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墳

墓碑上的名字,三個字:鄭興龍。

周圍的花圈還在,墳前的貢果依舊新鮮。

一道身影,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下,出現在這墳頭處。

樓千夜~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在墳前拜了拜。

畢竟死者為大,自己又不是來乾好事的,拜一拜冇錯…

“興龍啊,你的死,讓我想到了很多,也設想了很多事,卻不知道是不是準確。

所以,得勞煩你的屍身,為我所用了。

或許,能成全你。

甚至,說不定還能拯救天下蒼生呢,莫怪我。”

起身,樓千夜拿起來了貢果,“嘎嘣”啃了一口。

“吃你個蘋果,你不介意吧?

嗯,冇迴應,就當你同意了哈。”

啃完蘋果,樓千夜來到墳頭後,單手一提就是空間利刃上手。

其次哢嚓一陣忙碌,剛填土的墳頭,被他給挖開了。

漆紅色的大棺材,當然也擋不住樓千夜的腳步…

打開,鄭興龍正躺在裡麵,死挺死挺的。

“果然冇火化。”

如今的世道,流行火化,提倡火化。

但是在一些偏遠山村,依舊傳統,想儘辦法逃避火化這件事。

因此,後世喪屍才特彆多,有的還比較新鮮的樣子…

咳咳…

畢竟這喪屍啊,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其實都是血色霧氣熏染屍體之下,詭異覺醒而導致。

當然,活人直接變得也不在少數。

把鄭興龍屍體扛出來,樓千夜轉身埋上新墳,上了後麵自己新買的貨車後車廂。

車廂裡很寬闊的,空間足夠大。

屍體擺正,搞成五心向天的模樣。

樓千夜伸出手,把自己的手心,對準了鄭興龍的後背。

接著,空間裡的血紅色霧氣,通過自己的吸收,再傳入鄭興龍的屍體中去。

恐怖的異變,隨之而來。

人死以後,都比較乾癟。

但是這鄭興龍,就像是吹氣球一樣膨脹了起來,身體彷彿有了生機似的,開始不停的顫抖,越來越劇烈。

喪屍的形成,後世也研究過的,這是必然的。

血色霧氣慢慢熏陶,一般也需要挺長的時間的,這段時間裡,屍體肯定會腐爛,所以喪屍纔多數都一副“慘不忍睹”的模樣。

而現如今這個不同,特彆新鮮…

樓千夜還主動給他針對性的灌入,找準了他的腦部可以形成屍核的位置,加以關愛。

於是…

幾個小時以後,鄭興龍“嗡”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嘴巴一張“嘶嘶嘶…”

喪屍特有的嘶吼動靜,自他口中傳來。

“呼…喪屍也是要慢慢進化的,直接互相吞噬那種,需要特定的實力。”

樓千夜說著,停下了手中動作。

鄭興龍喪屍,聞到了人的味道,轉身就咬。

他很靈活,冇有喪屍那種感覺,還是因為肢體“健康”所致。

樓千夜一伸手,就把他給按在了下方,接著用繩索,給他捆了一個結結實實的。

“希望我猜的冇錯,你會是死亡和製造雙係的特殊喪屍覺醒者,所以纔會隱藏自己,隱藏的特彆好,出奇的好。”

樓千夜拍了拍對方的後腦勺。

在後世,各類覺醒者中,死亡係最為另類。

一部分是人,一部分竟然是喪屍變得,所以死亡係最不受人待見,幾乎誰遇到了都想弄死…不管那個人是否自私是否特彆壞…

因此,樓千夜認為,鄭興龍可能就是這種存在,這纔有瞭如今的行為。

之前,樓千夜其實也想過等著,等著他自己變化。

但,樓千夜正好思慮了蝴蝶效應這件事。

自己既然重生了,蝴蝶效應肯定有,以後還會一樣麼?不一定。

所以,他現在就行動了。

而且…喪屍也看實力的,鄭興龍自己好好培養,等到喪屍真正降臨階段,他最不濟也能成個小屍王吧?

樓千夜的計劃,大抵如此。

“你的老婆孩子,我幫你照顧了。”

樓千夜應承著這位喪屍…

鄭興龍呢,父母走的早,也冇有兄弟姐妹,是獨生子。

而他自己,也算是英年早逝,才三十多歲。

家裡有個老婆,還有一子一女兩個孩子,女兒七歲兒子六歲,都才上學冇多久。

這三個人,樓千夜目前肯定是要接下來照顧的。

隻是…正常手段去接送,人家肯定不會理會信服吧,席安娜這種女孩,太少了。

於是…樓千夜換了一身的道袍…

連夜趁著天還冇亮,直接駕車去了鄭興龍家裡。

偏遠山村,獨門獨院。

樓千夜停下車,敲門。

“誰呀這大清早的。”

院子裡傳來婦女的動靜。

大門不久後打開,鄭氏出現在樓千夜麵前。

喲…風韻猶存…相當有姿色的一個婦女,這要是末世開始,怕也…危險呐。

“道士?”鄭氏一臉好奇。

這喪事都過了,怎麼還有道士過來?

“無量天尊,鄭家出妖魔,貧道特來降妖除魔。”樓千夜一甩拂塵…神神叨叨。

“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呢?滾。”

鄭氏氣不打一處來,這一大清早的真的是晦氣。

封建迷信,她自然是不信的,這個狗道士。

話音落地,鄭氏就要關門。

樓千夜也不等,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提著她上了就在門口的貨車後箱。

“你乾什麼?救…”

鄭氏想要叫嚷,可上了後車廂以後,才愣在了原地,隨後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不不,不可能,怎麼會有這種事?興龍,興龍是你麼?”

“嘶,吼…”

鄭興龍此時根本不認識人,隻是在車廂裡不斷的叫嚷,嘴巴裡哈喇子流的如同江河一樣,明顯是餓了!

“興龍。”

鄭氏想上車。

樓千夜一把拉住了她。

“無量天尊,不可,他會吃了你的。”

“這這這,這該怎麼辦?道長,求求你,幫幫我家,你讓我乾什麼都行,我也有錢,你要多少?你開個價。”

鄭氏還是對鄭興龍很恩愛的,如今情況倒頭就拜誠心懇求,也是純樸善良之人了。

“無量天尊,貧道既然來了,便是要救人,你先起來吧。”

“好好好,到底應該怎麼做?”

“鄭興龍,受邪氣影響異變,需要跟我回我的道場。

而你,便要聽我的話,前往至陽之地,為他祈福,也幫我做事。”樓千夜這是一舉兩得的想法,打算讓鄭氏去石油“枯井”地方,幫自己看護情況。

“行,不對,我還有兩個孩子,我。”

“不慌,孩子我會帶走的,前往蘇城那邊,貧道絕對不讓她們受到絲毫的委屈。”樓千夜甩了甩拂塵。

“真的?”

“無量天尊,貧道乃仙人,豈會食言?”

樓千夜一甩手,空間力量亮了亮,看起來神秘無比。

鄭氏,徹底信了。

樓千夜心頭自語:我有一天,竟然這麼坑蒙拐騙?哈,還好咱本心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