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陳子新,多爾袞和孫傳庭三人開始鬥地主。

多爾袞雖然學會了,但是不懂這些牌的意思,本著不懂就問的精神,開口問道,“這個JQKA是什麼意思?”

陳子新回答道,“a代表一的意思,k是王,q是王後,j是貴族。大小王是太陽和月亮。”

多爾袞又問,“那為啥三是最小的牌呢?最小的不該是一和二嗎?而且撲克牌上的數字怎麼那麼奇怪,像洋文又不是洋文。”

多爾袞不認識阿拉伯數字,覺得這個數字寫法很奇怪,好在他的記憶力非常好,再輔以撲克牌上畫的花色的數目,他很快就把這些數字記住了。

陳子新笑道,“嘿嘿,鬥地主隻是撲克的一種玩法,這種玩法中,大小王最大,二次之,也有的玩法除了大小王,a最大的。”

“這個數字叫阿拉伯數字,是洋人傳過來的,要想學好算數,就少不得用這個數字,我們早就在農莊裡推廣了,幾位先生都說好用。”

阿拉伯數字確實非常方便,像十萬四千五百九十六,寫成阿拉伯數字就是104596,書寫起來簡單太多,更加方便的是,兩個幾十萬的數相加,這個時代因為冇有阿拉伯數字,幾乎冇人能算出來,除非是用算盤,而有了阿拉伯數字,一個學過一個多月算術的人,用樹枝在地上列個豎式就輕鬆算出來了。

多爾袞一聽陳子新的農莊裡的人都用,立刻留心了。他知道陳子新這樣的活神仙,是絕對不會做無用功的。

多爾袞雖然學會了鬥地主,但陳子新前世被全班同學封為黃金聖鬥士,實力超群,而孫傳庭也是智商過人,不亞於多爾袞,卻比多爾袞先幾天學會鬥地主。

而多爾袞剛學,還不夠熟練,竟然連戰連輸,漸漸的開始著急起來。

我輸給莊主也就罷了,居然連孫傳庭也打不過,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這把陳子新是地主,孫傳庭和多爾袞兩個農民。

多爾袞兩個王三個二,一把好牌冇叫到地主,內心憤懣不已。

陳子新打了個順子,多爾袞直接王炸,兩個順子三個二,打到最後隻剩一個三。

“哈哈哈!”多爾袞忍不住得意忘形的狂笑起來,看他的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又立了當年滅朝鮮平蒙古一般的絕世戰功呢。

這個時候,孫傳庭四個四把他給炸了。

多爾袞,“?!?!?”

孫傳庭,“一個三。”

多爾袞麵無表情,“不要。”

孫傳庭吼道,“我一個三!!!”

多爾袞跟著吼,“我不要!!!”

孫傳庭,“一個三你不要,你手裡什麼牌?”

多爾袞把三亮了出來,“你說我手裡什麼牌!你炸什麼炸,腦子有包啊。”

孫傳庭,“多炸一次輸贏翻倍你不知道嗎?”

多爾袞大罵,“那至少也要能贏才炸吧。”

孫傳庭翻出多爾袞剛纔的牌,麵無表情的問道,“你三個二帶個K,手裡留個三,老子能猜到?”他忍不住咆哮起來,“這他麼的誰能猜到?”

多爾袞理所當然的回答道,“老子一手好牌馬上就要打完了,老子還在乎手裡留的是個三還是K?”

陳子新哈哈大笑,“二,順子,順子,三帶一,贏了。”

孫傳庭朝陳子新擠眉弄眼,“莊主,我看這個正白旗的奴才腦子不太清楚,多爾袞信任這種奴才,估計腦子也不大好使,您扶助多爾袞是不是值得商榷?要不您還是幫助豪格比較合適?”

多爾袞急了,孫傳庭知道他的真實身份,這個活神仙多爾袞也一直以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絕不能讓活神仙看低了自己的腦子。

不然,萬一他真的覺得自己笨,轉而扶持豪格,那自己就要涼涼了。

他急忙開口辯解,“我認為,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我留三留K對於勝負無關緊要,倒是你孫先生,完全不管形勢,也不管盟友情況,一味隻求擴大戰果,看似精明,實則愚蠢。”

孫傳庭一愣,哎喲,開始打嘴炮推卸責任了?

我大明官員打真仗有強有弱,但論起打嘴仗,那可是人人當先,個個好漢!

再說本來就是你多爾袞打錯了,你就是說破天去,也冇有三張二帶個K,留個三在手裡的道理。

正要開口反駁。

多爾袞又道,“你們明朝的官員兒,就會追求一些細枝末葉,還要彆人也來跟你們一起追求細枝末葉,彆人冇配合好,就說彆人冇領會自己的意圖,全都是彆人的錯,自己一點錯都冇有。彆人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蟲,誰他麼知道你有什麼意圖。”

好端端的怎麼說起大明來了?

多爾袞接著開火,“你們明朝的官兒,個個神神秘秘,一臉的智珠在握卻偏偏不告訴你的樣子,似乎個個都是聰明睿智個個什麼都懂,其實都是一群飯桶,要不然,也不會被我大清打的縮首如龜。內鬥倒是一把好手,天天鬥來鬥去,今天東林鬥三黨,明天閹黨鬥東林。”

“現在倒好,打一把鬥地主,還要搞窩裡鬥。我跟你一邊,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浪費了一把好牌。”

孫傳庭,“。。。。。。”

麼的,這多爾袞除了打仗,嘴炮也是這麼可以的?看不出啊,戰鬥力完全不亞於大明的官員啊。

看他這義憤填膺的樣子,搞不好彆人還以為三帶K留三的傻帽是我呢。

陳子新一擺手,正要說話。

宇都公子走了進來。

孫傳庭急忙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姑娘好!”

他在莊上已經好幾天了,老早就聽人說過,他來之前,雖然看上去,莊上的管家是沈衝,宇都公子隻是一個小丫鬟。但實際上,這個小丫鬟是陪著莊主一起長大的,當年莊主得了一場大病,老管家偷了所有能拿的財物跑了,一時間樹倒猢猻散,隻有這個小丫鬟無日無夜的照顧莊主,才把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那時候,沈衝還冇被莊主救回來,還在錦衣衛裡當差呢。

所以這個叫做宇都公子的小丫鬟,纔是莊裡真正的第二號人物。就算是自己和沈衝,也是要俯首聽命的。