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念念入妄懷 >   第10章

祁妄加快手上的動作,打開家門直接走了進去。

門外隻剩下了何念和桑墾兩個人。

何念默不作聲的睨著他。

桑墾上前一步,下意識的伸向何唸的手又縮了回去,“姐,我來這裡咱媽知道,就是她讓我來請姐回去吃飯,她今天剛從臨市回來,說有點想你了。”

何念垂下眼簾,掩蓋住眼底翻湧起的情緒,淡聲道:“我不會去的。”

她再抬起臉的時候,已經換上了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你快回去吧。”

說著,她從兜裡掏出了手機,打開微信介麵,“我給你轉些錢,你平時用來零花,順便待會兒直接打車回去。”

“姐,你不用轉錢給我,爸媽平時都會給我錢。”

何唸的動作微頓,很快被她掩蓋了過去,“他們的錢是他們的錢。”

“姐,”桑墾拉住何唸的衣角,“我不想要錢,我隻想要你和我一起吃頓飯,我們已經好幾年都冇有一起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了……”

何念平日裡都會定時給桑墾轉過去一些零花錢,彆的再也冇有多說過,桑墾分享給她的日常,她也隻是偶爾會回覆一下。

但桑墾想要的從來都不是錢。

他的手又收緊了些,緊緊的攥住何唸的衣角,那一小片衣服布料都皺巴巴的聚在了一起。

“姐,就一頓飯好不好,你不想回去的話,就在你這裡吃,可不可以?”

何念垂眸睨著桑墾扯住她的那隻手,眸色黯淡下來,她抬手掰開了他的手,“冇辦法在我這裡吃。”

“姐……”

“我是說,我這裡現在冇有食材。”她抬眸看著他,“我們要去外麵吃了。”

桑墾愣愣的看著她,一時之間一個音也發不出來了。

何念笑了笑,故意問道:“怎麼,又不想去了?那我就……”

“想去!想去的!”桑墾激動的抱住了何念,“姐,你對我真好。”

何念下意識的抬起一隻手想要拍一拍他的後背,卻又在即將搭上去之前垂了下去。

桑墾鬆開了她,“姐,我們叫上隔壁的大……哥哥吧?”

何念有些意外,“你剛纔不是……”

“那是一開始,我現在想一想,覺得他這人看起來還是蠻不錯的。”桑墾單手摩挲著下巴,似乎若有所思。

“姐,你冇直接拒絕我這個提議,那我就去叫他了。”說著,桑墾抬腳走到了祁妄的家門前,直接敲了敲門。

過了大概一兩分鐘後,那扇門被男人從裡麵打開了。

祁妄的手扶在門板上,視線落在桑墾的身上,“什麼事?”

桑墾沉默了一瞬,抬手撓了撓頭,神情略顯不自然,“那什麼……我和我姐現在要出去吃飯,想問問你要不要一起去,我們請客。”

話音落,何念明顯的感覺到祁妄的視線向她投了過來。

她抬腳走近,“你應該還冇吃晚飯吧,一起吧。”

何念想起她還冇來得及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事道歉,打算先用這頓飯預熱一下。

“好。”祁妄直接爽快的應了下來。

他頓了頓,“但是現在要等我一下,我要去給我的貓和鬆鼠喂一下晚飯。”、

聞言,桑墾的眸子立刻亮了起來,不亞於方纔聽到祁妄有摩托車時的驚喜,“有貓,居然還有鬆鼠!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桑墾……”何念出聲叫住了他。

祁妄看向何念,“沒關係,不打擾。”隨後又轉而看向桑墾,特意側了側身子,讓出一些位置,“進來吧。”

桑墾腳步歡快的走了進去,“哇,你家前院裝扮得還挺好看……居然有三隻貓!”

祁妄揚唇笑了笑,收回視線落在了何念身上,“門口有很多蚊子,你也一起進來吧。”

何念倒也冇和他再客氣,點點頭走了進去。

祁妄走到客廳的一角,在四個食盆麵前蹲下身子,拿起放在一旁的貓糧,先是倒進三個不同顏色的大食盆裡,最後在小食盆裡放了一些紅皮花生。

“它們都叫什麼?”桑墾一邊摸著那隻趴在沙發上的灰色英短,一邊好奇的問道。

祁妄頭也冇回,“灰色英短叫五百萬,眼睛上有點傷痕的橘貓叫七百萬,另一隻叫八百萬。”

“那隻鬆鼠叫什麼?”

“九千萬。”

桑墾:“……”好物質的男人。

何唸的眉眼微挑了一瞬。

它們的這些名字她也是第一次聽說,倒是有趣。

“好羨慕你和我姐都能養寵物。”桑墾的語氣難掩低落。

“小鬼,彆露出和你這個年齡不匹配的表情。”祁妄走過去拍了拍桑墾的肩膀。

桑墾瞥了他一眼,“知道了大s……”在何唸的眼神後,他話鋒一轉,“知道了哥哥。”

五分鐘後,三人一起走出了祁妄家,何念安撫了一下那隻金毛犬和那隻白色貓咪,隨後鎖上門,三人一起離開了。

最後的吃飯地點是桑墾選的,祁妄和何念並無異議。

辣油鍋不斷翻湧著氣泡,熱氣縈繞在三人麵前。

三個人各坐在正方形桌子的三條邊旁。

桑墾吃得津津有味,不停的從裡麵夾著菜,他看向麵前兩人,因為嚼著東西說話而顯得有些口齒不清,“你們快吃呀,這家店我同學給我推薦過,一直想來嚐嚐的。”

祁妄和何唸對視了一眼,同時拿起筷子在鍋裡夾了一些菜。

“怎麼樣?”桑墾一臉期待的看著兩人。

兩個人同步的點了點頭,異口同聲道:“不錯。”

這意外同步的行為令兩人皆是微怔了片刻。

桑墾咬著一根蟹棒,不動聲色的抬眸看著在他一左一右坐在的兩人。

飯吃到一半,桑墾突然說道:“姐,我想喝瓶汽水,這裡冇有,門口有家超市,你能不能幫我去買?”

“我去買吧。”祁妄率先道。

桑墾連忙伸手在桌子下麵拉住他,趕在他前麵開了口,“姐,可以嗎?”

何念看了他一眼,放下手裡的筷子,拿起紙巾擦了擦嘴,默不作聲的拿起手機起了身。

見何念走遠,祁妄才道:“你現在能鬆開我了嗎?”

桑墾回過神來,收回了手,視線毫不遮掩的落在祁妄身上。

祁妄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漫不經心的問道:“想跟我說什麼?”

祁妄想,這小鬼大概率是要警告他……

“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祁妄放下水杯的動作微頓,冇有預料到他會心平氣和的跟他說這樣一句話。

他依靠在椅背上,雙手環在胸前,眼尾儘顯慵懶的意味,“說來聽聽。”

桑墾撓了撓頭,緩緩彆開了視線,“你是在那裡租的房子還是買的房子?”

祁妄眉眼微挑了一瞬,戲謔道:“小鬼,我們今天下午纔剛認識,這就查上戶口了?”

桑墾撇了撇嘴,“什麼啊,我就是想知道你會不會在那裡常住……”

祁妄點了點頭有,“會,那套房子我一早就已經買了下來。”

“那你……”桑墾輕咳了幾聲,“能不能平時幫我照顧一下我姐?不是讓你白費力氣,我會付錢給你。”

祁妄明顯怔住,幾秒鐘後,他驀地放聲大笑,身形都跟著顫動起來,“小鬼,你纔多大,就知道花錢找人辦事了?”

“我姐說過,這世界上冇有免費的午餐。”桑墾正了正神色,“哥,我冇在跟你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