師能驅之離宅,當奉白銀千兩,天地同鑒,決無食言。家主李旺財。”

陳金寶問旁邊一人道:“請問大哥,這是多久前的事?”

那人看了陳金寶一眼,道:“原來是陳秀才啊,幾時回來的?這事是你們這撥秀纔去京城趕考後冇幾天發生的。”

陳金寶笑道:“路上有些事耽擱了,剛剛回來。難怪呢,原來是趕考後的事呀。”心想:“既是趕考後幾天的事,就跟我奪了它金丹的妖狐不相乾了。這一千兩銀子的賞格倒也豐厚,隻不知這隻妖狐的本領如何,我且去碰碰運氣。”當即上前揭了榜文。

眾人見陳金寶揭了榜文,都十分驚訝,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彷彿說這秀纔是不是失心瘋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還敢乾這事,是不是想銀子想瘋了?!

剛纔跟陳金寶說話的那人道:“陳秀才,你什麼時候做了法師拉?!這妖狐厲害得緊,快彆亂來!”

陳金寶對他拱拱手,笑笑道:“多謝兄台關心,這次小弟在外麵學了幾手法術,現下想現學現賣,試一試本領如何。”

一名仆人走上前來,向陳金寶拱拱手道:“我說秀才,我家主人是在聘請捉狐擒妖的法師,可不是聘請捉筆寫文章的秀才;寫文章我承認您老在行,這捉拿妖怪你也學過?!秀才你還是把榜文給我,再粘回去還來得及。”

陳金寶道:“‘冇有金鋼鑽,不攬瓷器活。’我既然揭下了榜文,就有揭下榜文的道理。你帶我去見你家主人吧。”

“這個……,行!你跟我來吧。”仆人猶豫了一下,便領著陳金寶進了宅門,來到一處有照壁的天井,天井左右兩側牆上各有一座月洞門;進了左側月洞門,又來到一處大天井之中,天井正麵中央是垂花門,進了垂花門,沿著右邊的抄手遊廊來到東廂房。東廂房有三間正房,正中間是客廳,隻見一位五十多歲的矮胖老頭,揹著手皺著眉在客廳中央走來去,不停的唉聲歎氣。

仆人叫了一聲:“老爺,有揭榜的……法師來了。”

矮胖老頭回過神來,一揮肥手大聲道:“快請快請!” 仆人半天冇動,矮胖老頭喝道:“狗才,不去請法師,在這裡磨蹭什麼!”

“老爺,法師已經來了!”仆人把“法師”二字說得十分響亮。

“在哪兒呢?!”

仆人向身邊的陳金寶歪了歪嘴,道:“呶,這就是了!”

矮胖老頭大怒道:“你這狗才,瞧我不打死你,找個冇用的書生來乾什麼?!”

仆人分辯道:“老爺容稟:我也冇請他,是他自揭了榜文要我帶他進來的!”

矮胖老頭瞪了陳金寶一眼,道:“我說書生,有多少本領高強的法師都被那妖……妖……狐大仙打得頭破血流,狼狽而逃。你個廢……廢……書生,手無縛雞之力,濟得甚麼用?來湊這個熱鬨?!”又對仆人喝道:“給他幾文錢讓他滾!”

陳金寶淡然一笑道:“閣下就是這戶人家的家主李員外麼?”

矮胖老頭眼睛斜睨著陳金寶,倨傲道:“正是老夫!”

陳金寶道:“員外數年前搬來我鎮上居住,平日裡深居簡出。在下一向無緣親近,今日得近高賢,幸何如之。”

李旺財員外傲然道:“老夫生平性格簡淡,不愛與人交往。”

陳金寶笑道:“雖然一向少會,但在下對閣下情況倒不陌生,連閣下身上有幾處胎記我都知之甚稔:你肚臍下方三寸之處有一塊銅錢大小的紅色胎記,腰間偏右側有一個小小肉瘤,頭頂正頂心處有一個肉痣,可對?”

李員外一聽,不由楞了:“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他這是親口承認了陳金寶的說不錯。

陳金寶一笑,道:“在你左肩胛骨下方五寸處有一處舊傷,這是你二十五歲上有次飲酒大醉,露宿於野時染上了的風寒之症,幾十年來如蛆附骨,十分難受,雖千方尋醫百計問藥,卻總是無效,可對?”

李員外不停點頭:“不錯,不錯!你!……你!……”

陳金寶道:“要是員外信得過,在下這就為員外祛除了病根如何?”

李員外一怔,隨即連忙點頭道:“好!好!如此有勞了!”口氣客氣了許多。

陳金寶上前,伸手在李員外肩胛骨下方一抓,隻見一團黑濁之氣被抓了出來,陳金寶一甩手,黑氣入地,倏然而冇。

李員外此時隻覺整條手臂十分灼熱舒適,鬆快異常;他手臂原本僵硬麻木,運動不靈,仗著家有厚財,好藥吃了不知多少,卻收效甚微;此時試著揮動左臂,隻覺數十年的沉屙宛然若失,手臂靈便異常,不由喜出望外,大叫:“神仙,了不得,活神仙!快請上座!上茶,快上香茶!”仆人得令,連忙奔了出去。

陳金寶微微一笑道:“不必客氣。秀才我趕考剛剛回來,家中老孃和我尚未吃飯。員外家庖廚之中刀勺作響,油香四溢,若有現成做好的、軟和一點的菜肴送上幾碗給秀纔可好?”

李員外滿臉堆笑道:“好,好,此乃小事一樁,即刻就送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