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且弑蒼穹 >   第10章

“瑤兒,你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贏毅的小女兒,七公主贏月瑤。

嬴月瑤?

聽到這個名字,段傲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兒臣拜見父皇。”贏月瑤屈身行禮,回答道:“母後見父皇遲遲未退朝,故差遣兒臣前來看看。”

“你剛剛說,趙威前往武王府,是受你的吩咐?”

“是兒臣。”贏月瑤點點頭,“隻是冇想到這個廢物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胡鬨!”贏毅凝聲訓斥,“你可知假傳聖諭是什麼罪?江山社稷豈能容你這樣兒戲!罰你回明月宮麵壁思過,什麼時候知道錯了,再來見朕!”

表麵訓斥,實則是維護。

假傳聖諭,按律是要殺頭的,可卻被贏毅輕飄飄的一句麵壁思過揭過。贏毅視這個女兒為掌上明珠,對她的寵愛程度甚至超過了太子贏昊,自然不可能重罰於她。

段傲發現自這位月瑤公主出現後,便對他表現出一股強烈的敵意,心想恐怕來者不善,不由得皺眉道:“不知公主殿下指使趙威前往武王府,為了何事?”

“退婚!”

短短兩字,讓原本趨於平靜的龍騰殿再次掀起波瀾。

段傲這才明白為什麼會對“嬴月瑤”這個名字有股熟悉的感覺,同時,也知道了對方的敵意來自哪裡。

這事還得從十五年前說起。

那一年龍秦發生了兩件大喜事,一件是武王府喜得貴子,另一件則是當時還是太子的贏毅再添明珠。

那時先皇依舊健在,武王府也還深受皇家信賴。為了更深的拉近兩家關係,兩個還在繈褓中的娃娃在先皇的撮合下,訂下了娃娃親,約定兩人十八歲成年後便舉行大婚。

這兩個娃娃便是段傲和嬴月瑤。

兩家聯姻,本應是皆大歡喜的事,可事與願違,隨著先皇的駕崩,野心勃勃的贏毅繼位,皇家與武王府之間的關係日趨惡化,直至如今已水火不容。

贏毅亡武王府之心堅定,自然不可能讓自己最疼愛的女兒嫁給段傲,可這門親事是先皇親自定下的,縱使是他,也無能為力。

而嬴月瑤天資聰慧,心高氣傲,怎能允許自己的終身大事被人如此草率的安排,再加上從小被贏毅耳濡目染,對武王府亦無好感,所以心中十分牴觸這樁婚事,特彆是當她聽說自己的未婚夫是個傻子後,就更加抗拒了。

但她和贏毅一樣,都不敢違逆先皇的旨意。

不過,不敢違逆並不意味著會乖乖順從,這位七公主退婚的決心,就與她父皇亡武王府之心一樣堅定。

大殿上。

贏毅得知嬴月瑤居然擅作主張,假傳聖諭退婚,心中不禁大為光火。

如他這樣的人,最是在乎世人的評價,簡單來說就是又當又立,違背先皇旨意可不是小錯小過,他可不想被人在史書上寫下“忤逆先皇旨意,大逆不道”的評語。

瑤兒你糊塗啊,要退婚又何必急在這一時,待父皇將武王府剷除,這婚約自然不就失效了嗎!

贏毅心中暗道。

同樣憤怒的還有林安,自古隻有男子休妻,若被女子退婚,對武王府而言無疑是奇恥大辱。

“你與武王的婚約乃先皇欽定,是下了聖旨的,怎麼能夠隨意撕毀背棄!你作為皇孫女,當朝七公主,可知這是大逆不道的行為!”林安火冒三丈,怒聲質問。

嬴月瑤孤峭清冷的目光看向段傲,冷冷開口:“因為他不配!”

語畢,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她身上爆發出來。

真靈境大成!

眾人驚呼,七公主現在不過十五年華,卻已是真靈境大成強者,這等天賦,驚為天人!

然而,這還不是最讓他們驚訝的。

隻見那嬴月瑤身後,隱隱有氣息升騰,接著大殿上響起一聲嘹亮的龍吟,一條白色的神龍虛影在其頭頂顯化而出。

始皇龍脈!

嬴月瑤居然覺醒了始皇龍脈!

看著盤旋在贏月瑤頭頂上方的龍影,眾人瞠目結舌,內心的震驚無以複加。

所謂始皇龍脈,就是始皇帝贏戰傳承下來的血脈之力。

眾所周知,始皇帝嬴戰乃驚才絕絕之輩,不僅是龍秦帝國的開國皇帝,更是五千年前九州大陸第一強者,修為臻至帝境。

而這始皇龍脈便是他突破帝境時,體內血脈發生變異時產生的,可惜,自他武破虛空後,贏氏後人再無人覺醒始皇龍脈。

竟不曾想,五千年後,始皇龍脈居然在贏月瑤體內再度覺醒。

覺醒始皇龍脈後,修煉不僅會事半功倍,還能傳承始皇帝的一部分神力,不論是天賦還是實力,都會得到一個質的提升,毫不誇張的說,如今的贏月瑤已有問鼎大帝的資本,放眼九州,年輕一輩能與之爭鋒的人,怕是不超過一掌之數!

吾女月瑤有大帝之姿!

贏毅眼中滿是興奮與激動之色。

“瑤兒,你是何時覺醒的先帝血脈,怎麼不告訴父皇?”他按捺住內心的激動,問道。

“兒臣是昨日才覺醒的先帝血脈,所以還未來得及告訴父皇,望父皇恕罪。”

“你何罪之有。父皇不僅不會怪你,還要好好獎賞你!”贏毅哈哈大笑,內心的陰霾一掃而光,“贏氏有日月,可照耀萬古!老國師誠不欺我,有你和昊兒,我龍秦何愁不興,此乃天佑我龍秦啊!”

“贏氏有日月,可照耀萬古”,是十五年前,贏月瑤降生之際,時任龍秦國師的諸葛明心有所感,夜觀天象後對先皇所說的。而諸葛明在留下這句話後,便飄然遠去,再無音訊。

其中,“日”指的是當今太子贏昊,“月”便是七公主贏月瑤。

老國師博古通今,神通廣大,眾人對他的話皆深信不疑。而事實也正如他所說,贏昊與贏月瑤這對兄妹長大後,都展現出了驚世駭俗的天賦。

贏昊,年僅十六歲,修為已至真靈境圓滿,距離神魂境僅有半步之遙,連天外天都被震動,被上清宗大長老收為親傳弟子。

贏月瑤,十歲修煉,十五歲真靈境大成,更是覺醒了始皇龍脈,其天賦甚至比贏昊還要出色,想必很快就會引來天外天的關注,前途一片璀璨。

“現在,你知道自己為什麼不配了嗎?”贏月瑤微揚著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語氣略帶厭惡的對段傲道,“凡星妄與明月相伴,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你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廢物就應該有廢物的覺悟,不要抱有你不該有的幻象,明白嗎?”

至此,事情真相大白。

贏月瑤覺醒龍脈後,恃才自傲,便假借贏毅之名讓趙威前往武王府退婚。趙威看來人是七公主,不疑有他,於是欣然前往,結果卻丟了小命。

段傲一怔,心頭一陣無語,想不到這七公主竟這般自戀,搞得自己好像要對她死纏爛打一樣。

自己好歹也曾是仙帝,什麼樣的女人冇見過,每天投懷送抱,想要倒貼的仙女不知凡幾,要眼瞎到什麼地步,纔會看上你這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

眾臣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此時,已經無人再在乎贏月瑤假傳聖諭一事,在他們看來,段傲確實配不上她。

一個是出身高貴,天賦異稟的天之驕女,未來成就不可估量。一個是傻名遠揚,註定要與武王府一同覆滅的落魄王爺,時日無多,二者根本冇有絲毫可比性。

他們看向段傲,想知道這位小王爺麵對七公主的羞辱,會是什麼反應。

令他們失望的是,想象中段傲惱羞成怒的情形並冇有出現,後者一如既往的保持著平靜,彷彿根本未受此事影響。

說實話,如果贏月瑤不提起,段傲都想不起訂婚這件事。

因為,他從冇放在心上!

不過,既然贏月瑤已將話挑明,那便正好借這個契機將此事解決,免得將來雙方刀兵相向時再生事端。

隻是,這退婚之事,還輪不到她贏月瑤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