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後巷瞭解很深。”我說到。

翡煙隻是自嘲的笑笑:“見的多了,自然就知曉了。”

我回到研究所,這裡的氣氛異常沉重。

Daniel:“曉昭?Carmen正在找你。”

我:“我知道了,她在哪?”

Daniel:“也許還在實驗室。”

我來到實驗室,Carmen果然在這裡。她頹廢的坐在椅子上,不複往日。

我將屋門關上,Carmen用手抵住額頭。

“阿昭 ,他死在了實驗中,可我卻冇能救他。早知道…早知道就由我來了……”

我上前移開她的手:“我們能夠聚在這裡都是因為那你。Carmen,你是所有人的明燈,但我們不應該將所有的事情壓在你身上。你也不應該把它們全都攬到自己肩上,否則你早晚有一天會被壓垮。”

這些最最最老土的話當然起不到什麼作用。

我抱住Carmen:“就算是為了研究所的人們,你也要平安無事。”

可能我是真的不會安慰人吧。也許這種事需要Ayin來做。

Carmen表示想自己靜靜,我退出房間,回頭一看卻嚇了一跳。

研究所的眾人都圍了上來。

Daniel小聲問我:“怎麼樣?”

我攤了攤手。

Bengamin:“隻能等老師回來看看了。”

身心俱疲的我回到亞恩那。這個傢夥正拿著我的魂殤劈柴。

我:“放下。”

亞恩:“嘖嘖,我可是有個好訊息。這樣吧,你把這刀借我玩幾天我就把這個訊息告訴你,怎麼樣?”

“嗬。是例如我腿斷了這種好訊息嗎?”我嘲諷道。

記得曾經,我被郊區的東西打斷了腿,這傢夥還一臉喜色的對我報喜。

“額”提到這件事亞恩也有些不好意思“你放心,這次的訊息和安吉莉卡有關,而且絕對是好訊息!”

本來我對這傢夥冇抱什麼希望,但聽到那個名字時還是下意識答應下來。

亞恩拿出一張名片“瑾紫淚滴說她有安吉莉卡的訊息,那老婆子雖然神神秘秘的,但信譽還是有保障的。”

我拿著名片看了半天:“這是……什麼玩意……”

亞恩:“我要是看懂了這還能到你手裡?”

星弈:“我怎麼感覺……這東西根本就不是字?要不你問問蝶哥他們?”

亞恩:“哈,反正那老太婆就給了我這個玩意。說好的,刀借我玩幾天。”

亞恩拿著魂殤不知道乾什麼去了,我坐在椅子上與河流的異想體溝通。

亡蝶葬儀:“這是什麼玩意?你確定他不是為了套你刀?”

憎惡女王:“可是這看上去還是有點規律的啊。”

白夜:“這的確是文字,但我不認識。你要不叫時痕看看?”

我輕輕戳了戳過去未來之喵的屁股,它立刻醒來了。

“喵……阿昭,你知道亞恩口中那個老太婆是什麼人嗎?”過去未來之喵表情複雜。

“最神秘的收尾人,瑾紫淚滴伊織。”

過去未來之喵一臉凝重:“我不建議你去,那個老太婆可不是好惹的。”

白夜不樂意了:“怎麼?時痕你是說我們都是廢物嗎?”

過去未來之喵:“喵,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

我隔開快要打起來的二人:“喵喵,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喵~喵知道了。我可以在夾縫空間中帶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