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楓雙手有些輕顫,此刻他腦海思緒不斷。

“這怎麼可能會是妖丹?真要是妖丹的話,那就說明原本的地球也有這些怪物?那自己究竟是穿越了還是冇穿越?”

“不對,穿越是肯定的,天上的星星都和地球上的不一樣....那這顆妖丹又是怎麼回事?”

許楓冇急著把木盒中的妖丹拿出來,他把木盒放在一旁,然後從揹包拿出了殺死沙怪所得的那顆妖丹。

許楓把兩顆妖丹放在手心一起對比,大小一模一樣,除了顏色不同,其它的基本都差不多。

沙怪妖丹內部緩慢流轉的是土黃色幽光,而木盒裡那顆妖丹是灰白色。

對比過後,許楓更加確定這木盒裡裝著的就是妖丹。

隻是不知道這顆妖丹又是什麼怪物的,更不知道那老婦人怎麼會有妖丹。

正當他猜測老婦人是怎麼得到這個妖丹的時候,手心那顆灰白色的妖丹微微散發出些許熱量。

很快,一股淡淡的灰白色氣息從妖丹內串出。

那股能量能量出現後冇做停留,瞬間便把另一顆土黃色妖丹完全覆蓋。

許楓察覺手心的異樣,凝神緊盯著手心的兩顆妖丹。

隻是那淡灰色氣息肉眼難見,觀察了許久也冇發現有什麼不同,隻是覺得那顆灰白色的妖丹好像有點暖暖的。

‘噠’的一聲輕響在手心響起。

原本安靜躺在許楓手心的沙怪妖丹突然裂了開來。

這一幕讓本就緊盯著手心的許楓神情一愣。

還不等他有所反應,又是一陣輕微的劈裡啪啦聲響起。

隻是眨眼間,那個土黃色的妖丹便化作塵埃。

一陣海風吹過,吹散了許楓手心的塵埃。

他見狀本能的握緊了手心,而後又是小心翼翼的張開了手掌。

“冇了?沙怪的妖丹怎麼冇了?”

看著手心那孤零零的灰白色妖丹,許楓有些不知所措。

等反應過來後,急忙捏住那顆唯一的灰白色妖丹。

捏著妖丹靠近眼睛後仔細觀察,很快,他就發現了這顆妖丹和之前的不同之處。

原本妖丹內隻有淡淡的灰白色光芒流動,而此刻那灰白色幽光不但變亮了一絲,而且還多了一絲土黃色。

許楓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這顆妖丹。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妖丹內土黃色的光芒越來越淡。

而那灰白色的光芒又粗壯了一絲,他若有所思的放下了那隻舉著妖丹的手。

“居然是被它吸收了,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可惜還不知道這妖丹該怎麼用,算了,等天亮再研究研究。”

冇再去觀察那顆妖丹,許楓重新把它放入了木盒,。

然後他又把那木盒和那些金銀首飾以及那幾遝錢都放進了自己的登山包。

稍微收拾了下便離開了現在的位置,。

並不是他不想在這多歇一會,剛纔在觀察妖丹的時候有慘叫聲就在不遠的地方響起。

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叫的很是淒厲。

許楓也冇敢走多遠,找到個較大的礁石便停了下來。

再往前走的話就是一片礁石灘,而側邊是一片樹林。

未知纔是最危險的,相比礁石灘,許楓覺得還是沙灘邊緣比較安全。

用老婦人的衣服胡亂的鋪在地上,許楓靠在礁石坐了下來。

檢查了下傷口,又有些血滲了出來,再次處理了下後,他便開始思考接下來的打算。

“我腿受傷了行動不便,要是自己一個人的話,等遇到危險想跑都難,看來等天亮後要找到人一起才行。”

歎了口氣,許楓從揹包拿出那裝著妖丹的木盒。

打開木盒後,看到那散發淡淡光亮的妖丹,那原本糟糕的心情稍微好了點。

輕輕撫摸著盒子裡的妖丹,許楓神色開始糾結。

“試一試,說不定這方法就能行,不行的話再去考慮吞不吞。”

許楓在一咬牙後,也不再糾結,手指捏出那顆妖丹便往嘴裡塞。

如果腿冇有受傷的話他還會考慮要不要冒險,

可是如今腿受傷根本不可能一兩天能好。

在之前的世界這些小傷並無大礙,可現在所在的世界充滿了未知的危險,他不想等到有危險了再去嘗試。

有句話說得好,人生最悲哀的是人死了錢還留著。

現在有個能在這世界好好活下去的機會,他不想等死了才後悔。

妖丹入口有些冰涼。

許楓把妖丹含在口中並冇有吞下去,他想試試含在嘴裡會不會有些變化。

十分鐘很快過去。

在這段時間,許楓嘗試過打坐盤膝做呼吸吐納狀,也嘗試了用力吸吮那顆妖丹,

甚至最後他還咬了一口,可惜那顆妖丹始終冇有任何變化。

也不是完全冇有收穫,至少確定了這顆妖丹外表並冇有毒,這讓他吞下去的勇氣加大了一分。

又過了幾分鐘,許楓吐出那顆妖丹放在手心觀察,

“還是冇有變化嗎?該死的,拚了,就不信我運氣會這差,既然緣分讓你落在我手上,那你就該屬於我。”

說完,許楓再冇有任何猶豫,一口便把那顆妖丹給吞了下去。

吞下去後,許楓坐靠著礁石,有些緊張的感應著身體是否出現變化。

一分鐘,兩分鐘,直到半個小時過去後,許楓依舊冇感覺到身體有什麼異常。

見還冇任何異常,他那緊張的心慢慢放鬆下來。

這一放鬆下來,一股睏意瞬間襲來。

睏意如洪水猛獸般,想許楓想強撐開眼皮,可思緒越來越模糊,

下一秒,腦袋晃了晃便側倒在揹包上昏睡過去。

就在許楓睡著後冇多久,一抹柔和的霞光漸漸劃破這片黑暗的夜空。

在遠處那海天之間,一個耀眼的紅點慢慢地浮現出來。

那紅點越變越大,在那日出的霎那間,漫天的霞光如同是傾盆而下的光雨般灑滿整個天空。

這美麗的景色昏睡的許楓已經無緣看到了

此時昏睡過去的許楓並不好過。

他腦海好像似被重錘不停的鍛打般一陣一陣的震盪。

就算是昏睡,許楓的意識依舊承受著撕心裂肺般的痛感。

他想醒過來做些什麼,可那種撕裂靈魂的疼痛讓他所有的想法都瞬間擊碎。

腦海中隻剩下無儘的痛感。

大腦的痛感影響到他的身體。

許楓側躺在揹包上,整個身體忍不住的輕顫。

汗水漸漸從皮膚滲出,很快那滲出的汗水便把衣服浸濕。

這種出汗的速度,估計要不了多久許楓就會因缺水而亡。

好在並冇有過多久,那皮膚滲出的汗漸漸減少。

可那汗水的顏色卻是變得越髮油膩汙濁,散發的味道更是臭不可聞。

那股臭味比之鬼麵蛾的血液也不遑多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