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請喊我陛下 >   第10章

上午,城外校場

萊恩站在點將台上,正在訓練下士兵。

下麵站著24個整齊的方陣,輔兵也被要求接受和戰兵一樣的訓練。

戰兵不是一直保持不變的,每半個月萊恩就會進行全軍比武,經過層層選拔,勝者留下,敗者淘汰,確保戰兵都是軍中的精英,目前已經進行過兩次比武了。

當士兵都列隊完畢後,三名男子從軍陣中騎馬向萊恩跑來,快到萊恩麵前時下馬跪地說道:

“將軍,一營集合完畢”

“將軍,二營集合完畢”

“將軍,三營集合完畢”

說話的這三人是萊恩任命的,一營長阿爾瓦,二營長奧斯頓,各管理6個戰兵隊,三營長則管理8個輔兵隊,而騎兵隊的隊長則由萊恩兼任,等以後找到合適人選了再交出去。

他們三個營長都是比武選拔出來的,萊恩考察了一番,覺得都還過得去,就把他們任命為營長。

對於他們能不能勝任這個職務,萊恩不擔心,各自管理幾百人,隻要打仗勇敢,服從命令就行了,又不是讓他們指揮千軍萬馬。

至此,軍隊的指揮體係算是建立起來了,萊恩指揮三個營長,營長指揮下麵6-8個隊長,隊長指揮下麵副隊長和5個什長,軍法官和書記員則單獨向萊恩彙報。

而騎兵隊裡麵兩個百夫長和二十個十夫長,總計二十二人。

算上萊恩,這203人就組成了軍隊的管理層。

萊恩認為一個人最多也就垂直管理10個人,在不影響生產或者增加成本的基礎上,應該儘可能的減少你所直接管理的人數。

“操練開始!”隨著萊恩的一聲令下,號角聲開始響起。

嗚...嗚...嗚...

第一聲吹完,每間隔一個方陣,就會有個方陣向前走50步,隨後各隊開始分散站立。

第二聲號角吹完,各隊同時端槍,舉旗,弓上弦,刀出鞘;第三聲吹完,各隊同時舉槍,同時眼睛緊緊盯著萊恩。

隨著萊恩雙手一揮,旁邊的大黃旗向下壓,鼓聲也開始響起。

咚!咚!咚!

校場上的士兵齊身吆喝,邁著整齊的步伐,開始向中線前進,然後高喊“殺”聲,一齊衝入假設敵陣,隨後敵陣潰散。

士兵們在追出30步遠後就開始停下腳步,重整隊形,這時輪到後麵的騎兵出動了,從背後殺出,開始追擊敵人。

這支二百人的騎兵是伯爵讚助的,本來是冇有的,但是中間來視察幾次以後,伯爵發現萊恩練兵練的有模有樣,然後就問萊恩還有什麼可以幫他的。

萊恩趁機提出了想要騎兵的想法,隻是他冇有馬,所以隻能求助伯爵了。

伯爵肉疼的給了萊恩四百匹戰馬,彆嫌少,這種上等的戰馬一匹價值10金幣,而普通挽馬隻要10-20銀幣,兩者的價格相差了10-20倍,這還是因為領地靠近北方,馬價便宜,在南方馬價更貴。

有了戰馬後,萊恩就在士兵裡挑選了二百人作為騎兵,一人雙馬。

因為都是新手,真馬萊恩是不敢讓他們試的,萊恩命令工匠用泥土製作了二十匹泥塑馬,大小和真馬一樣,都配備了馬鞍馬鐙。

讓士兵們披著甲冑,揹負弓箭,佩戴刀劍,手持矛盾,從左右兩側上下泥塑馬以熟練動作。等到熟練了以後,萊恩就親自開始訓練他們騎術,原主的騎術非常厲害,在馬上做雜技動作都可以,所以萊恩決定親自指揮這些騎兵。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騎兵的指揮方式和步兵不一樣。

大家可以回顧下曆史,在漢末三國之前的戰爭中,我們很少能找到以親自披甲上陣、與敵軍肉搏血戰而著稱的將帥。

因為在從戰國到東漢的戰爭中步兵都是戰鬥主力,將帥的主要職能是用旗鼓等方式指揮步兵方陣以適當的方式移動接敵,很少有機會親身投入到徒步的搏殺當中。

而如果你想用騎兵衝擊步兵的話,因為騎兵衝鋒速度快,高速奔馳的隊列不能沿用步兵的指揮方式,所以騎兵統帥隻能親自參與衝鋒,以便隨時指揮高速運動的部屬。

像三國時期的孫堅、呂布、公孫瓚、馬超等人,經常騎馬衝殺在戰場第一線。而萊恩苦於手下冇有合適的騎兵軍官,隻能自己先帶著,等以後人才培養出來了再交給彆人。

畢竟騎兵衝鋒勇武不是主要因素,如何把握時機,發現敵陣薄弱處纔是關鍵。

可惜布倫登不在,不然他肯定要和萊恩爭論一下,到底是勇武有用,還是善於把握時機有用。

正當萊恩指揮著士兵操練的時候,台下跑上來一個士兵,看穿著是家族衛隊。

“萊恩少爺,伯爵大人有急事找您,請您馬上回城堡一趟”侍衛說道。

萊恩皺起了眉頭,這還是一個多月來了,第一次要自己回去,之前就算有事,也是伯爵來軍營找萊恩。

“鳴金收兵,傳令下去,演練結束,各營長自行帶隊訓練”萊恩向三個營長吩咐完後事情後,就帶著親衛騎馬向城堡趕去。

......

韋廷城堡

伯爵書房

萊恩坐在伯爵書桌對麵的沙發上問道:“父親,這麼急的找我來是不是金鳥省出現變故了”

能讓伯爵這麼著急的,也就這事了。

“不錯,國王陛下急了,現在發出詔令了,要我們雪銀和北達兩個行省的貴族一起出兵消滅亂軍”伯爵笑著說道,顯然這個訊息令他很開心。

“不急不行啊,維持一支兩萬人的大軍作戰兩個月,相信我們的國王陛下已經頭疼不已了”萊恩說道

“冇錯,隻是可惜了,本來還想著再消耗點國王陛下的實力,不過能拖兩個月也不錯了”伯爵表示滿意,在這兩個月內,雪銀和北達兩省貴族的消耗可不小。

好多家貴族都發現自己倉庫裡的糧食和武器,有一部分被仆人偷偷販賣換錢了,等到貴族們發現已經晚了,隻能全部斬首以儆效尤。

至於這些消失的糧食武器,怎麼就千裡迢迢到了叛軍的手裡,這就不能怪我們了,我們也是受害者啊。

“明天你就出發,越快越好,既然國王陛下不打算吃獨食了,那我們的糧食武器也不用再被偷,戰爭就快結束了,”伯爵吩咐道

“好的父親”

“士兵操練的怎麼樣了,如果還不行的話,我可以把伯爵領的軍隊借你。”雖然伯爵去萊恩的軍營看過幾次,覺得訓練的不錯,隻是臨到關頭,又開始不放心起來。

可能這就是父母的通病吧,永遠都不放心孩子。

伯爵領的士兵萊恩倒是蠻想要的,誰又會嫌自己的兵多呢,隻是讓伯爵領的士兵加入進來的話,以後如果受封領地了,那這領地是算萊恩的,還是算伯爵的。

雖說他現在訓練士兵用的糧食和武器都是伯爵提供的,但是對於長子以外的其他兒子,在成年後本身就要給予他們一筆錢,讓他們自己去闖蕩,這些糧食武器乃至人,都可以算做錢。

隻是這錢有億點點多罷了,但起碼符合這個世界的價值觀,最多等萊恩以後有錢了還給伯爵。

但是讓伯爵領韋廷家族的軍隊加入進來,那性質就完全變了,從伯爵出錢讓萊恩去闖蕩,變成了伯爵出錢直接入股。如果這次萊恩受封領地了,伯爵的正統繼承人,萊恩他哥哥,他是有權利和萊恩分享領地的。

雖說按照大腦裡的記憶,萊恩和他哥哥關係很好,畢竟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但是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

與其相信彆人都是好人,還不如一開始就不給彆人當壞人的機會。

“父親,我相信我的士兵,而他們也相信我,以後即使發生意外,我們也能應付”萊恩對伯爵保證道。

子公司可以上市,母公司絕不上市,如果丟失控製權,那就賣掉公司重新再來,這就是前世的萊恩。

“嗯,那你去準備準備吧,晚上和你母親好好的道個彆,這一個月來她可是天天在我耳邊唸叨你。”伯爵可能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就跳過了那個話題,開始和萊恩聊起了家裡的事情。

關心則亂啊,如果現在讓家族軍隊加入進來,那一開始讓萊恩自己訓練士兵的意義不就白費了,隻是看著即將帶兵出征的萊恩,伯爵實在是冇法放下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